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2

家里的路由器出了点问题,
但凡挂网的人都了解,网络信号就如阳光水分空气,平时不感觉到重要,但如若出问题,即使是小问题,也让你烦不胜烦
这个问题的主体表现是wifi信号短暂消失,要不就是短暂断网,要不就是短暂ping值超大——ping192.168.1.1的值超大
这事情真是人间惨剧,尤其是路由器还是新买没用够半年的货

型号就是tplink wr941n这货,这很让人费解,这货售价虽然不高,但200块在家用级至少算个中端货
买它除了因为宣传上的强烈穿墙给人的信心,还因为在中国这牌子销量第一给我的无形信任
我从第一个无线路由器就用tp,那个老路由器给我印象强烈,不到100块的货给我足足折腾了三年
要知道我那时还不像现在这么温和,整天挂bt下迅雷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到最后这货也是出现了短暂断流的故障,被我狠心舍弃
继续阅读千字文2

这次真的从bo-blog迁移wordpress成功了啊!混蛋给我改Rss啊!

 这次的迁移工作大概是我搞blog以来之最……一度让我激素紊乱、严重怨气,产生强烈的想去bo-blog作者微博把他骂回来更新程序的欲望……
 当然我高尚的内心阻止了我的行径。于是这次苦逼的搬迁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一开始我就瞄准了Wordpress,毕竟商业团队更新的程序,不可能像个人作者这么不靠谱。

 但是我很快发现自己实在太天真了——bo-blog转是转过来了……所有标签却比我的大姨妈还乱!!
 好吧,我得承认我是个SB。而且是大的——我居然手动一篇一篇地把tag改回来,不过幸好不是彻底的——我没认真对照修改,只改了个大概。
 大家知道,我有严重的注意力不集中和拖延症,改了大概300篇左右,觉得很无聊,就跑去改模板装插件。然后发现了个更严重的问题——没有我满意的模板和插件。

继续阅读这次真的从bo-blog迁移wordpress成功了啊!混蛋给我改Rss啊!

医院地下的那些人

1321109452_85831167 大概是在上一年,我写过那么条微博
天气很热,我花了三块钱买了瓶雪碧,路上遇一老人,在每个垃圾桶里面找我手上这样的瓶子,每个瓶子不知道能不能为他们带来一角的收入。
这几天总会突然想起当时那个画面
我在很畅快地喝了第一口雪碧,老人大汗淋漓地出现在我面前
那一刻的心情大抵是复杂的
有时你看到艰辛的劳动者,想把自己的大概那么买零食的钱给他们,但之于他们这似乎是侮辱
有时你看到可怜的乞讨者,心中纵然有所触动,最终却也提醒自己“骗人的,别给”
别给,结果倒是相同的。

这两类的人我常常能在家乡第一医院的地下隧道里见到
有带着应该上学的孩子来卖番薯的阿姨,有断肢的乞讨者,有表演乐器的盲人,有写得一手好字的老人
不知道有没有城管
大概有的,我就是一个
每次走过我倒是衷心希望,没有城管来惊扰他们,我们的医院能放过他们,社会能留他们一条隧道

小隧道的处位不错,冬天没有寒风凛冽,
卖番薯的大姨烧好了一炉番薯,暖意能从一头飘去另一头
在我有数的几次赠予中,有一次是给了隧道里的二胡老人

二胡老人拉得其实不怎样,大概年龄实在很大,手不利索了,偶尔还听到破音
某天我如常地经过他身边,在快到出口的时候听到他实在拉不下去,扯着气开始狠命地咳
于是调过了头,给了他几块钱
事后我后悔了好久——那点钱买瓶咳药水是不够的
过了一个月我又走了一趟小隧道,
没有二胡的声音了,也没有了咳嗽的声音。
二胡老人的位置被粉笔字老人占据了。
他没再出现过。

还有次是给了一个妈妈
妈妈是带着婴儿乞讨的——是我最反感的一类乞讨者
妈妈大概是饿坏了,吃着有点发黑的面包,而怀抱里的婴儿似乎是睡不安稳醒来了,哭得满隧道的回音
我走过的时候妈妈手忙脚乱地揭开了自己的衣服,给小婴儿哺乳,脸上露出有点像是没办法,又有点开心的笑
我觉得很美,大概我能买块干净点的面包,或者买点奶粉给她们——再走几步,上面便是一间母婴用品店
但我只是留下了几块钱

两次的赠予大概也就十多块,佛曰:赠予比接受更快乐
但我丝毫也没有快乐的感觉,相反当晚还会辗转反侧
在给他们钱的时候我心里总会有把声音
“你帮不了他们的,你帮不了他们的”
比我漠然走过更难受

大概没什么人知道,我工作的城市在几年前就将流动摊贩的问题解决了
当时有个创文、检查之类的活动,流动摊贩便统一集中到某个地点摆卖
在经过一年的集中经营,那个地方倒也成了特色,大家也愿意去那里摆
可惜的是,房地产商要开发,政府就把地送了回去
于是流动摊贩再流入了城市的各个角落。
这对政府大概也不是什么坏事
每次我写局的总结,便总能把出动检查人次XXXX次,取缔无证摊贩XXX人,当成一个大而好看的成绩报上去
——只是这个数字,隐隐有点残忍

不知不觉写多了,都是碎碎念,不知道怎么结尾
这并非抱怨工作,也并非抱怨社会。
或许只是想提醒自己
有天我有了自己的车子,有天我驾车驶入了医院
别忘了脚下还有着一条小隧道。

