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September

我和某人说
你下年生日我只好去清远白吃你的了

年轻真好,不知不觉就四年了
年轻真可怕,不知不觉,就四年了

仍然记得,他们说,永远记得第一天进来,看着我拿个蓝牙耳机很拽地呆在阳台聊电话
那时我还是个纯净的小男人,有一个女朋友,不用考虑前途,不需要担心家里
那时他们想,这个人一定很难相处

是挺难相处的,长期都是走宿生活,长期不主动的交流,有脾气没胸襟,是我那时候的真实写照
现在都好了,有胸襟有脾气,该说圆滑了,还是……老了

某人和我说,我还等着去你那传说中的新房子白吃呢
另某人接着说,还有结婚宴
传说中的新房子大概年底吧,这件事情从上年一直搞到今年,其实我欲望不大
至于结婚,更是没有欲望
在面对渺茫的前途的时候,我最大限度的乐观只能不断挣扎
让我考虑到结婚到生孩子……太远了
养不活自己的男人谈什么养别人呢

我说,结婚随便请几个人吃一餐就算了,
他们总说不得,一副已经打算好怎么阴我的感觉
丫的,你们敢闹洞房,我就找几个很丑的女人做姊妹,搞死你们这些做兄弟的
麻烦的事情我都不想碰,喜欢的人,一件婚纱,宣誓,完结,类似sex and the city
我要做一个强势的男人,在有人还敢勒索我拿礼金,敢逼我生孩子的时候,我不会结婚

年轻真好,最后一个秋天
生日快乐

实习那些事儿

[img align=l width=200]http://www.fsjcy.gov.cn/gzdt/jcxx/200806/W020080629778144249029.jpg[/img]实习没分到公诉科,嗯,我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心里有两个我
一个很希望搞刑事去,最好能冷酷无情地把所有犯罪分子都清掉
恶.即.斩,某人你能明白我为什么喜欢斋藤了吧
这个是严重的理想主义
另一个很希望平平稳稳地过活,庸庸碌碌平平安安地过完这一生
某人说,就业不难,我就希望出到社会别人说起我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
对于我来说,平庸一点关系都没有,身边的人能富裕地过下去我就满足了
这个是不那么严重的理想主义

当然,这只是实习,和我将来关系不大,看来我是想太多了

民行科比起公诉科自然清闲得多,想得也多,我就负责整理卷宗和送文件
我还没学会怎么摆弄那个复印机,所以暂时不用我去复印
今天是实习第二天,打算去到拖个地什么的,去到发现,没门口进……
安排我们工作的主任说她实习每天7点拖地,在这里拖了两年得到份工作
我们当时还被她稍稍感动了下
现在看来,在这里得到份工作,主要是看你属不属于在7点前拿到门口钥匙的那群人,不是因为你每天能拖地

大家被分到不同部门,根据反馈,检察院的人都是不错的
那也是当然的,我还是实习生,实习生犯错是正常的,要是我是来工作,来抢饭碗的,那就不一定那么好说话了
我仍然坚信社会是丑恶的,我仍然坚信人还是要努力的

今天把所有卷宗都搞完了,因为听说下星期西南政法的人会来实习,打算让他什么东西都没得做……
嘿嘿,我实在太坏了,社会果然是险恶的……
似乎没说什么关于实习的……不过算了,最近的风格偏向懒……让我懒洋洋的汇报一下就算了

ps:我实在很羡慕机关的生活……
pss:我们这有个人名字叫袁帅,特逗,别人一般叫帅哥,我偷偷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将军

暑期啊,实习啊

长途跑般的期末考,终于完成了
今年实在不容易,最不容易在考试前夕居然发烧了……
这个凶猛的病毒还感染了我的下床,当然不是通过性途径传染的……严禁某人邪恶的yy
下床的样子十分痛苦,我心里也特愧疚……平时就算了,打个哈哈就过去了,考试时候还逼着人家不能复习在床上躺着,心里怎么都不舒服
而偏偏这时候我的烧已经好了……连和他同病相怜都没有,搞得他特孤独的

不管怎么说,总是考完了
实习也定下来了,佛山检察院,没错,你经常看新闻,佛山哪里又有灭门惨案就是它处理的了
据说宿舍配床配被配空调的……真是好风水得很,离我家也就7个车站远,除了我对检察院干的工作完全不懂之外,实在没什么缺陷的了
同行的唯一一个男生——6女2男的实习,听说没网上,试探性问我,来你家吧
我心想,走上8楼就累死你,上到去发现没东西吃就饿死你,又饿又累还没地方给你睡,你肯定死定了……
等搬家,或许年底,不一定等到,父母身体不好,8楼太困苦了……

