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妻子眼中的法官丈夫

  记者 张景义 张慧鹏 林晔晗
  
  
  
  1月13日,就在记者采访刘晓宇的前几天,他的爱人周园还跟他吵了一架。
  
  那天刘晓宇答应正在休产假的妻子,跟单位请半天假,陪妻子去医院,为出生才4个月的宝宝做健康检查。但最后周园又被放了“鸽子”。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刘晓宇没法请假。电话中,周园发火了:“别人都能请假,怎么就你没法请假?在你心中难道工作真的只能排在第一位?就不能排在第二位?因为工作,你承诺我的事没有兑现这都几次了?”说着说着,周园哭了。
  
  周园和刘晓宇是大学同学,两人的爱情火花点燃在毕业前。那时的刘晓宇在周园的心目中真诚、有上进心、有激情,也有幽默感,同时刘晓宇还是体贴而又浪漫的人,会时常给周园买点小礼物,给周园一些小惊喜。
  
  2003年毕业后,刘晓宇被分配到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周园则被分配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2008年,两人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
  
  来法院后,刘晓宇将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多年的忘我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因为成绩突出,他多次受到东莞市两级法院嘉奖,先后被评为“办案能手”、“调解能手”。2010年,他一个人审结民商事案件792件。2010年9月,经过竞争上岗,刘晓宇被调任至执行局担任副局长,短短3个月时间,他执结案件326件,结案率达到97.4%。
  
  东莞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案件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状态。这期间,刘晓宇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上班期间争分夺秒“跑步办案”,全力提高工作效率,下班后时常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为了保证审判任务顺利完成,他没休过一次年假,并主动放弃了婚假。
  
  周园不理解刘晓宇怎么就那么忙。她用了4个字进行概括:没日没夜。在这种情况下,周园想让刘晓宇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简直就是缘木求鱼,“合格就不错了,不敢再奢望其他。”周园说。
  
  慢慢地,周园开始迁就刘晓宇。广州距东莞1个多小时车程,到了节假日,每次都是周园来看望刘晓宇,连怀孕期间也不例外。就在这不多的相聚的日子里,都以刘晓宇加班开始,直到加班结束。周园适应了刘晓宇的加班,后来,她干脆也把自己没完成的工作从广州带到东莞,跟自己的丈夫一起加班。“没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他在一起。”周园很无奈。这次休产假也一样,周园知道刘晓宇不可能陪着她,所以她只能从广州来到东莞。
  
  即使这样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周园也感到跟刘晓宇没见过几面:“周一到周五你想跟他一起吃晚饭几乎就是梦想。宝宝4个月大了,他也就是早晨在孩子醒的时候逗逗她,晚上就不行了,往往他回到家,宝宝早就睡了。过了挺长一段时间,他才会发现宝宝长个了。”
  
  周园告诉记者:“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希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宝宝成长。我看过育婴方面的书,上面说在宝宝3岁前,父母应该多跟宝宝在一起,这样对宝宝的人格发展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他也想努力做个好爸爸,但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为检察院公诉科的主诉官,周园的工作也很忙。“我忙他比我更忙。我在想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俩都喜欢自己的事业,他不愿意离开东莞,我也不愿意离开广州。但看来只有我来作出牺牲了。将来只能把孩子放在东莞,我天天来回跑吧,他是指望不上了。”周园的语气既隐忍又无奈。
  
  但周园对刘晓宇更多的是心疼。“我感觉他身体也没原先好了,虚胖,而且好像越忙越胖。老是带着黑眼圈上班,眼袋越来越大,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你说这是不是在透支未来?”周园说到最后反问记者。
  
  周园说她不喜欢丈夫成为典型,这样他的压力会更大。周园担心,丈夫以后陪自己和家人的时间会更少。“不过反正就这样了,我想跟他一直走下去,坚持吧。”说到这里,周园眼圈红了。
  
  就在旁边,记者看到刘晓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牌子,他自己在小牌子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不抛弃,不放弃。

