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Read more

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在5.12地震中,一个朋友不幸之中万幸,从震区捡了了一条命回来,还捡回来一个故事,在所有的灾难里都发生过类似的故事,灾难中这样类似的故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可是过着平静生活的我却依然感动深深的震撼。&n[……]

Read more

农民工也需要松岛枫

先放链接:别拿下一代做道具——致网易论坛

我很奇怪网易那个关心农民工的人究竟关心到什么程度,居然关心到去一个业余作家专业赛车手的blog找关于农民工的文章,其动机其用心可谓良苦,据说他还是一个“比他大很多,比他还嚣张”的人,韩寒这么嚣张这么小的人也要养家糊口,不知道他这个大很多,嚣张很多的人怎么突然想起关心农民工去找韩寒了。

当然,关心农民工是好事,无论是真的关心,还是只是说说。这位大爷能有空之余专门上一个赛车手的blog关心农民工也不容易,我就差得多,我从不认为自己能为了农民工放弃松岛枫,要是我刻一些松岛枫的片送给农民工,搞不好他们感激我会多于这位为农民工声讨赛车手而不是工钱的大爷。

至于关心农民工,找到松岛枫,顺便担心未成年人的这位大爷,估计哪方面都没做到位,首先我估计没有哪个未成年人找a片会找到一个赛车手的blog,这种天南地北的天赋火星人没有,地球人没有,也就大概网易论坛有;其次a片这东西一抓一大把,迅雷、bs、bc、emule、vagaa,大爷未必懂这些,未成年人不会怪你;再次我在小枫的blog除了她是成人,实在找不到哪点和成人能沾点边的,可能这位大爷觉得,日本,再还是个成人弄的,这字眼会玷污未成年人,很不好。

忧国忧民的大爷最后大义凛然要求韩寒删除链接,向公众道歉,把这事情推向高潮。但这高潮很不幸是假的,假装高潮的人既陶醉又怕被人揭穿。先不说韩寒向谁道歉,我作为公众的一份子怎么被你代表了,你还代表我关心农民工关心未成年人,最后还要代表我要韩寒向不知道谁道歉。老子当年被逼站在红旗下要求选个人大的时候,庄重地投了弃权票,我不能自由处分自己的投票权,我也不能辱没了它,突然冒出个人来代表我,是绝不可饶恕的。再说韩寒向哪个谁道歉?向农民工?农民工需要10元3张的片子,里面统一是进口女士,可以说小日本和发廊妹为我国解决了不少性犯罪问题,也不知道这大爷关心农民工关心到什么程度,起码夜晚下楼走走看看的深度是没达到的;那向松岛枫?小枫实在也太不好,居然又没写成人内容在blog,又没露点,让大爷不能来个真高潮,应该是小枫向网易大爷道歉;向未成年人吧?那也是,未成年人没几个懂日文,韩寒居然留一个又没色情内容又全是日文的链接在blog,实在不厚道,小枫是有翻译blog的,大家去翻翻这个成人网站吧

该次事件最大嫌疑人网易大爷很可能就是网易化身,最近不准放西藏新闻,搞得只能放些鸡毛蒜皮的,搞次莫名其妙的韩寒事件提高人气绝对不奇怪。这帖来得莫名其妙,加精置顶放首页迅速完成,今天连logo图片都准备齐全了,网易在保护未成年人保护农民工方面的高效率,绝对值得夸奖一下。

离开了老大爷,我们来看看美女
小枫最近的状况怎样呢,为大家播报一下:

【女優介紹】為愛裸天涯 – 松島かえで(松島楓‧上)

[……]

Read more

又一个带表的

转自:caobian

谁需要这样禽兽不如的道德楷模?

一个连父母都不顾,连仅仅11个月的女儿的生死都不顾的人,是否称得上是“全国孝老爱亲道德模范”?仅仅一千人的小村庄,难道他们的任务就是为了不停的生病来成全这样的道德楷模?

===========================

58岁的刘玉莲当乡村医生41年,医治患者30余万人次。她挑起新疆哈密市二堡镇二堡村1000多口人健康的重担,使“小病不出村”的基本医疗目标在这个全镇最穷的村子成为现实。

  新京报:据说村里人都叫你丫头?

  刘玉莲:对。他们都这么叫。用维语叫刘玉莲很别扭,他们就叫我丫头。大人小孩都这么叫。刚上学的孩子看到我,围着我丫头丫头地喊。

  新京报:感觉亲切吧?

