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法英,去死吧大学教育

法英老师是个挺不幸的女人
学期初大着肚子和我们上课,之前一阵子貌似患了个小病,拖了很久,结果肚子还是没保住
抱着同情的心态,我们老老实实去上了几节法英,还送了花,一片师生和谐的好景象
但事实证明人的同情心总[……]

Read more

集体运动

由于一个同学考完托福——注意,是考完,不是考过,为导火线,我们几个宿舍经过讨论发言,一致通过了去唱k的提案
费用是AA的,我们也没有欺负这位同学撒
不过宿舍内部再通过了一个秘密决议,在唱k前把这位同学k了一顿,让他满足了我们喝夜茶的高尚情操

为了追求便宜实惠,我们从广州北坐车一小时到广州南,期间大家兴趣索然跃跃欲睡
还好男人是容易刺激的动物,在酒精的熏陶下大家还是活跃得一塌糊涂
去的地方叫“歌哥”,我总觉得一群男人去这名字的地方有点别扭,尤其是一群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进去后发现气氛还是不错的,大白天也弄到漆黑一片,没什么比黑暗更能保护人的尴尬了,像我这种脸皮嫩薄的人也k上了几首,可见黑暗和酒精很好,很强大
比较糗的是喝得有点昏的时候,上厕所出来往旁边拐了一下,准备回房,走了两步发现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地下一个庞大的“woman”标示指着我走的方向,马上潇洒地一转头若无其事走人
我XXXX它喵的,哪有这么猥琐把标示贴地上的,幸好只是走了两步,再多走两步我不就英名尽丧了?!
歌哥的啤酒的确是便宜,100一打百威,不过应该是掺水的,其中还有一罐居然使用了先进的无拉环易拉罐包装,让我们莫名其妙地对着它研究了半天,在没人愿意牺牲自己牙齿的情况下,只好把它退回去
小吃是免费的,当然是带着一堆盐的代价免费,保证你吃两口得喝一口啤酒的高效率,最猥琐的是几种小吃都带蚕豆,我XX它OO,要是我漆黑之中抓错一把,那中国又少一个美男了

k歌还是挺好玩的,在加上酒精后
11个人三只mic,男生还可以在旁边玩骰子消遣一下,要是女生肯定不够用
隔壁宿舍某人平时斯斯文文,到场后居然是一个mic霸
外省的某同学居然会唱粤语歌,音调和发音很好玩
我们宿舍的某a和某c意图灌醉我,刚喝了一小口就给我倒满酒,后来因为酒水不足而不遂
某b搂着某人亲热,时不时把mic夺过来k一下
所以我说,11个人真的很好玩
最鄙视是不知道谁居然敢点了个“死了都要爱”,那群衰人居然不按快进,借着酒劲想飙上去,飙到一半大家都笑倒在地了
所以我强调,11个人真的很好玩[……]

Read more

学生dv,应该是这样的

简单人工作室及作品简介

  “DV”,即“DIGITAL VIDEO”——“数码摄影”。DV剧是一项融人文、艺术、科技于一体,它介于电影与生活之间,作为较写实的一种艺术手段,它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一族的喜爱,具有极大的新意和无限的活力。

  简单人工作室创建于2004年10月,从DV短剧制作,晚会拍摄,跟拍开始,一步步走向成熟,随着人力资源与人际资源的不断拓展,现简单人工作室已有包括编剧、导演、演员库、美指、美编、化妆、后期人员,原创音乐、音效等较完备的制作班底。


↑被称为:单车版头文字D的《工大森林》是简单人第一部关注度达到百万级的作品

  2006年《工大森林》是简单人工作室对DV长剧的初次尝试,这也是简单人第一部关注度达到百万的作品,其中,在太平洋电脑网站下载达60万,电视台(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青春快线》专题的节目);电台(FM102.7广州二台《娱乐事业》介绍及点评);报纸(新快报、南方工报的专题报道)等,简单人工作室在华南区高校已小有知名。

  剧情简介:在看似平静校园,隐藏着学生社团尖锐的矛盾。官方社团明争暗斗,动荡不安。校内两个社团领导人——郑君临和冯昭然在事业和感情上的拉锯,最终导致红颜知己简敏晴的离奇失踪……另一方面,临和然因为晴的失踪而矛盾日増,最终爆发了一场以社团利益和私人恩怨为赌注的单车竞赛。

他们的第一部作品,虽然显得幼稚,但要角度有角度,要特效有特效,撇开故事创作得不怎样,已经比大多数学生dv要好,至少女主角都比我们学校那堆dv好多了
同志们,这是广工啊!中国第一和尚寺高校,广工啊!

预览:(有人说这女主角会想起某人,嗯,我相信只是眼镜让大家有错觉)

[……]

Read more

既然内容写不长,我决定就把标题写长点吧……

冷空气和创卫队来得气势汹汹
广州街头落得冷冷清清
平时林立的食街被两凶主杀得剩下三三两两
可怜兮兮的卖汤大叔学起了伊拉克人民,和创卫大队打起了巷战
不知情的还以为一大条长龙的人在巷前等着买春
大家在这突如其来的冬天委曲求全
显得今年冬天格外难过……

前晚有人要求校园网断网后来我们宿舍打网游
问题本来不大,但我还没发表意见就被一个人答应了
宿舍是六个人的,也没有选出三个代表,平白无故让人代表了我的意见,这让我尤其不爽
还好路由器买回来的时候我就改了管理密码,想上网还真的不能问代表,只能问我了
看着他们忙活半小时上不了网,我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阴人就是爽,阴代表更爽!

