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妻子眼中的法官丈夫

  记者 张景义 张慧鹏 林晔晗
  
  
  
  1月13日,就在记者采访刘晓宇的前几天,他的爱人周园还跟他吵了一架。
  
  那天刘晓宇答应正在休产假的妻子,跟单位请半天假,陪妻子去医院,为出生才4个月的宝宝做健康检查。但最后周园又被放了“鸽子”。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刘晓宇没法请假。电话中,周园发火了:“别人都能请假,怎么就你没法请假?在你心中难道工作真的只能排在第一位?就不能排在第二位?因为工作,你承诺我的事没有兑现这都几次了?”说着说着,周园哭了。
  
  周园和刘晓宇是大学同学,两人的爱情火花点燃在毕业前。那时的刘晓宇在周园的心目中真诚、有上进心、有激情,也有幽默感,同时刘晓宇还是体贴而又浪漫的人,会时常给周园买点小礼物,给周园一些小惊喜。
  
  2003年毕业后,刘晓宇被分配到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周园则被分配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2008年,两人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
  
  来法院后,刘晓宇将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多年的忘我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因为成绩突出,他多次受到东莞市两级法院嘉奖,先后被评为“办案能手”、“调解能手”。2010年,他一个人审结民商事案件792件。2010年9月,经过竞争上岗,刘晓宇被调任至执行局担任副局长,短短3个月时间,他执结案件326件,结案率达到97.4%。
  
  东莞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案件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状态。这期间,刘晓宇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上班期间争分夺秒“跑步办案”,全力提高工作效率,下班后时常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为了保证审判任务顺利完成,他没休过一次年假,并主动放弃了婚假。
  
  周园不理解刘晓宇怎么就那么忙。她用了4个字进行概括:没日没夜。在这种情况下,周园想让刘晓宇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简直就是缘木求鱼,“合格就不错了,不敢再奢望其他。”周园说。
  
  慢慢地,周园开始迁就刘晓宇。广州距东莞1个多小时车程,到了节假日,每次都是周园来看望刘晓宇,连怀孕期间也不例外。就在这不多的相聚的日子里,都以刘晓宇加班开始,直到加班结束。周园适应了刘晓宇的加班,后来,她干脆也把自己没完成的工作从广州带到东莞,跟自己的丈夫一起加班。“没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他在一起。”周园很无奈。这次休产假也一样,周园知道刘晓宇不可能陪着她,所以她只能从广州来到东莞。
  
  即使这样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周园也感到跟刘晓宇没见过几面:“周一到周五你想跟他一起吃晚饭几乎就是梦想。宝宝4个月大了,他也就是早晨在孩子醒的时候逗逗她,晚上就不行了,往往他回到家,宝宝早就睡了。过了挺长一段时间,他才会发现宝宝长个了。”
  
  周园告诉记者:“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希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宝宝成长。我看过育婴方面的书,上面说在宝宝3岁前,父母应该多跟宝宝在一起,这样对宝宝的人格发展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他也想努力做个好爸爸,但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为检察院公诉科的主诉官,周园的工作也很忙。“我忙他比我更忙。我在想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俩都喜欢自己的事业,他不愿意离开东莞,我也不愿意离开广州。但看来只有我来作出牺牲了。将来只能把孩子放在东莞,我天天来回跑吧,他是指望不上了。”周园的语气既隐忍又无奈。
  
  但周园对刘晓宇更多的是心疼。“我感觉他身体也没原先好了,虚胖,而且好像越忙越胖。老是带着黑眼圈上班,眼袋越来越大,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你说这是不是在透支未来?”周园说到最后反问记者。
  
  周园说她不喜欢丈夫成为典型,这样他的压力会更大。周园担心,丈夫以后陪自己和家人的时间会更少。“不过反正就这样了,我想跟他一直走下去,坚持吧。”说到这里,周园眼圈红了。
  
  就在旁边,记者看到刘晓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牌子,他自己在小牌子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不抛弃,不放弃。

检察院的公诉科,法院的民庭
法律界的民工,不是白叫的

人怎么可以蠢到这个程度

……原来,谭委员老家在江门,自己曾任省人事厅厅长,后到省政协任职,在广州生活了10年。这10年来,他广州、江门两头跑,广州的家就设在政府公寓里,每个月租金几百元,水电有优惠,所以发现租房住也不错……

佛山市委书记建议40岁以前租房

顺带一提
这位林同学在上年春节就打算要全佛山禁摩
佛山市全广东最多摩托的城市,而地铁线一条都没有

圣女德兰

在德蕾莎修女房间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刻着这样一些话:
★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不管怎样,还是爱他们;
★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如果你成功以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不管怎样,还是要成功;
★ 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会被遗忘,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诚实与坦率使你容易受到欺骗和伤害,不管怎样,还是要诚实与坦率;
★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不管怎样,还是要建设;
★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到攻击,不管怎样,还是要帮助;
★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可能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还是要将最好的东西付出!