检察院的公诉科,法院的民庭
法律界的民工,不是白叫的

寒冬

最近我想保持写Blog,一方面blog生疏太久,心里愧疚,
另一方面公务员考试快到了,总得要练练手

11月30,公务员考试。
我对行政职业能力测试担心不大,毕竟可以通过大量训练提高,
听说以前还有位传奇人物一本一本地看题海,光记答案不做练习,这样也过了……我汗……
比较担心还是申论,也就是作文
我之前一直以为公务员的申论需要点实在思考,少点假大空
而在看了所谓的范文后,看来不怎么正确,假大空还是永恒存在的,Dang前面总是要跟一堆形容词的,
只是程度上,比起高考作文略微缩水
莫非我Dang的务实精神就只有这程度?

好吧,写到这里我决定按照烦心程度来决定这篇blog的顺序
因为前面写了最不烦的公务员考试了
比较烦的还是经济危机
我一直认为这个和公务员一样距离我挺遥远
后来发现不尽然
因为街上,店铺里,目所能及的人群中,都带上一团霜气
摆地摊的人剧增,每个人都在用力吆喝,为了一顿饭,为了一块几毛,可以在寒风中苦熬一天

他们和我没关系,完全
只是我会心酸,忍不住

有一次我看着一个老人在垃圾筒旁边淘,她一个又一个垃圾筒地寻觅着,手里拽着个袋子,袋里只有10多个空瓶子
我心里忍不住想,一个空瓶子大约卖到1毛钱,那她今天吃什么呢,她能天天吃上饭吗……
那一次,马路旁的温度高达38℃,3分钟前我刚买了个饮料,3.5元 继续阅读寒冬

大二的最后一天

循例还是每年贴一下课程表

又是一个轻松的学期啊
可是到了大三了,要考虑出路,心里实在轻松不下
再加上,我六级还没过,计算机也没考级
如果要找事做的话,这学期还是挺忙的

不知不觉大三了
这学期搬到了“新”宿舍,没了洗衣机,没了空调
扣除自有阳台、厕所、冲凉房、洗手槽,感觉像从贫民窟一下到了民工房
唯一听说的好处是北校区学习气氛浓
问题是我又不是狗,要这么浓的气氛我也闻不到
再说了,像我这种人,还是给我一个学习气氛不浓的安逸环境适合我
读书的人去到哪都是读书的,不读书的你还真指望换个环境就会读书?

另外还听说个好处就是北校区的妞很漂亮
就那天搬校区看到不少妞之后,我已经为这个好处打了个叉,不提也罢

昨晚据说有月全食,又据说有红月,还据说天上掉月饼
基本上我这人对天体现象非常不感冒
体质弱是一个原因。要是让我大半夜走去看流星雨的话我就真的会感冒了
懒自然就是另一个原因了,昨晚我在家里抬头看了两下,发现看不到月亮,不知道是月已经被食了,还是方向不对,看来我还是和天体现象没缘分
有谁看到了那个红月的,麻烦传小弟一张照片观摩瞻仰一下,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下学期貌似要搬新家了,新宿舍实在让人兴奋不起来,新家的话应该会好点
尽管我家住8楼,尽管我家大多数电器经过我摧残
但他是好的,我10年最黄金的青春就在这房子度过
希望搬了新屋,别把旧的卖掉
能让我时不时回来瞻仰一下,当成秘密基地用也好
不过这个希望不大了……
10年的回忆啊……只能寄望我将来有钱有能力把他们买回来了

明天回校,一切顺利就好

又一个被屏蔽的名字——高勤荣

山西记者揭露工程造假入狱8年 始终拒绝认罪 转《南方都市报》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过是说了句真话

旁白: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的《山西省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的文章,揭露了运城地区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而突击建造假渗灌工程导致国家2亿多巨额资金被浪费的现象。其后《南方周末》、《焦点访谈》以及众多媒体在同年9月份连续就山西运城耗资2亿多的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作了报道。

不久,山西省纪委有关人员找高“谈话”。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去北京反映情况,被跟踪而去的运城警方连夜带回运城,纪检、公安人员随即搜查了高勤荣在太原的家。

1999年4月,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对高勤荣提起公诉。

1999年8月13日,运城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分别判处高勤荣有期徒刑5年、3年、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

报道造假工程

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

就是一个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

记者(以下简称记):时隔8年回到家,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呢?

