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无可替代——生命中的Macross

对于最早,好评如潮的初代macross我是没看过的
最早关于Macross的印象是TVB当时放的,新·超时空要塞
当时第一集就把我震住了——翡翠台的声优活生生把男主角配成了个弱智
不小心看到第三集,男主角在[……]

Read more

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Read more

从来未察觉我语气动听

[wmp=100%,68]http://www.xhcatv.com.cn/singing2/music/02.wma[/wmp]

不浪漫罪名-王杰

没有花 这刹那被破坏吗
无野火都会温暖吗
无烟花一起庆祝好吗
若爱恋 彷似戏剧那样假
如布景一切都美化
连相拥都参照主角吗
你说我未能定时
令你每天欢笑一次
我没说出一句美丽台词
是你心中一种缺陷定义
流进了眼角里的刺

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不轰烈是件坏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每个动作
没有声都有爱你的铁证
为何苦不浪漫亦是罪名
为何总等待着特别事情
从来未察觉我语气动听
在我呼吸声早已说明
甚么都会用一生保证

[……]

Read more

变迁,电脑城

初中的时候我搬过一次学校,学校好不容易申请到一块地,可以抛弃旧校舍搬去新地方了
新地方好得要命,有风没风都是黄沙滚滚,黄土高坡的风情还不够,周围还环绕着三个工地,环回立体打桩声上午下午不停播
但那两年我过得挺高兴,因为新地方靠近着佛山电脑城——那时候应该是我们区唯一的电脑城

事情的发展就像女人在购物街附近的学校上学一样,我天天中午都去逛电脑城
这样的天天我坚持了1年多,估计女人天天逛购物街也不会有那么持久的热情
那时候的电脑城,一层是客运站和小卖店,人流复杂,没什么人敢在这里摆卖设备,
夹层是个餐厅?门口大大的弄了个错字“窄”汁特卖,我去了这么久从没见过它有火爆的一刻,所以说有钱没文化,真的很可怕
2楼都是卖硬件的,我一般不逛,逛了没钱买,痛苦自然来
3楼除了电梯入口有俩卖步步高的,其他就是辉煌的盗版区域了,正版店与盗版店的数量是1:10,有天遇到个老外专门带笔记本来装盗版,边装边赞,中国人真是好样的
那时候还认识了个卖正版的mm,被她色诱买了两正版,真是世途险恶
那些年搞it还是挺好赚的,买个盗版盘要5块,成本才5毛,当然搞盗版不算搞it,不过搞软件都这么好赚了,何况搞硬件的

于是本着一窝蜂的精神,原来的电脑城隔壁又开了个太平洋电脑城——这个和广州太平洋完全不搭边
太平洋起步慢优势少,鸿运牌子老身体好,但太平洋还是有它必杀技——公开卖毛片
你要知道“xx地方有毛片卖”,这样的消息对于纯洁的我们当时是多么大的吸引力
而且太平洋这地方不用你对暗号,说密码,才会给你弄上两三只选,它是直接上架,新鲜包装,质量保证,表里如一
这可不容易,我第一次买毛片的时候是在初中,不过是在旧校区,买的时候小心翼翼,臊得一脸红,最后买回去一放,操!居然是小游戏合集!

时间必须要跳一跳,因为这样的状况发展了好久,其中的状况不过是光明正大的卖盗版转为不那么光明正大地卖,格局基本还是没变化,后来我上高中了,高中还是在两电脑城附近,有空还是去逛,还能时不时见到一对对情侣在选毛片
再后来鸿运电脑城隔壁开了个新鸿运电脑城,“窄”汁的餐厅倒闭变成了品牌店
新鸿运刚开有点荒凉,基本都是品牌店,没有卖软件,没有装兼机的
再后来……我上大学了……我的叙事实在不严肃[……]

Read more

[壹报]去意彷徨的阿童木一代人

[loginview]◎ 翟明磊

壹报主人按一月十六日,壹报再次被屏蔽,这次原因明确:报道胡佳冤案.这是壹报第三次屏蔽.我痛惜温和与和解的声音再次被压抑,不知胡佳案往何处去,但壹报对他的支持将会延续下去.屏蔽后请读者再次用代理或套上壹报,壹报也会准备更精彩的专辑.

也许在独生子的孤独生长中,这一代开始了“一个人的大进军”,我们在问自己,一个人能否超越意识形态,政治与文化而独立,这毕竟是大公司对大公司,大组织对大组织,大意识形态对大意识形态的时代啊!