这是我第一次实习,我对我这种好吃懒做的性格能否胜任,呃,不说胜任了,能否不给我们学院抹黑表示严重深切怀疑
就比如我在学校兼职修电脑那日子,刚开始还是兴致勃勃,周围抢业务
两天后我就死气沉沉了……没办法,像我这么衰的人……
按道理检察院实习应该没什么干……总不能把灭门大案交给我们这些实习生吧,但免费劳动力我总觉得不可能不用……于是现在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

暑假来了,实习之后我就大四了……我也是老人了……岁月不饶人啊

去死吧法英,去死吧大学教育

法英老师是个挺不幸的女人
学期初大着肚子和我们上课,之前一阵子貌似患了个小病,拖了很久,结果肚子还是没保住
抱着同情的心态,我们老老实实去上了几节法英,还送了花,一片师生和谐的好景象
但事实证明人的同情心总是很有限的,这星期又开始新一轮的逃法英课

无它,老师再好,这节课还是没用
读法学系所有人,共同目标多数都是司考,司考没有法律英语这门课,我们这些死大学生很难对已经学了十多年的英语感兴趣

不但是法律英语,很多课程对于我们意义不大,
西方法哲学,中国法制史——听名字就闷死了没?这些课在司法考试中占那么一点点分数,我们却要开一个学期的课去学
一个学期啊,半年啊,担保法,物权法,哪个不比这些死人课高分多了,你还不可以选择不学,期末还得考试……
法制史其中一考题:古代娶妻有那几个步骤?
真是关法学屁事……

mmlgb,谁说应试教育不好的
我们大一就给钱学校,买些莫名其妙的教材,
有些老师不按教材说,她们有自己的一套,有些完全按教材说,上课就是读书给我们听,教材的用处就是考试翻两翻
直到最近我下了一套司法考试的应试教材……
tmd……我们学的他都分好重点难点在上面,有网状图结构图而不是一堆虚词,还不会费10多页纸告诉你这个学科是怎么发展过来的
谁说应试教育不好的?我一本破民法砸死他

为什么不应试教育呢,中文系我可以理解,他们总不会毕业后大家都要考个普通话证才能上岗
我们法学系基本就是高中模式的延展,高中唯一目标是高考,法学唯一目标就是司法考试
素质教育?狗屁。证都没有,鬼知道你有没有素质。
老子恨不得大一就是应试教育
公务员考试,司法考试,四六级,考试既然那么多,请给我可爱的应试教育!

[作文]记一次足球赛

  昨天晴空万里,风和日丽,小鸟愉快地在树上歌唱,这么好的日子正是适合体育活动的好时候。小杨同学找到我,让我去一起踢球。面对同学热情的邀请,我唯有爽快地答应,于是我们一起到足球场去了。
  这时正是下午三点多,太阳躲在云朵的后面做我们的观众,我们和几个朋友开始了一场激烈的球赛。首先是分组,很恰好我分到和小杨,小陈和小聪一组,由于大家都爱护我,把我放在球场的最后面,既能把全场球赛都看到,也能感受到微风的轻吹。大家很努力,足球赛既激烈又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进行,我们在东奔西跑中让身体得到了锻炼。
  不知不觉,太阳也下山了,我们也累了,这是多么疲惫和开心的一天啊!

老师点评:
1、字数不够
2、详略不分
3、你和小杨下午第二节不是要上劳动法吗?!
  

集体运动

由于一个同学考完托福——注意,是考完,不是考过,为导火线,我们几个宿舍经过讨论发言,一致通过了去唱k的提案
费用是AA的,我们也没有欺负这位同学撒
不过宿舍内部再通过了一个秘密决议,在唱k前把这位同学k了一顿,让他满足了我们喝夜茶的高尚情操

为了追求便宜实惠,我们从广州北坐车一小时到广州南,期间大家兴趣索然跃跃欲睡
还好男人是容易刺激的动物,在酒精的熏陶下大家还是活跃得一塌糊涂
去的地方叫“歌哥”,我总觉得一群男人去这名字的地方有点别扭,尤其是一群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进去后发现气氛还是不错的,大白天也弄到漆黑一片,没什么比黑暗更能保护人的尴尬了,像我这种脸皮嫩薄的人也k上了几首,可见黑暗和酒精很好,很强大
比较糗的是喝得有点昏的时候,上厕所出来往旁边拐了一下,准备回房,走了两步发现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地下一个庞大的“woman”标示指着我走的方向,马上潇洒地一转头若无其事走人
我XXXX它喵的,哪有这么猥琐把标示贴地上的,幸好只是走了两步,再多走两步我不就英名尽丧了?!
歌哥的啤酒的确是便宜,100一打百威,不过应该是掺水的,其中还有一罐居然使用了先进的无拉环易拉罐包装,让我们莫名其妙地对着它研究了半天,在没人愿意牺牲自己牙齿的情况下,只好把它退回去
小吃是免费的,当然是带着一堆盐的代价免费,保证你吃两口得喝一口啤酒的高效率,最猥琐的是几种小吃都带蚕豆,我XX它OO,要是我漆黑之中抓错一把,那中国又少一个美男了

