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院拾记

1311980195_2108f3cc   上年六月我踏入了中院,由迅桦哥和法玲姐做引导,当时因为太过紧张我还喊了迅桦姐和法玲哥。不过我坚信我的小嗓门他们没办法听到的,嗯!那时候来到新环境,做什么都是怯生生的,害怕工作做不好,害怕和同事相处不好,害怕大家看不起我。法玲姐说,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中院是个大家庭。我心里嗤之以鼻——太笨了。
  很幸运地,我分在了民二庭。刚开始我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短途中转站,不想认识人,懒得打招呼,旧单位只有10个人不到,中院有 400多人,太大了,大得我安心地隐匿着自己,沉沉默默地也没关系。于是秋莲会说,你看阿朗,刚来的时候装得多老实,结果居然是这种人……其实刚开始那个只是胆小的我,不想在这里投注太多的感情,害怕终会有天到来的别离。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司法考试落败等等,我便扎根了整整一年——别笑,这可是我目前为止最长的工作了好吧。
  
  很幸运地遇到了小敏这个天然呆师姐。小敏绝对是个天然呆,例如说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还没知道警车的后箱怎么开,例如说有次去办事两个人身上一块钱都没带,例如说居然这人居然买17寸的笔记本电脑——这还能叫笔记本嘛!!不过好歹是我师姐,工作能力还是蛮强的,主要体现在泡到了一个律师男朋友。总之,反正,我的一身好本领就从她那里学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两分钟就跑过去问小敏,也亏得她这天然呆的性格,居然没对我不耐烦……那啥,小敏,虽然我经常损你小腿和大腰,但我心里真的非常感谢你!
  
  与小敏相对的是阿业,小敏是天然呆,阿业是自来熟。这个人经常恬不知耻地自己走过来,和你熟得很的模样,毫不客气,吃你零食,勾肩搭背,完全不考虑别人感受——妹的,你可是个189的高人好吧!这个人看似毫无机心,实则真没机心,你要拿个电子产品走去他身边,他马上就热情地跟你走了,不给他跟还不得,天啊!他能平安长大没被拐掉真是上天保佑!
  
  很幸运地认识了良哥,良哥明显五行缺良心,所以才会改名叫应良。不过无良的人向来和我比较投机,简单来说蛇鼠一窝。良哥是我认识中院的窗口呢,因为我本身不住宿,又坚守不早到不迟退的好准则,基本上认识不了什么人。还好良哥住宿,于是通过良哥认识了一堆无良的人,在中院的日子才不那么寂寞。良哥也是很好性格,经常被我催快吃饭,经常被我带着满中院去看漂亮的女孩子都毫无怨言。身材姣好,面容清秀,清香扑面,令人垂涎欲滴。有意者欢迎联系12楼相关办公室,或致电13XXXXXXXXX,男女均可,勿失良机。不过,良哥你TMD快努力考过司法考试出来做律师撒!还有,看女孩子的眼光也给我改善撒!!!
  
  下面该写到湘洁和颖霞了吧,预感再没写到她们就要发飙的了╮(╯_╰)╭。嗯,话说我们庭的人会号称两小张,感觉就是我诱拐了两小妹妹然后周围跑什么的…… 冤枉啊……她们单纯的外表明显就是恶狠狠的人性,主要证据就是我来到中院一年居然没肥过,同志们,这是活生生的剥削导致的罪恶!这个恶毒的阶级仇恨是我第一次去旅游开始的,那时候不认识什么人,然后张小一和阿业比较熟,于是就认识了她。再后来张小一认识了张小二,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这个过程简单易懂又莫名其妙,反正投缘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走在街头,喝了一口阳光,抬起头见到个有点面熟的人,说了句“hi,咁啱啊”,于是就成了朋友了。两人时常后悔交友不慎,没事,我走了撒,祸害了你们一年,谢谢……
  
  当然还有阿欣,阿欣身为行政庭的庭花,作风非常不正派,时不时流露出流氓嘴脸调戏我和良哥,对此我们发表强烈谴责。老实说我都忘了怎么认识她,似乎第一次接风宴的时候和她坐一桌,然后很有大姐大的气派,把我整顿饭压得抬不起头来。不过豪爽型的女孩子总是很适合当朋友,尤其是欣姐作为一代咪霸,没有嫌弃我的破鸭子嗓,经常被我毁歌依然没拒绝我合唱让我倍感感动,为了报答她我也常常以身试法,不不,是以身相许让她尽情调戏一番。她也要走了,她挥一挥衣袖,留下了伤心的良哥。
  
  想想原来我真的认识了好多人。。。于是这样的离别就显得难过了。。。第一天进来见到了法玲,倘大一个小美女现在去了当主播,后来见到了秋莲,我大声又有点害怕地喊“莲姐”,见到了谢庭,很和善的邻居模样,有一个月只到手了600块工资,和小龙骂了半天党和政府,遇到阿业就会忍不住搞一阵基,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
  
  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多不符合我的形象啊……我这人就是没心没肺,豪情万丈,不诉离殇才对……但真的要分别了,不是电梯里你在10层我在12层,不是跨出电梯你转左边我转右边,不是你来我办公室我把你轰出去。是我们聚少离多,是我们无法在xx通上聊八卦,是我们不能在吃完饭的中午,满大院的追着漂亮的女孩子跑……
  
  我会记得超哥和辉哥听到好吃的就狂奔去找秋莲,我会记得和顺怡互相就对方体格损来损去,我会记得我硬逼着卓仪喊师兄,和利清称兄道妹,在不同的楼层对我有着各种奇怪的称呼,我会记得,刚进来那天,法玲姐是认真地告诉我:“中院是个大家庭!”

