要走了,又一次

2013年我回到了佛山,回到了老单位,其实顺利的话可以在这里做一辈子。

但是一开始没有走好这条路,可惜。
回来的时候遇到审判长负责制改革,据说所有部门满了,所以只能给我安排一个立案岗,这大概就是偏轨。
中途喜欢了一个女人,自己傻,见识也不足,明明有一个换部门的机会没有把握住,蠢。

人生啊,真的是不自知,很多事情事后想起来才发现,很多重大的抉择就这样稀里糊涂就作出了。

这几年的岁月可以说是被完全蹉跎的。
最开始在二审立案,5个区民一的案都分给了我,民一是什么,婚姻继承邻里纠纷一切最繁琐最麻烦而且数量最多的上诉案都给我了,我忙得一天只能去一次厕所喝一次水才勉强能立完案。有时电脑坏了,非主观因素,居然还能被骂立案慢。一年立两三千件案,小错了两三件,仍然是被骂。没有谅解也没有助力,每天只有无穷的重复和压抑。
至今我记得我要求调整工作内容那个领导可恶的嘴脸,反正领导安排不可能不合理,你完不成是你的问题。
在这个岗位上我学到了完不成的任务就慢慢做,没有必要,也不值得为这点破事消耗自己时间。除了这个,业务上有什么精进?没有。算诉讼费,计算上诉期限有什么用?一个书记员给两天时间他就能学到了。

后来去当了一审立案书记员。学到了什么?事情能不管就不管,有些法官甚至能把责任推到书记员头上。难缠的当事人自己跑了让我单独应付。业务上好歹学到了一些,怎么确定管辖和受理之类,但都是程序的,没什么人在意的程序。

中途有点好,到了再审。这个是真的能全面接触民事行政刑事,而且是全案审查,不再是抠程序。真正能学到怎么运用逻辑,怎么处理文书,怎么适用法律。可惜好景不长,只有一年多。

说起这个,甚是好笑。因为来了一个老同志,老同志坐窗口不方便,就把我扔回去了。
呵,去你妈的。

然后就是一审立案坐到现在。从最开始会和当事人对骂,现在到当事人爱咋骂咋骂。
有什么办法呢,和领导说了立案的困难,希望稍微放宽一点准入条件,领导说那你就让他骂够了就好。大概他是妈生的,我不是吧。
真正让我恐惧的是一些可以立的案,内部不让立,当事人已经会录音录像了,总有一天,会有我的录音录像在网上流传,这样的部门,这样的领导,难道我要交待我的工作和前途?

但是我没办法换岗,领导觉得你做得好,不让你换部门不让你换岗。真搞笑,部门副职还讲究一个做五年换一下,底层却是看不到任何希望,甚至我在报这次考试的时候,领导还说,你报什么呀,赶紧撤下来。呵,我撤下来继续受压榨吗?

为了能离开这个岗位我开始做两手准备,一边是入额考试,一边是病历证明。
入额已经三次了,第一次,给的是副庭长级别,第二次,给的是一堆老员工,第三次,7个人,3个额,其中两个已经提前开会决定了。越考,越绝望……我还记得第二次入额的时候,专门找人和我们这些没入额的人谈心。真搞笑,上来就说虽然我们成绩不错,但能力不足。我看着自己90分的笔试成绩,冷笑,是啊,能力不足。

那天我在朋友圈分享了Five Hundred Miles,然后一个人听着哼着一整天。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又一百里 载我远去
A hundred miles, A hundred miles,
一百里又一百里 再回不去
You can hear the whistle blow A hundred miles.
那绵延百里的汽笛会告诉你我离去的讯息

本来我已经彻底绝望,准备把抑郁症的诊断证明交上去,用所有的前途换一次逃离,却是等来了第四次考试。这次,有1个名额,去基层。
他们觉得中院早晚会有额,早晚能在中院入额,基层又苦又累。所以,他们都不想去。
所以,他们不知道,能逃离这一切,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历经波折,终于确定能走了。说起来讽刺,当年我在民二庭,那个对我真的非常好的领导现在是我新单位的院长了。他记得我,决定我去哪个部门的时候,非常坚决让我去民二庭,他依然坚定欣赏我。
我以为,我在立案庭这七年,已经磨平了我所有志气,磨平了我所有热情,听到他对我的态度才发现,原来我还有一股子不服气在……

大概还剩下两天吧,就能离开这里了。今天和基层法院上来的同志做交接,看着和我差不多同龄的他,已经是5年审判经验的老法官。
如果当年动用一切力量去了民二庭,我也能活成他的模样了吧。
满眼是自己蹉跎的时光,突然心酸。

我有了儿子,我不会让他再走我这样的弯路!

《要走了,又一次》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