k歌还是挺好玩的,在加上酒精后
11个人三只mic,男生还可以在旁边玩骰子消遣一下,要是女生肯定不够用
隔壁宿舍某人平时斯斯文文,到场后居然是一个mic霸
外省的某同学居然会唱粤语歌,音调和发音很好玩
我们宿舍的某a和某c意图灌醉我,刚喝了一小口就给我倒满酒,后来因为酒水不足而不遂
某b搂着某人亲热,时不时把mic夺过来k一下
所以我说,11个人真的很好玩
最鄙视是不知道谁居然敢点了个“死了都要爱”,那群衰人居然不按快进,借着酒劲想飙上去,飙到一半大家都笑倒在地了
所以我强调,11个人真的很好玩 继续阅读集体运动

学生dv,应该是这样的

简单人工作室及作品简介

  “DV”,即“DIGITAL VIDEO”——“数码摄影”。DV剧是一项融人文、艺术、科技于一体,它介于电影与生活之间,作为较写实的一种艺术手段,它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一族的喜爱,具有极大的新意和无限的活力。

  简单人工作室创建于2004年10月,从DV短剧制作,晚会拍摄,跟拍开始,一步步走向成熟,随着人力资源与人际资源的不断拓展,现简单人工作室已有包括编剧、导演、演员库、美指、美编、化妆、后期人员,原创音乐、音效等较完备的制作班底。


↑被称为:单车版头文字D的《工大森林》是简单人第一部关注度达到百万级的作品

  2006年《工大森林》是简单人工作室对DV长剧的初次尝试,这也是简单人第一部关注度达到百万的作品,其中,在太平洋电脑网站下载达60万,电视台(广东电视台珠江频道《青春快线》专题的节目);电台(FM102.7广州二台《娱乐事业》介绍及点评);报纸(新快报、南方工报的专题报道)等,简单人工作室在华南区高校已小有知名。

  剧情简介:在看似平静校园,隐藏着学生社团尖锐的矛盾。官方社团明争暗斗,动荡不安。校内两个社团领导人——郑君临和冯昭然在事业和感情上的拉锯,最终导致红颜知己简敏晴的离奇失踪……另一方面,临和然因为晴的失踪而矛盾日増,最终爆发了一场以社团利益和私人恩怨为赌注的单车竞赛。

他们的第一部作品,虽然显得幼稚,但要角度有角度,要特效有特效,撇开故事创作得不怎样,已经比大多数学生dv要好,至少女主角都比我们学校那堆dv好多了
同志们,这是广工啊!中国第一和尚寺高校,广工啊!

预览:(有人说这女主角会想起某人,嗯,我相信只是眼镜让大家有错觉)

继续阅读学生dv,应该是这样的

既然内容写不长,我决定就把标题写长点吧……

冷空气和创卫队来得气势汹汹
广州街头落得冷冷清清
平时林立的食街被两凶主杀得剩下三三两两
可怜兮兮的卖汤大叔学起了伊拉克人民,和创卫大队打起了巷战
不知情的还以为一大条长龙的人在巷前等着买春
大家在这突如其来的冬天委曲求全
显得今年冬天格外难过……

前晚有人要求校园网断网后来我们宿舍打网游
问题本来不大,但我还没发表意见就被一个人答应了
宿舍是六个人的,也没有选出三个代表,平白无故让人代表了我的意见,这让我尤其不爽
还好路由器买回来的时候我就改了管理密码,想上网还真的不能问代表,只能问我了
看着他们忙活半小时上不了网,我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阴人就是爽,阴代表更爽!