一位妻子眼中的法官丈夫

  记者 张景义 张慧鹏 林晔晗
  
  
  
  1月13日,就在记者采访刘晓宇的前几天,他的爱人周园还跟他吵了一架。
  
  那天刘晓宇答应正在休产假的妻子,跟单位请半天假,陪妻子去医院,为出生才4个月的宝宝做健康检查。但最后周园又被放了“鸽子”。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刘晓宇没法请假。电话中,周园发火了:“别人都能请假,怎么就你没法请假?在你心中难道工作真的只能排在第一位?就不能排在第二位?因为工作,你承诺我的事没有兑现这都几次了?”说着说着,周园哭了。
  
  周园和刘晓宇是大学同学,两人的爱情火花点燃在毕业前。那时的刘晓宇在周园的心目中真诚、有上进心、有激情,也有幽默感,同时刘晓宇还是体贴而又浪漫的人,会时常给周园买点小礼物,给周园一些小惊喜。
  
  2003年毕业后,刘晓宇被分配到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周园则被分配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2008年,两人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
  
  来法院后,刘晓宇将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多年的忘我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因为成绩突出,他多次受到东莞市两级法院嘉奖,先后被评为“办案能手”、“调解能手”。2010年,他一个人审结民商事案件792件。2010年9月,经过竞争上岗,刘晓宇被调任至执行局担任副局长,短短3个月时间,他执结案件326件,结案率达到97.4%。
  
  东莞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案件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状态。这期间,刘晓宇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上班期间争分夺秒“跑步办案”,全力提高工作效率,下班后时常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为了保证审判任务顺利完成,他没休过一次年假,并主动放弃了婚假。
  
  周园不理解刘晓宇怎么就那么忙。她用了4个字进行概括:没日没夜。在这种情况下,周园想让刘晓宇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简直就是缘木求鱼,“合格就不错了,不敢再奢望其他。”周园说。
  
  慢慢地,周园开始迁就刘晓宇。广州距东莞1个多小时车程,到了节假日,每次都是周园来看望刘晓宇,连怀孕期间也不例外。就在这不多的相聚的日子里,都以刘晓宇加班开始,直到加班结束。周园适应了刘晓宇的加班,后来,她干脆也把自己没完成的工作从广州带到东莞,跟自己的丈夫一起加班。“没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他在一起。”周园很无奈。这次休产假也一样,周园知道刘晓宇不可能陪着她,所以她只能从广州来到东莞。
  
  即使这样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周园也感到跟刘晓宇没见过几面:“周一到周五你想跟他一起吃晚饭几乎就是梦想。宝宝4个月大了,他也就是早晨在孩子醒的时候逗逗她,晚上就不行了,往往他回到家,宝宝早就睡了。过了挺长一段时间,他才会发现宝宝长个了。”
  
  周园告诉记者:“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希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宝宝成长。我看过育婴方面的书,上面说在宝宝3岁前,父母应该多跟宝宝在一起,这样对宝宝的人格发展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他也想努力做个好爸爸,但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为检察院公诉科的主诉官,周园的工作也很忙。“我忙他比我更忙。我在想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俩都喜欢自己的事业,他不愿意离开东莞,我也不愿意离开广州。但看来只有我来作出牺牲了。将来只能把孩子放在东莞,我天天来回跑吧,他是指望不上了。”周园的语气既隐忍又无奈。
  
  但周园对刘晓宇更多的是心疼。“我感觉他身体也没原先好了,虚胖,而且好像越忙越胖。老是带着黑眼圈上班,眼袋越来越大,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你说这是不是在透支未来?”周园说到最后反问记者。
  
  周园说她不喜欢丈夫成为典型,这样他的压力会更大。周园担心,丈夫以后陪自己和家人的时间会更少。“不过反正就这样了,我想跟他一直走下去,坚持吧。”说到这里,周园眼圈红了。
  
  就在旁边,记者看到刘晓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牌子,他自己在小牌子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不抛弃,不放弃。

检察院的公诉科,法院的民庭
法律界的民工,不是白叫的

第一份工作完结

市律师协会,名头很大的单位
我在这里工作了约莫半年,经历了不多不少的事情
既在这里接触了社会,也在这里向社会沦陷
进去的时候是以一个临时工的身份,走的时候也是以一个临时工的身份
还好没出什么责任事故,不然我有机会能看到“该临时工已被单位解雇”之类的处理结果