德蕾莎的一生,都在带领仁爱修女会一起服侍世人。她并没有达官显要在背后作为支持,修女会也没有获得社会名流的积极赞助,她只是单纯地依靠她那份几乎是无限的、但却是坚韧的爱。
外表毫不起眼
生活朴素无华
生命却迸发出闪烁光芒
她的生命演绎了她的信仰
——热爱人类生命
——满足人的需要
——唤醒人性尊严

继续阅读圣女德兰

韩寒天涯访谈录

  网友提问:蓝色
    韩寒:红色
    主持:党指挥枪
  问题整理:林六月

   1、HH,你有参政的兴趣吗?
   答:没有,我不喜欢和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

   2、请问你作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你会不会觉得好有压力?你喜欢什么颜色呢?
   答:还有三个是谁?

   3、HH,有种把宪法第35条复制到你自己的博客里吗?HH回答:没种,我怕惹麻烦,更怕坐牢。
   答:请问你的问题是什么?

   4、此前有传GJM曾去嫖娼,请问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答:不可能,我信任他。

   5、请问韩少有没有天涯马甲,叫什么?
  
答:我一直潜水,从来没有注册过。因为这里没有需要回复和积分才能看的帖子,我恨注册,因为我的邮箱打起来很麻烦。

   6、小党你脑子没进水吧,韩傻逼这样的玩意也请到天涯来炒作.除了装逼和开车,他还会什么?
  
答:我还会打台球,会踢球,会写书,会写字,会很多的。

   7、韩寒,如果我想考赛车驾照,在333车队培训如何能让你当教练?
  
答:等我下一期当教练的时候你来报名,我现在发现我是一个好老师,虽然我只当了两期培训班教官,但这期的POLO杯中,前三名都是我的学员,难怪我以前排斥老师,原来本质上是同行,我觉得他们业务不行而已。

   8、HH你怎么看待“敏感词”,你认为它和古时的“讳”有什么异同?你写博时是怎么绕开“敏感词”的?
  
答:绕不开,敏感词日新月异,防不胜防,说不定哪天你我都成敏感词。

   9、你会贯彻计划生育吗?以后有了孩子,你赞同你爱人“一孩带环,二孩结扎”吗?
  
答:我不会贯彻计划生育,因为我可以负担我的孩子,让我的女人和孩子过衣食无忧的生活,最坏的情况,就算有一天我被政府和汽联一起和谐,我去黑市飙车都要让我的女人和孩子和家人过好日子。谁结扎我女人,我结扎他全家。

   10、赛车手里最好的作家,作家里最好的赛车手 ~~~~~~~~~~是否像牛哥~县长里最会说相声.相声界最会当县长?
  
答:其实这话是别人说出来的,我认为这是非常耻辱的一件事情,这其实是在骂人,这好比就说你是男人里的女人,女人里的男人一样,对不起,我没有任何的隐射。事实上,在这个国家里,我一直认为我是赛车手里最好的赛车手,作家里最好的作家。可能现在还要加之一,但我希望我可以把这之一都去掉。

   11、韩寒,我很喜欢你的睿智和犀利,我只有一个问题,你的灵魂中是否也有魔鬼与天使的两重性哪?
  
答:这两重性适用于任何人。

   12、你怎么和韩雪 走得这么近?这么XX的女人。
  
答:你完全不了解她一切只是道听途说。各种各样的女孩子我见过很多很多,她真的是在包括为人处事的各个方面都非常美好的一个女孩子,属于最好的那个级别里。

   13、很多人把你比作当代的鲁迅,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这样看?你有想过要成为或者超过鲁迅吗?
  
答:首先,我从来没有这样自比过,其次,我不认为毛泽东力推的文人能好到哪里去。

   14、韩寒你好,请问你是处男吗???(注:问此问题的ID为“楼主脑残鉴定完毕”)
  
答:我的谜底,你的ID.