阿童木一代心中存在这样的形象:阿童木的屁股上伸出小钢炮向一切大机器开火。

“电脑要从娃娃抓起。”邓小平这么说,于是我们成了电脑通。现在,当我们在网络上呐喊时,自由就变成抓娃娃了。……

我发明了一个词:阿童木一代人,因为我突然发现,那些小时候看过阿童木,喜欢阿童木,还忘不了阿童木的其实是一代,从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最早的一批独生子女开始,到七十年代出生的人,在他们心中,永远会有一个神奇小子,这个小子会一抬小屁股,伸出两支小钢炮,向所有可恨的大机器开炮,这是我们的梦想,这一代人会给这个搞不清的社会带来些什么新东西?

告密

他们心中没有文革的伤害。因此政治上近乎天真。

1973年出生的我唯一对文革印象是它的尾巴:喊声,满大街的纸旗,铺满了混杂梧桐树叶的马路,上面写着“打倒四人帮”。我对文革的最初印象是好玩:从家里偷偷拿出一本书《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上面把刘少奇骂得狗血喷头,我很开心:文章还可以这么写。

2007年时,我甚至搞不清楚十七大是党大还是人大。对于阿童木时代人来说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我们是被安排在可怕的革命传统教育的体系。

二十年后,我曾采访一个上海文庙路弄堂的小学校,在窗口看到一个女孩子举手向老师检举同学。

那一刻,我看到了当年的我,小个子,大大的招风耳,小猴子般,穿着白衬衫,因为实在太平常,连文艺汇演的快板书也被安排演一个——“零蛋。”

我还算是好学生,也是小特务,会举手说:“报告老师,**同学他在毛主席脸上画胡子!”

有一位美国人写过一本书从红小兵到文化大革命,就是从小学中的告密制度研究文革的权力体系。

在这样的体系中,学生分为干部与普通学生,学生干部成了特别的一群,我们有许多特别出场面的机会,当解说员,当献花的人,当特务。我们还被教会为了共产主义理想,“不怕牺牲,奋勇向前,绝不妥协。”

这样的学生和沉默的大多数是不一样的,这样的学生往往因为有锻炼的机会,出人头地,更多地考上大学。他们典型的语言是大会发言时操着抑扬顿挫的朗诵语调。

这样的学生,小时候的告密经历,也许是未来网警与国保的心理“排练”。

批判

我是沉默的大多数,一到公众场合会脸红,总是学生中最普通的一个。可是因为到了淮阴乡下的小学,成绩就显得好了起来,被升成中队长,一天这个叫“工农兵小学”的学校发现了一个学生有小偷小摸行为,于是全校开千人批判大会,来帮助这个个子已很高的老留级生。校长,老师,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我,四年级,小小的个子,总坐在第一排,是选出来的学生代表来发言批判他,一千双眼睛盯着我,我不知道说什么,但我肯定说的是自己的话,也许我是唯一个把他当同学的发言者吧。全场的掌声。大家一轰而散后,我在厕所碰到了他:他高我二个头,须仰视才见,他一步步向我走来,我想完蛋了,他会怎么样呢,农村孩子打架是很野蛮的,甚至把对手的头按在尿池里……我发抖。他一步步向我逼过来,然后——握了一下我的手,说:你说得很好,谢谢你。

我似乎明白点什么,仅仅是因为我没有把他看成仅仅是一个小偷,没有批头盖脸地喊口号,他感激我,只是因为我把他当一个人来对待。[……]

Read more

《十二夜》②

第一夜
爱情就如一场大病 过了就好
Love is like a disease; the sooner you get over it, then better.

你和我分手,你一定会后悔的
我和你说之前,我已经想好了

我不后悔和你分手,我后悔分手前没对你好点……

第二夜
只有恋爱中的人才认为他们的相遇不是偶然的
Only people in love believe they were destined to meet.

你打算怎么泡她?
假装不认识她,先和她在网上接触,再说

缘分?!

第三夜
小心那些热恋中的人 因为他们都是疯的
Beware of people in love, for they are also insane!

好冷好冷,我冷得手脚都粘在一起了……
那你怎么不回宿舍啊
我想听你的声音……

复读的时候,宿舍楼下的电话……

第四夜
像蜜一样甜!
Sweet as honey!

你想好了吗,我怕你会后悔
不后悔,我就是想把我第一次给我当时最爱的男人

我后悔了……

第五夜
男人的尊严 都放在女人其他男人身上
Men’s dignities are all over place.

不要在别的男人公开说这些事好吗,我真的不喜欢
我故意的
那好,分手吧

你可以有万样缺点,但不能在别人面前和我对着干[……]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