律协其实就是一个行业协会,虽然名称挺好,还带一点官方性质,但仍然是一个协会
和消费者协会,妇联之类的组织没什么区别
带一点官方性质,是因为它是管律师的
律师管理这个工作一开始是司法局做的
后来模仿西方搞什么各行业自治,于是多了个协会
但是政府同学对律师同学不管一下又不放心
你知道,懂得自己权利,知道维权的人都是社会的不安稳分子
于是这个中西结合的怪胎就这样产生

接受司法局领导……同时又坚持律师自治的“双结合”管理,律师协会
这个事情实在无比搞笑……


里面的工作其实并不繁忙,很多时候可以说是自己没事找事
其中干得最多的是开会,每年律师给的会费,一大半用于会费 继续阅读第一份工作完结

提拔你妹

pics_paulhust_1243298903 09.12.21  会议记录
天气:晴,地点:八楼会议室,主持:胡秘
……(前略)
新同事都到齐了,
胡秘说,律协人员流动太多,不好
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做吧
为了保持人员稳定性,会新增两个副秘书长,如果可能还会增加一些部门
年轻人多做几年,做不到副秘书长也能做到部门主任
到时工资就不是2000多了,会是4000多5000多了
譬如说小杨同志,这一年工作做得好,下一年我向理事会提议你做副秘书长也好说嘛

好大一个馅饼

12.25  日记
圣诞节
今天中午,党委的人和蔡秘谈话
蔡秘下午就没再出现
说是不做了,党委不再要他了

副秘书长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党委说要就要,党委说不要,劳动合同也就算个屁

12.28  会议记录
天气:晴,地点:八楼会议室,主持:胡秘
胡秘今天不再提“人员稳定性”,“新增两个副秘书长”,“增设部门”……
会后轻微带过,你们要快点考车牌啊……
想来,对于他来说,蔡秘的重要性还是体现在开车上

对于共事两三年的同事都没有帮忙说话
还提拔新人呢……
提拔你妹!

最黑暗的时候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时候

每天都在深深的绝望中度过,
每天早上起来总感觉很多事情没有做
但是又太多事情做不了

想努力,没有方向
想发泄,没有出口
对自己充满怀疑,对世界充满恨意
我恨我姑姐,每次见面就知道叫我考研,考研考研,再考研考去广外的法学系么?
我恨我爷爷,找到工作没找到工作没,你就连一个律助的位都不给我
我恨我爸爸,自己的儿子什么工作都没有,你就去热心别人的事业,还要我三天两头问候那些人
我最恨我自己,一切光阴在我手上浪费,一切行为我要自己负责
……
一度,我怀疑自己,不再去看招聘
一度,我怀疑社会,对所有关心不闻不睬,所有电话借机拒绝
一度,我怀疑世界,甚至不断出现“死去吧”的念头
……
我看书时哭过,看视频时哭过,洗澡时哭过,睡觉时哭过
我异常无助,我恨意难平,我的世界已经扭曲
我发誓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不要姓钟,报复这个家族
我发誓我要对自己绝对的好,绝不再为了任何伦理道德亏待自己


后来,我有工作了
后来,我以为之前一切的判断都是错的

但是后来,还是这样的
当看到爷爷感到丢脸而不理我,我就明白了

一个男人的一切,就是他的事业决定的
事业如果可以影响到一份亲情的表达
那这份亲情只是可笑的

最黑暗的时候或许过去了
但是黎明到照耀……黑暗远没有结束

每天看一次

一つ 人より働いて (第一 人都得工作比別人更努力工作 )
二つ 不満は口にせず (第二 不要抱怨 )
三つ 未来と (第三 都为了将来)
四つ 世のため ( 第四 为了这个世界)
五つ いつまでも (第五 永远都如此 )
今日も働き働き働く 力の限り (今天也是工作工作 还是工作 尽全力去做)
荒波超えて 山越えて ゆくぞ!働きマン (勇渡波涛 翻山越岭 冲吧!工作狂)

六つ 無理とは知りつつも (第六 明知很勉强还是得工作)
七つ 泣いてはいられない (第七 光会哭沒有用)
八つ やる気と (第八 要有干劲)
九つ 根性で ( 第九 有毅力)
十とお やり遂げた (能到第十 就差不多上轨道了)
今日も働き働き働く 明日のために (今天也是工作工作 還是工作 都是为了明天)
茨の道もなんのその 進め!働きマン ( 即使未來布满荆棘 也不过如此 前进吧!工作狂)

失语

太久没写闲弈,如失语一般,到现在想写一下,又觉得无从下笔
我觉得大四可以叫做失语期,大家的目标都简单直接——毕业,失业,就业
这些那些,随便上哪一个大四学生的blog都能看到诸如此类的
要是我有点特别,那就是我还没过六级

身边的人都开始了,投简历,网申
有人好奇我为什么连网申都不去试下,
这不是因为我已经有了打算,也不是因为我有背景儿
而是因为我知道网申那套系统的运作,没过六级大多数就一刀切走了
让你选个四级选项,只是给你个假想的安慰,噢,好像还有希望,这样

每天听听音乐,复习公务员,向着一个比一个遥远的目标爬去
觉得自己越来越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