做完英语的presentation感觉整个人松懈了
每天晚上固定的一小时复习时间也不那么固定了
书是有得看的,明朝那些事儿看到四,蝴蝶风暴看了个开头,可就是没有欲望
以前上课还带本闲书去消磨消磨,现在闲书都懒得带,整节课干脆就无所事事
没有看书的欲望,但买书的欲望却越发强烈
缥缈录四当当有卖了,还想买魅生的凤鸣卷、求医不如求己2,传习录,鬼谷子……
有着一腔强烈的欲望,可是……没钱……

坚持得比较持久的,除了性能力就是每天晚上的金鸡独立了
每到冬天最难受的就是脚寒,往年这个时候我甚至要穿着袜子睡觉
万幸的是居然没有脚气,不幸的是睡着了袜子掉了我就会冻醒
做了金鸡独立后再睡觉脚就暖多了,脚的皮肤也变得粉嫩粉嫩了
一双晶莹剔透的玉足让人望眼欲穿,垂涎欲滴
在这里我要感谢求医不如求己,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袜子 继续阅读既然内容写不长,我决定就把标题写长点吧……

朱令,祝你生日快乐。

朱令,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你的第三十四个生日。可是我不想叫你姐姐,因为在我一厢情愿的记忆里,你永远是那个健康活泼,聪明可爱的大学女生。

你之于我,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可是自从今年年初我知道你的事情开始,你的名字就再也没有从我的脑海里褪去。我将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时刻,来记住你,记住你的遭遇。

十三年,弹指一挥间。十三年前清华校园里的你,意气风发,高大苗条,多才多艺。十三年后的你,全身瘫痪,双目近乎失明,智力相当于七岁儿童,生活几乎完全不能自理。你的父母垂垂老去,已经再也抱不动你。为了给你治病,你的家里已经捉襟见肘,家徒四壁。

你一定不愿意回想十三年前的那个噩梦。原谅我,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件事,我只能残忍地再次提起。

那时你在清华化学系学习,成绩优异,又因为自小学习钢琴和古琴,成为校民乐队的主力。可是在1994年的12月,你被人恶意投毒,腹、腰四肢关节痛,在北京同仁医院治疗近一个月。你的病因无法确诊,因为当时并不知道是被人投毒。然而由于毒物剂量不大,你的头发全部掉光后病情好转出院。

出院后你仍然坚持住校上课,并参加了民乐队在北京文艺厅的一二九专场演出。你用古琴弹奏了《广陵散》。

广陵止息,嵇康绝唱。一曲终了,大劫难逃。

1995年2月,开学一周后,你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再次脱发。协和医院的李舜伟教授初诊“高度怀疑铊中毒”,但是因为你否认接触过铊,就排除了铊中毒,没有检测。协和于是按照神经炎来治疗。你经历了数不尽的痛苦,一度因输血而感染丙肝,并且陷入深度昏迷达两个多月之久。

1995年4月,事情终于出现一丝转机。你的中学同学,北京大学学生贝至诚在互联网上发出求救邮件,描述你的病情,希望得到专家意见以确定病因。他前后收到3000多封信,有60%怀疑“铊中毒”。贝至诚用最快的速度把翻译好的email交给协和,却未被采纳,协和的大夫们根本没有看这些资料。你的父母于是找到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震阳先生,测出严重铊中毒。4月28日,协和开始用普鲁士蓝化学剂排毒,一个月后,你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的症状消失,然而毒物已经侵害到了你的大脑神经、视觉神经和四肢神经,严重的后遗症从此和你相伴终生。你从此几乎成为植物人。

我向贝先生致以最高的敬意。在当时互联网仅处于起步阶段的中国,是他的聪明,善良和果敢,将你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谁也没有想到,解毒的普鲁士蓝化学剂只要3毛钱一支,可是直到这么久以后,他们才知道这个才能救你的命。

在你被毒事件发生之后,在这漫长的十三年中,用铊来投毒的犯罪案件发生了好几起,几乎每一次,医生都迅速使用了普鲁士蓝,被害者最终完全康复。朱令,你用你的半条命,普及了一个医学常识,换回了好几条性命。

我永远记得最初在网上看到你病发前后对比照片的那种震惊,愤怒,心酸和悲凉。尤其是第二次剧毒发作时,你躺在医院里被疼痛折磨的惨状。我听说铊毒发作时的痛苦甚至超过用刀割自己的肉,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袁崇焕当年受刑也不过一日凌迟。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是怎样挨过那长达几个月的凌迟!

1995年4月,协和医院认为你是二次中毒,公安机关开始介入。你的同学、熟人和朋友被广泛调查。然而就在调查了两年,真相呼之欲出的时候,调查此案的北京市公安十四处声称此案敏感,情况特殊,证据不足,案件不了了之。

什么叫做“敏感”?到底谁是真凶?朱令,你自己知不知道?
继续阅读朱令,祝你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