   15、我想问:韩寒,你除了会骂,还会为人民做什么?
  
答:纳税。 继续阅读韩寒天涯访谈录

万般不愿,还是确认了:小新等不到成年礼了……[多页]

images.google.com__U249P4T8D1881476F107DT20090923112137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警方于19日早上在群马县的山中找到一具男尸,从衣服辨别,死者正是《蜡笔小新》的作者、于本月11日外出登山随即失踪的臼井仪人。据悉,臼井平时就有一人登山的习惯。

  目前在日本朝日电视台播放的《蜡笔小新》卡通片的手稿只存档到11月,如果臼井仪人一旦被确认死亡,从1990年开始伴随动漫迷的《蜡笔小新》将不久后与大家告别。

  以孩童之口说成人之语,蜡笔小新被称“最无耻”的小孩,是最个性张扬的时代卡通人物之一,也是最有争议的动画偶像。但其受欢迎程度实在令人吃惊,故事发生地埼玉县春日部市,用“小新”做宣传大使,曾在日本南韩西班牙等地得过大奖,作品也被译成十多种文字。在华语圈内粉丝无数。

  小新之父

  臼井仪人,生于1958年4月21日,日本静冈县人,于琦玉县立春日部工业高校毕业后,一边打工赚钱养家,一边画漫画。1979年就职于广告公司,1985年,27岁的臼井才正式以漫画家身份出道,在週刊《漫画ACTION》发表处女作《不良百货公司物语》。1990年起,他以春日部市幼稚园学生野原新之助为主角,推出漫画作品《蜡笔小新》连载,后来被搬上电视和舞台,作品翻译发行至世界各国,享有国际声誉。其馀作品还有《秀逗妈妈月美》、《妙不可言》、《都市新贵》等。

  创作背景

  《蜡笔小新》原本定位为成人漫画,因为在早期有许多关于性暗示的描述。然而在动画后,受到影响逐渐转变为适合全家观赏的作品,而排除了性暗示的表现。漫画方面,现在虽然仍算做成人漫画,但内容变成为男女共赏的家庭喜剧。该片不仅在日本,在华语地区也拥有数量庞大的受众,许多台词更是成了中国 “80后”的口头禅。

  臼井曾说,之所以会创造出小新这个形象,是因为他在观察自己的孩子的时候,发现小孩子的想法往往非常独特,以至于作者被小孩的世界所吸引。所有的小孩都有乖巧和调皮的两面性。这种两面性对作者来讲是十分有趣的。他同时承认表达的是社会百态与人世辛酸。“小新”有一部分是他自己的翻版。据他透露,蜡笔小新里有许多内容是他现实生活的写照,例如:新爸造型与他本人有些相似;小新和他爸爸两道浓眉毛乃是因作者自己嫌弃自己的眉毛太稀疏……

柴静——09年北京记者协会演讲大赛的演讲[视频+文字稿]

     ( 以下为演讲文字稿, 可能有所纰漏/错误: )
      
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的身边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是三十年前去援藏的,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而离开北京. 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我把她送到北京一个旅店里。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是胃癌的晚期,然后她指了一下床上有一个箱子,她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那是她三十年当中,走遍西藏各地,跟各种人—官员,汉人,喇嘛,三陪女交谈的记录。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她只是说,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姓熊,拉萨一中的女教师。
  
五年前,我采访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列车员乐了,说:“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然后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明天我们就可能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权利就只是一张纸。”,他后来赢了这场官司,我以为他会和铁道部结下梁子,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在餐车要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这份饭菜端到她的面前说,还是吃完之后我再给您送过来。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我靠为我的权利所作的斗争。这个人叫郝劲松,三十四岁的律师。
    
去年我认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吃饭,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说起来丰台区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儿,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然后他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擦擦眼睛。这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当大队的出纳,后来当教授,当官员。他说他所有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了想给农民做一点事。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说征地问题,给农民的不是价格,只是补偿,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这个问题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还处在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在审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说这个人说的再尖锐,我们也能播。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这个人叫陈锡文,中央财经领导办公室主任。
        
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你靠什么来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然后他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了一副棺材,他就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因为太穷了,没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回家,他说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人叫温家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她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拥有那些能够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去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尊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继续阅读柴静——09年北京记者协会演讲大赛的演讲[视频+文字稿]