中院拾记

1311980195_2108f3cc   上年六月我踏入了中院,由迅桦哥和法玲姐做引导,当时因为太过紧张我还喊了迅桦姐和法玲哥。不过我坚信我的小嗓门他们没办法听到的,嗯!那时候来到新环境,做什么都是怯生生的,害怕工作做不好,害怕和同事相处不好,害怕大家看不起我。法玲姐说,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中院是个大家庭。我心里嗤之以鼻——太笨了。
  很幸运地,我分在了民二庭。刚开始我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短途中转站,不想认识人,懒得打招呼,旧单位只有10个人不到,中院有 400多人,太大了,大得我安心地隐匿着自己,沉沉默默地也没关系。于是秋莲会说,你看阿朗,刚来的时候装得多老实,结果居然是这种人……其实刚开始那个只是胆小的我,不想在这里投注太多的感情,害怕终会有天到来的别离。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司法考试落败等等,我便扎根了整整一年——别笑,这可是我目前为止最长的工作了好吧。
  
  很幸运地遇到了小敏这个天然呆师姐。小敏绝对是个天然呆,例如说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还没知道警车的后箱怎么开,例如说有次去办事两个人身上一块钱都没带,例如说居然这人居然买17寸的笔记本电脑——这还能叫笔记本嘛!!不过好歹是我师姐,工作能力还是蛮强的,主要体现在泡到了一个律师男朋友。总之,反正,我的一身好本领就从她那里学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两分钟就跑过去问小敏,也亏得她这天然呆的性格,居然没对我不耐烦……那啥,小敏,虽然我经常损你小腿和大腰,但我心里真的非常感谢你!
  
  与小敏相对的是阿业,小敏是天然呆,阿业是自来熟。这个人经常恬不知耻地自己走过来,和你熟得很的模样,毫不客气,吃你零食,勾肩搭背,完全不考虑别人感受——妹的,你可是个189的高人好吧!这个人看似毫无机心,实则真没机心,你要拿个电子产品走去他身边,他马上就热情地跟你走了,不给他跟还不得,天啊!他能平安长大没被拐掉真是上天保佑!
  
  很幸运地认识了良哥,良哥明显五行缺良心,所以才会改名叫应良。不过无良的人向来和我比较投机,简单来说蛇鼠一窝。良哥是我认识中院的窗口呢,因为我本身不住宿,又坚守不早到不迟退的好准则,基本上认识不了什么人。还好良哥住宿,于是通过良哥认识了一堆无良的人,在中院的日子才不那么寂寞。良哥也是很好性格,经常被我催快吃饭,经常被我带着满中院去看漂亮的女孩子都毫无怨言。身材姣好,面容清秀,清香扑面,令人垂涎欲滴。有意者欢迎联系12楼相关办公室,或致电13XXXXXXXXX,男女均可,勿失良机。不过,良哥你TMD快努力考过司法考试出来做律师撒!还有,看女孩子的眼光也给我改善撒!!!
  
  下面该写到湘洁和颖霞了吧,预感再没写到她们就要发飙的了╮(╯_╰)╭。嗯,话说我们庭的人会号称两小张,感觉就是我诱拐了两小妹妹然后周围跑什么的…… 冤枉啊……她们单纯的外表明显就是恶狠狠的人性,主要证据就是我来到中院一年居然没肥过,同志们,这是活生生的剥削导致的罪恶!这个恶毒的阶级仇恨是我第一次去旅游开始的,那时候不认识什么人,然后张小一和阿业比较熟,于是就认识了她。再后来张小一认识了张小二,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这个过程简单易懂又莫名其妙,反正投缘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走在街头,喝了一口阳光,抬起头见到个有点面熟的人,说了句“hi,咁啱啊”,于是就成了朋友了。两人时常后悔交友不慎,没事,我走了撒,祸害了你们一年,谢谢……
  
  当然还有阿欣,阿欣身为行政庭的庭花,作风非常不正派,时不时流露出流氓嘴脸调戏我和良哥,对此我们发表强烈谴责。老实说我都忘了怎么认识她,似乎第一次接风宴的时候和她坐一桌,然后很有大姐大的气派,把我整顿饭压得抬不起头来。不过豪爽型的女孩子总是很适合当朋友,尤其是欣姐作为一代咪霸,没有嫌弃我的破鸭子嗓,经常被我毁歌依然没拒绝我合唱让我倍感感动,为了报答她我也常常以身试法,不不,是以身相许让她尽情调戏一番。她也要走了,她挥一挥衣袖,留下了伤心的良哥。
  
  想想原来我真的认识了好多人。。。于是这样的离别就显得难过了。。。第一天进来见到了法玲,倘大一个小美女现在去了当主播,后来见到了秋莲,我大声又有点害怕地喊“莲姐”,见到了谢庭,很和善的邻居模样,有一个月只到手了600块工资,和小龙骂了半天党和政府,遇到阿业就会忍不住搞一阵基,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
  
  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多不符合我的形象啊……我这人就是没心没肺,豪情万丈,不诉离殇才对……但真的要分别了,不是电梯里你在10层我在12层,不是跨出电梯你转左边我转右边,不是你来我办公室我把你轰出去。是我们聚少离多,是我们无法在xx通上聊八卦,是我们不能在吃完饭的中午,满大院的追着漂亮的女孩子跑……
  
  我会记得超哥和辉哥听到好吃的就狂奔去找秋莲,我会记得和顺怡互相就对方体格损来损去,我会记得我硬逼着卓仪喊师兄,和利清称兄道妹,在不同的楼层对我有着各种奇怪的称呼,我会记得,刚进来那天,法玲姐是认真地告诉我:“中院是个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