高勤荣(以下简称高):回到家,看到家里女儿在墙上贴着那么多明星的照片,还有卡通画,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温馨幸福的港湾。8年了,我在铁窗下,出来看到这些,我就想流泪。一方面我很高兴,我见到了8年没见的女儿,一个方面,我又觉得很沉重,很悲愤,这么多年,我写了100多份申诉材料,100多位专家为我的案情上书,可是8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过去了,我还没有取得胜利,心里又觉得特别悲哀。

记:你入监狱的时候是39岁。正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

高:对。

记:当时渗灌工程造假的事情,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高:我去运城写一篇报告文学,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听到当地几个老百姓在那里聊,说运城在搞渗灌工程,传着这么一个顺口溜:“美国卫星在侦探,发现运城在备战,日本走了50年,运城炮楼又出现。”我就向他们打听,老百姓就向我抱怨,说,运城是出名的黄泥地,水是不可能渗透下来的,都被黄泥堵住了,当地还突击修建渗灌工程,迎接现场会。下了火车我就找了个车,沿着公路两边看过去,就看到为了迎接现场会,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走近一看,有的就冲着公路修了一个弧形,有的里面都是杂草,连池底都没有用水泥封上,怎么可能存水呢?老百姓民怨沸腾,真是弄虚作假,劳民伤财。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假工程居然花了两亿多,真是很气愤啊。

记:你写这个报道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巨大风波?

高:真是没有想到。当时就是一个本能,我发现了,我一定要说出来,也不是为了整某个人,我是要你们改正。我就是一个文人,总把世界想象得很美好,觉得自己不做亏心事,别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记:运城是你的家乡,揭露了这些也就意味着你要跟某些父母官为敌,你犹豫过吗?

高:一分钟都没有。我是个耿直的人,你对了我表扬你,你错了我就要批评你。当时太原的市委副书记的儿子的事情我都报道过。这好像就是一种记者的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不管是黑的还是红的。

一边等,一边抗争

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会低下头,爬出来

记:当年参与过审判的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说你是个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你对自己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呢?

高:我们做事情,不需要别人评价,我们自己有一个准则,只要你觉得自己走的路正,你就挺起你的胸膛。

记:你不觉得愤怒吗?如果是莫须有的?

高:愤怒,但是我没有把它们当回事。我只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就够了。

记:还记得当时审判你的情景吗?

高:记得,我在看守所呆了9个月。其实犯人有恶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我在看守所里,他们对我都非常好,我经常给他们讲道理,讲法律,讲形势,他们还推举我做号长。我走的时候,我们看守所的犯人都吃不下饭。开庭那天,从早上开到晚上天黑,宣判完离开法院要转到监狱的时候,好多群众都在路边等着,看到我都拥过来,往我手里塞吃的。我当时嚎啕大哭。有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我听了之后就开始哭。 继续阅读又一个被屏蔽的名字——高勤荣

茉莉花开

《茉莉花开》是一部反映一家三代女性的爱情与婚姻的故事……

与其说这是一部爱情与婚姻的故事,不如说这是一部说女人的电影……

Chapter1 痴迷
“外婆当年红透半边天,要不是因为有了你妈,我现在该有多好……”
“都做了一辈子的梦,什么时候才能醒……”