做完英语的presentation感觉整个人松懈了
每天晚上固定的一小时复习时间也不那么固定了
书是有得看的,明朝那些事儿看到四,蝴蝶风暴看了个开头,可就是没有欲望
以前上课还带本闲书去消磨消磨,现在闲书都懒得带,整节课干脆就无所事事
没有看书的欲望,但买书的欲望却越发强烈
缥缈录四当当有卖了,还想买魅生的凤鸣卷、求医不如求己2,传习录,鬼谷子……
有着一腔强烈的欲望,可是……没钱……

坚持得比较持久的,除了性能力就是每天晚上的金鸡独立了
每到冬天最难受的就是脚寒,往年这个时候我甚至要穿着袜子睡觉
万幸的是居然没有脚气,不幸的是睡着了袜子掉了我就会冻醒
做了金鸡独立后再睡觉脚就暖多了,脚的皮肤也变得粉嫩粉嫩了
一双晶莹剔透的玉足让人望眼欲穿,垂涎欲滴
在这里我要感谢求医不如求己,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袜子[……]

Read more

朱令,祝你生日快乐。

朱令,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你的第三十四个生日。可是我不想叫你姐姐,因为在我一厢情愿的记忆里,你永远是那个健康活泼,聪明可爱的大学女生。

你之于我,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可是自从今年年初我知道你的事情开始,你的名字就再也没有从我的脑海里褪去。我将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来记住你,记住你的遭遇。

十三年,弹指一挥间。十三年前清华校园里的你,意气风发,高大苗条,多才多艺。十三年后的你,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智力相当于七岁儿童,生活几乎完全不能自理。你的父母垂垂老去,已经再也抱不动你。为了给你治病,你的家里已经捉襟见肘,家徒四壁。

你一定不愿意回想十三年前的那个噩梦。原谅我,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件事,我只能残忍地再次提起。

那时你在清华化学系学习,成绩优异,又因为自小学习钢琴和古琴,成为校民乐队的主力。可是在1994年的12月,你被人恶意投毒,腹、腰四肢关节痛,在北京同仁医院治疗近一个月。你的病因无法确诊,因为当时并不知道是被人投毒。然而由于毒物剂量不大,你的头发全部掉光后病情好转出院。

出院后你仍然坚持住校上课,并参加了民乐队在北京文艺厅的一二九专场演出。你用古琴弹奏了《广陵散》。

广陵止息,嵇康绝唱。一曲终了,大劫难逃。

1995年2月,开学一周后,你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再次脱发。协和医院的李舜伟教授初诊“高度怀疑铊中毒”,但是因为你否认接触过铊,就排除了铊中毒,没有检测。协和于是按照神经炎来治疗。你经历了数不尽的痛苦,一度因输血而感染丙肝,并且陷入深度昏迷达两个多月之久。

1995年4月,事情终于出现一丝转机。你的中学同学,北京大学学生贝至诚在互联网上发出求救邮件,描述你的病情,希望得到专家意见以确定病因。他前后收到3000多封信,有60%怀疑“铊中毒”。贝至诚用最快的速度把翻译好的email交给协和,却未被采纳,协和的大夫们根本没有看这些资料。你的父母于是找到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震阳先生,测出严重铊中毒。4月28日,协和开始用普鲁士蓝化学剂排毒,一个月后,你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的症状消失,然而毒物已经侵害到了你的大脑神经、视觉神经和四肢神经,严重的后遗症从此和你相伴终生。你从此几乎成为植物人。

我向贝先生致以最高的敬意。在当时互联网仅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是他的聪明,善良和果敢,将你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谁也没有想到,解毒的普鲁士蓝化学剂只要3毛钱一支,可是直到这么久以后,他们才知道这个才能救你的命。

在你被毒事件发生之后,在这漫长的十三年中,用铊来投毒的犯罪案件发生了好几起,几乎每一次,医生都迅速使用了普鲁士蓝,被害者最终完全康复。朱令,你用你的半条命,普及了一个医学常识,换回了好几条性命。

我永远记得最初在网上看到你病发前后对比照片的那种震惊,愤怒,心酸和悲凉。尤其是第二次剧毒发作时,你躺在医院里被疼痛折磨的惨状。我听说铊毒发作时的痛苦甚至超过用刀割自己的肉,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袁崇焕当年受刑也不过一日凌迟。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是怎样挨过那长达几个月的凌迟!

1995年4月,协和医院认为你是二次中毒,公安机关开始介入。你的同学、熟人和朋友被广泛调查。然而就在调查了两年,真相呼之欲出的时候,调查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十四处声称此案敏感,情况特殊,证据不足,案件不了了之。

什么叫做“敏感”?到底谁是真凶?朱令,你自己知不知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