  刘玉莲:嗯,全村人都很喜欢我,见了我就特别高兴。

  新京报:村里只有你一个医生?

  刘玉莲:开始的时候我是赤脚医生,后来转成了乡村医生。全村1000多个人都要到我这里来看。我们村很穷,去不起大医院,我尽量让他们都在我的卫生室解决问题。不用花那么多钱。在村里我接生了300多个孩子。

  新京报:一个人很累吧?

  刘玉莲:很累。每天早上出来,晚上10点以后才能回去。一回家就往床上躺,什么事情都不能干了。

  新京报:你女儿是因为没有人照料没了?

  刘玉莲:是啊,遗憾有很多。我爸爸病的时候,我忙不在身边,我妈妈病的时候,我也不在身边。我是长女,这点上特别对不起他们。家里的事情我是从来没管过。

  新京报:女儿去世的时候多大呢?

  刘玉莲:11个月。我每次出去都只能绑在炕桌上。我出去的时候特别舍不得她。但是没有办法。我想着一没病人了,我就赶回来看看她。可是来了一个病人又来一个病人。我总不能把病人往外推。女儿出事的那天腹泻,我回家一看,她已经快不行了。[……]

Read more

不近人情的“先进事迹”

早上刚上交通车,就听到司机放的广播里正播放十七大代表的先进事迹。隐约中听到某某代表由于工作忙,自己的母亲三次生病住院,他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假如广播不是宣传十七大代表的先进事迹,我一定会以为是批评某些人对父母的不孝顺呢。

自己的母亲三次生病住院,竟然一次都不去看望,理由居然是工作太忙。该代表“先进事迹”的宣传重点当然不在于他不孝,显然在于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事业上”。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主流媒体上宣传的“先进事迹”几乎都一个模式——都是为了工作和事业而不顾父母、妻子或丈夫和孩子,还美其名曰“舍小家顾大家”。

在车上我便就这个话题跟一个同事聊开了。我说即使再忙,总该可以抽出时间去看他生病的母亲呀。就算每天工作23.5小时吧,总还可以抽出半小时去看自己的母亲呀。他母亲又不是偶尔住一次院,而是住了3次了,他居然一次都没有去看,实在说不过去,简直太过分了!别说是先进人物,就是普通人物也不至于冷血到这种地步啊

同事是一个50多岁的妇女,在我说话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她似乎是说要去医院看一个人。我就问她去看谁。她说是去看一个朋友的妈妈,准备给她煲汤送去医院。我就开玩笑地说:“人家先进人物自己的母亲生病住院了都不去看,你却去看一个朋友的妈妈,你才是真正的先进人物啊。”她没有虚伪地客套,而是接着说:“其实,以前我们单位的某某同事生病住院了,我都有去照顾他们,也为他们煲过烫。好几个同事啊,他们生病了我都有去看望和照顾。我自己的家公,有一次生病住院了,我跟老公和孩子每天都去看望和照顾,但他的女儿女婿一次都不去医院看望。”

同事是单位里的一个工人,由于住在单位外面,每天早上5点多就要起身坐公交车,然后转乘单位的交通车上班;下班回到家里还要为老公儿子做饭,晚上8点才有饭吃。每天忙忙碌碌,周六还要加班没有休息。上班不能迟到,否则就要扣工资奖金。就这么一个特别忙碌的人,不仅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家人,还有时间照顾同事和朋友的母亲。为什么我们的“先进人物”们,却总是没有时间照顾他们的父亲母亲、丈夫妻子和儿女呢?!

我们的“先进人物”的“先进事迹”为什么总是那么的不近人情?或许,某些宣传部门为了达到宣传的效果故意夸大“事迹”以博得人们的感动?或许,某些“先进人物”的确就是如此不近人情和毫无人性却被错误地当作“先进人物”的“先进事迹”来宣扬?

在我看来,为了自己的名利而牺牲自己的父母、妻子或丈夫和子女的人,尽管可以获得一时的所谓“荣誉”,但他们其实是自私自利的可怜虫,自身也是某个时代可怜的牺牲品。

我们的社会一再以所谓的“先进事迹”颠覆社会的核心价值。人世间最为美好的亲情、友情,一切美好的人性,在所谓的“先进事迹”面前都成了可以牺牲的东西,可以不屑一顾的东西。这是怎样的价值颠倒啊。

让所谓的“先进事迹”早日绝迹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