有些东西不能看,见过太好的就会一辈子遗憾
三十年代的老上海,糜幻的纸醉金迷岁月,那是生命里最绚烂的一场幻觉
茉这样的女人,注定是留得住男人赏春,留不住他们为春停驻
春过了,幻觉终要醒来,戏子无情,何况是戏子的头
30年代的上海,那里有她一生的梦想,有她一生的遗憾,一生的辉煌
繁华若真如一梦,过而无痕多好
人就不必失意,只当醉了一场,醒来仍过平凡的生活
那场绚烂的幻觉让她回忆了一辈子,让她痴迷了一生
至死方休……

Chapter2 贪爱
佛说人有三毒:“贪,嗔,痴
爱得太贪,就会害怕失去,就会变嗔,变痴
我相信小邹是爱着莉的,
那个讲出身讲红的时代,他愿意娶她,他愿意被人骂没出息跟着妻子回到资本主义的家庭去
可是爱算什么?
我问一个朋友,你还记得当初爱那个人的疯狂情绪吗?
她说,我连昨天的午饭都不记得,怎么会记得这么远的东西?
爱是种神经官能病症,和有些人的爱情最终都会变淡变冷变得疲惫

李白说,妒深情却疏
无端的怀疑和猜忌最是伤人,它会让人对爱丧失欲望。
可莉不能不这样,那是她的纠结,是她的病,也是她一生的宿命
爱也会逼得人无路可走的,小邹终于卧轨了
不是我不爱你了,只是,我已不能再爱你……

Chapter3 水造
女人一旦爱了,一颗心可以百转千回
为他灯下打棉线,为他熬夜变老
供他读书,供他出国
一切一切,都可以是甜蜜的

只是做人往往输在太天真上,以为说出的话,写下的约就是不可动摇、坚如金石的东西
我们都太一厢情愿,领了结婚证又如何,人事无常,要留有一线余地。
至亲至疏夫妻

女人一旦不爱了,亦有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的决裂和汹涌
阿花的爱情很持久,扎得他疼,成了肉中刺。
少年情怀不再,爱意已逝,他大学毕业了,他出国留学了,他羽翼丰满了
她的无才看上去这么碍眼,废了她,成了一桩心事
“既然这样孩子生下来我们再离吧。”
离婚离婚离婚,久未回国的丈夫开口就是这两个字,对女人是怎样的残酷啊
至亲至疏夫妻,寻死失败,与其说是为了孩子,不如说是最后情义的挣扎……
女人啊,爱情是她们一生逃不掉的宿命

痴迷的是女人,贪爱的是女人,水造的是女人,可怜的,也是女人

假期恐惧

要是我说,我不是因为家里没有开网所以不想回家的,有人相信么
估计也没,大家最多把这当个笑话就是了
那我再说个笑话,我发现我喜欢了上课……
反正反正,我就是不想放假

我爸昨天打电话来,听到我说我要迟点才走就大发雷霆
说我老不回来陪老妈,说我亲情观念薄弱,说我……
然后我被逼10.1就要回去了
不想回家不是因为那里没网上,我可以去网吧
尽管网吧这地方对我来说有着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但我不想在去完之后面对一个空荡荡的“家”
陪老妈?这名词说说不错的,每次我把音响扭到最大来挥霍时间时都觉得想笑
我知道他们要忙,也知道他们对我放心,只是……既然这样何必要把我赶回去……

我喜欢上课
有人会不停给你说话,不用怕寂寞,不用怕思绪乱飘
周围都是人,被人包围着很是有安全感
放学回宿舍,也可以三两成群,不用独自面对在黑暗中张大了嘴巴的宿舍怪兽
我一直坚定不移地相信阴阳说,人多阳气盛,我就容易活跃容易开朗
人少的地方则阴重,我会狠戾且险恶
我就像个容器,在做好人的时候不适合独处

想想,我也有过到放假就兴奋得肾上腺激素大量分泌的时候
那时候家里总有人,我爸在的话还会和我争电视看球赛
现在我可以和他一起看球赛了,他却说,儿子你长大了,然后两台电视都孤零零地黑着
长大了,终归是寂寞的么?

我希望我回去的地方,总有灯火亮着
总有人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
我把那个地方叫做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