今天,母亲节

medium

9g02rg66

他的名字叫谭卓,男,1984年出生,湖南宁乡人,独子。2002年,考入浙江大学信电系通信工程03班。2006年毕业,留在杭州,成为杭州依赛通信有限公司职员,刚准备结婚。
对于在大城市拼搏的外乡人,我总怀有一份尊重,在一个大部有地域歧视的城市,要留在这里,还要开枝散叶,需要的努力总是比本地人多倍计
大学四年拼过去了,可以留在大城市,有一份稳定的职业了,刚开始憧憬婚姻,生命却这样嘎然而止

目击者:‘轰轰轰’地跑来三辆车,都是很低很矮的跑车,速度很快很快。被撞的那个小伙子当时是在过斑马线,人一下撞飞了起来,飞得约五米多高。

事发后:
1)围观者称,肇事小伙态度很差,撞死人还不当一回事。
2)离三菱跑车不远,停着几辆崭新的豪华车——英菲尼迪、保时捷、法拉利。
3)黑衣女士用杭州话对他们说话,大意是:夜里开开嘛,天还这么早,怎么好开的……小伙子们在一旁出着主意:赶紧找找人,看看有啥路子,到底该怎么处理……黑衣女士躲到了一边,不断按着号码,捂着嘴小声说着,至少有40分钟。
4)闻讯赶来的七八个小伙子(车主朋友),一直等在旁边,拿出烟,各自点上火,大口吐着烟圈,“在街头说笑”。

对于这样的邪恶,我们总是一阵心痛一阵无奈
不以正义论,谭卓的母亲会怎样,今天是母亲节啊,原本应该有一个大学毕业,事业有成的儿子和她说
妈妈,节日快乐
但儿子没了,被另外一个人的儿子撞没了
大家都是母亲,大家都有娘生,但就是不公平,就是没人来主持这个公平
如果没有网络,得不到母亲节祝福的老母亲甚至连儿子的死讯都不会知道!
一个无辜的人付出生命,一个纨绔子弟或者只需付出他的零花钱就可以摆平事情。
我们不是仇富,我们只是要一个说法!

肇事人半年前应该吊销驾驶执照,为什么当晚他开着车?!
被害者是别人的儿子,未婚夫,为什么他不能得到一个公民应有的保护,为什么他死了居然要把新闻管制起来?!
是不是就因为肇事人开着一辆三菱跑车,而被害人只是一个“外来户”?!
我们所在的究竟是和谐社会,还是一小撮人特权社会?!


杭州!还谭卓公道!

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继续阅读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苛刻

我很少和别人讨论他,也没在别人称赞他的时候附和过
我曾经和我一个朋友谈起过他,闹得不甚愉快,导致我对他的观点都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了

人们说,他是好人,尽职尽责,甚至还有人成立他的fans圈,连一些质疑和批评的观点似乎都要被人民大海淹没掉
这一切让我尤其恶心,因为这会让我想起正在朝鲜病危的那个胖子

大家对他的一切似乎都很满意,远的如矿难,他拍桌大起,还痛哭流涕,
近一点如冰雪春运,亲自南下,再近如地震,亲抵现场,几天几夜
而我对他的话一开始就没有相信的态度,
他是政客,面具是政客必备的,评价一个政客只能从他的作为来判定

最初的差印象是从矿难开始
那次他痛哭,他拍桌子,到今天,灾难仍然不断不断的重演,这次是128条人命,下次呢,上次呢,拍个桌子,下几个“重要批示”难道就过去了?
冰雪春运,倒觉得他还不错
可惜一把年纪,一点都不稳重,对着媒体大庭广众,“我保证打工人全都能回家”
说得好,报纸也登得漂亮,结果第二天已经打算在广东过年的人都一窝蜂地赶去火车站
而地震,很失望
黄金72小时,隐瞒的两小时,他之后连续工作多少天,都只是赎罪
震后对倒塌小学的媒体隐瞒,对四川体系的庇护,对学生家长的镇压,你敢说没他的批示地方政府敢这样干??

我朋友说我太苛刻了,我有什么资格苛责他呢,对一个老人,难道不能宽容点
对别人可以宽容点,对他是没有这回事的
这个位置,是对全国家负责的职位,你说你是我们选出来的,那我就有权苛责你
一个对人民负责的职位,不是被人民苛责的,难道是被人民当神供起来的?

这不是中国,这是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