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德兰

在德蕾莎修女房间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刻着这样一些话:
★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不管怎样,还是爱他们;
★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如果你成功以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不管怎样,还是要成功;
★ 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会被遗忘,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诚实与坦率使你容易受到欺骗和伤害,不管怎样,还是要诚实与坦率;
★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不管怎样,还是要建设;
★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到攻击,不管怎样,还是要帮助;
★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可能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还是要将最好的东西付出!

德蕾莎的一生,都在带领仁爱修女会一起服侍世人。她并没有达官显要在背后作为支持,修女会也没有获得社会名流的积极赞助,她只是单纯地依靠她那份几乎是无限的、但却是坚韧的爱。
外表毫不起眼
生活朴素无华
生命却迸发出闪烁光芒
她的生命演绎了她的信仰
——热爱人类生命
——满足人的需要
——唤醒人性尊严

[……]

Read more

韩寒天涯访谈录

  网友提问:蓝色
    韩寒:红色
    主持:党指挥枪
  问题整理:林六月

   1、HH,你有参政的兴趣吗?
   答:没有,我不喜欢和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

   2、请问你作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你会不会觉得好有压力?你喜欢什么颜色呢?
   答:还有三个是谁?

   3、HH,有种把宪法第35条复制到你自己的博客里吗?HH回答:没种,我怕惹麻烦,更怕坐牢。
   答:请问你的问题是什么?

   4、此前有传GJM曾去嫖娼,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答:不可能,我信任他。

   5、请问韩少有没有天涯马甲,叫什么?
  
答:我一直潜水,从来没有注册过。因为这里没有需要回复和积分才能看的帖子,我恨注册,因为我的邮箱打起来很麻烦。

   6、小党你脑子没进水吧,韩傻逼这样的玩意也请到天涯来炒作.除了装逼和开车,他还会什么?
  
答:我还会打台球,会踢球,会写书,会写字,会很多的。

   7、韩寒,如果我想考赛车驾照,在333车队培训如何能让你当教练?
  
答:等我下一期当教练的时候你来报名,我现在发现我是一个好老师,虽然我只当了两期培训班教官,但这期的POLO杯中,前三名都是我的学员,难怪我以前排斥老师,原来本质上是同行,我觉得他们业务不行而已。

   8、HH你怎么看待“敏感词”,你认为它和古时的“讳”有什么异同?你写博时是怎么绕开“敏感词”的?
  
答:绕不开,敏感词日新月异,防不胜防,说不定哪天你我都成敏感词。

   9、你会贯彻计划生育吗?以后有了孩子,你赞同你爱人“一孩带环,二孩结扎”吗?
  
答:我不会贯彻计划生育,因为我可以负担我的孩子,让我的女人和孩子过衣食无忧的生活,最坏的情况,就算有一天我被政府和汽联一起和谐,我去黑市飙车都要让我的女人和孩子和家人过好日子。谁结扎我女人,我结扎他全家。

   10、赛车手里最好的作家,作家里最好的赛车手 ~~~~~~~~~~是否像牛哥~县长里最会说相声.相声界最会当县长?
  
答:其实这话是别人说出来的,我认为这是非常耻辱的一件事情,这其实是在骂人,这好比就说你是男人里的女人,女人里的男人一样,对不起,我没有任何的隐射。事实上,在这个国家里,我一直认为我是赛车手里最好的赛车手,作家里最好的作家。可能现在还要加之一,但我希望我可以把这之一都去掉。

   11、韩寒,我很喜欢你的睿智和犀利,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的灵魂中是否也有魔鬼与天使的两重性哪?
  
答:这两重性适用于任何人。

   12、你怎么和韩雪 走得这么近?这么XX的女人。
  
答:你完全不了解她一切只是道听途说。各种各样的女孩子我见过很多很多,她真的是在包括为人处事的各个方面都非常美好的一个女孩子,属于最好的那个级别里。

   13、很多人把你比作当代的鲁迅,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这样看?你有想过要成为或者超过鲁迅吗?
  
答:首先,我从来没有这样自比过,其次,我不认为毛泽东力推的文人能好到哪里去。

   14、韩寒你好,请问你是处男吗???(注:问此问题的ID为“楼主脑残鉴定完毕”)
  
答:我的谜底,你的ID.

   15、我想问:韩寒,你除了会骂,还会为人民做什么?
  
答:纳税。[……]

Read more

万般不愿,还是确认了:小新等不到成年礼了……[多页]

images.google.com__U249P4T8D1881476F107DT20090923112137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警方于19日早上在群马县的山中找到一具男尸,从衣服辨别,死者正是《蜡笔小新》的作者、于本月11日外出登山随即失踪的臼井仪人。据悉,臼井平时就有一人登山的习惯。

  目前在日本朝日[……]

Read more

柴静——09年北京记者协会演讲大赛的演讲[视频+文字稿]

     ( 以下为演讲文字稿, 可能有所纰漏/错误: )
      
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的身边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是三十年前去援藏的,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而离开北京. 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我把她送到北京一个旅店里。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是胃癌的晚期,然后她指了一下床上有一个箱子,她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那是她三十年当中,走遍西藏各地,跟各种人—官员,汉人,喇嘛,三陪女交谈的记录。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她只是说,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姓熊,拉萨一中的女教师。
  
五年前,我采访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列车员乐了,说:“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然后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明天我们就可能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权利就只是一张纸。”,他后来赢了这场官司,我以为他会和铁道部结下梁子,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在餐车要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这份饭菜端到她的面前说,还是吃完之后我再给您送过来。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我靠为我的权利所作的斗争。这个人叫郝劲松,三十四岁的律师。
    
去年我认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吃饭,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说起来丰台区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儿,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然后他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擦擦眼睛。这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当大队的出纳,后来当教授,当官员。他说他所有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了想给农民做一点事。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说征地问题,给农民的不是价格,只是补偿,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这个问题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还处在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在审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说这个人说的再尖锐,我们也能播。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这个人叫陈锡文,中央财经领导办公室主任。
        
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你靠什么来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然后他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了一副棺材,他就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因为太穷了,没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回家,他说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人叫温家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她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拥有那些能够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去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尊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

Read more

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