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

原标题: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国进民退

  今上上台后感觉舆论风口收紧,小粉红也自带多了很多。以前我还会自带干粮在某些领域说说话,现在基本没必要了。这种形态在废除任期后达到了顶峰。

  看新闻倒是总能看到不错的形势,执行难解决了,某某贪官下马了,民愤极大的某些人和事被处理了。

  事实真的是这样么?

继续阅读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

写于法院论坛的临别感言

1311866164_3294767b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转图卦。也是我离开法院系统的日子。
很感谢来到法院的一年,很感谢在这里有清远论坛这个平台。
大概我走了管理员会舒一口气——这娃终于走了,管理压力也少很多了——
也很感谢管理员一直没有把我的帖和谐掉。

我也是法院中普通的一员。
来到这里,拿着千把块的工资,大法院的小书记员,
养家糊口离我很远,司法正义就……别说笑了……

我和朋友说过,我的梦想不过是个普通人,
油不是地沟的,食物没有毒的,药是能治病的,
房子是能买得起的,发表言论是享有自由的。

是的,普通人。这样的普通人在这里,却成了特权阶层。

我转这么多帖,并不因为我反动,是因我对这片土地的人民爱得深沉!

生活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喜有悲,
有着和自己傻逼过的兄弟,有着等到我们回家会一脸喜悦的父母,有着看过人生风景的伴侣,
有些人还有了家庭,有了一双双小眼睛,
他们会叫你爸爸,他们觉得你无所不能,觉得有你在整个世界都是安全的。
假如有一天,这些人要来看你,
他们买了礼物,满心欢喜以为再过几个小时,
就可以看到自己的兄弟、孩子、父母,
而他们坐的列车是D3115。

你。怎。么。办?

和你傻逼的兄弟只剩遗照上的傻笑了,他们居然只搜救不到12小时?
你一生最爱的女人半边头找不到了,他们居然要毁灭车厢?
你父母看不到你,听不到你,不能摸着你的头喊你孩子了,他们竟然在半夜趁机公开他们的三公消费?
这一切一切,竟然没人主持公道?!

你。怎。么。办?

事件发生后我是愤怒的,愤怒他们的无耻。
但责骂无法宣泄心里另一种情感,那是愧疚。

我们应该为自己的麻木而羞耻!某些机构是被我们惯出来的。
如果我们在铁路事故的初期就让铁道部交代个明白,也许就不会出更大的事故!
逝去的生命让我们羞耻:我们没有因为他们小的错误而愤怒,就不得不因为他们大的犯罪而悲伤!
也许连悲伤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我们当时也在那辆列车上的话!
                            ——唐昊

我们终会有儿女,会有一双小手握着我们,认为我们能给予他/她,安全、温暖和爱。

我们每个成年人都有义务实现这份信任,这是我们成年人在社会的责任,也是我们对每份信任的承诺。这便是我所有转帖希望向大家传达的信念。

……我相信,尽管我们有种种不完美之处,
但我们充满了正值和善良,分离我们的势力远不如团结我们的力量强大。

这就是我相信的道理,其部分原因是,
一个像克里斯蒂娜·泰勒·格林(死于图森市枪击案)这样的孩子相信这点。

请设想,想象一下这里有一位年轻的女孩刚刚开始了解我们的民主,
刚刚开始理解公民的义务,刚刚开始憧憬有朝一日她也能为建设自己国家的未来贡献力量。
她被选入学生会。她认为公共服务令人激动又充满希望。
她正要去会见代表选区的国会女议员,一个她认为重要的好人,可以做为好榜样。
她通过一双儿童的眼睛看着这一切,没有被蒙上我们成人经常视为理所当然的愤世嫉俗或刻薄。

我希望能不辜负她的期望。
我希望我们的民主如克里斯蒂娜想象的一样好。
我希望美国如她想象的一样好。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尽其所能,确保这个国家能够不辜负我们孩子们的期望。

          ——奥巴马在亚利桑那州图森市枪击案受害者悼念仪式上的讲话

我希望中国如小伊伊想象的一样好。
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尽其所能,确保这个国家能够不辜负我们孩子们的期望!

[日常]仇恨滋生仇恨

很多时候我们不明白,为什么要对少数民族如此宽容,
即使在面对犯罪,也能给他们一面免死金牌
但看回现在的局势,似乎也不难理解
他们的宗教领袖,我们的政治敌人都在盯着这容易出事的一块
韶关事件,一个广东省里一个市的冲突,居然给煽动出一个省的暴乱

给少数民族优惠政策是必要的,
西藏地区的人民,长在高原,出生就大脑缺氧,无论我们怎么说我们是相同的
客观上长在这个地区的人民大脑发育就不如平原地区
再比如杂居的民族,周围都是和自己迴异的信仰,文化,语言,
沟通困难不说,生存的各行业也几乎是汉人占据
民族隔阂深,而人也是着眼于坏处的动物
我们提起少数民族第一印象是他们的小偷恶霸
他们提起汉族,又何尝不是我们的地痞无赖?

以前看高达,就是地球军和殖民军打来打去的傻动画
仇恨通常都是这样挑起的
找一些小事件,让一方捣乱一番,
更狠一点,让自己的军人去杀自己的平民,嫁祸给对方
事件中流血的人自然恨意难平,让他们报复一番,更多的血流出来了
更多的仇恨也就滋生了
一次又一次的冲突升级,除了最终带来战争,从来带不来和平
报复是发泄恨意的好手段,100多条人命带来的恨不小心防范必定有更多的仇恨被激发
而最后躲在后面笑的,只有挑起纷争的人

但我们没办法,如果死的是我们的父母兄弟,没人能阻止自己内心的疯狂
这时公权力就显得尤其重要
怎么安抚人民,怎么平息仇恨,
用境外敌对势力,用民族团结的大旗,是盖不住他们的伤痕的,这更像是往他们的伤口上撒盐
将心比心,人道的抚恤,同悲同喜,秉公处理,才是他们需要的
因为有公权力处理了,他们的恨才能集中灌注在凶手身上,而不是另一族无辜的人民身上
这时候我们的民族政策就显得很被动
长期的偏袒让汉族不肯相信政府能秉公处理,长期的为了稳定和谐一切让大家不肯相信媒体的宣传
于是他们没办法相信自己父母兄弟儿女的仇已经得报
于是在无法寄望于公权力替天行道的时候,他们选择了私暴力来替天行道
一次一次地袒护官员导致丧失公信力,如今尝到了恶果

立一个共同的敌人来转移矛盾转移仇恨是容易也简便
但朝鲜式的手段已经落后
效果能有多少,更是难说
要长治久安,就努力建立起自己的形象
这个过程虽然漫长,但日积月累,一点点地来,也能让人民看到你的决心啊

一次可以压制住了,下一次呢?
仇恨没有释放,这个地区的人民怎么过呢?
再面对昔日共住的面孔,心里想着,他可能参加了暴动,他对我们有偏见,他恨不得杀了我
真的可以和谐共处吗?

帮助人的时候绝对不能用施舍的姿态
施恩反成恨,就是对我们民族政策很好的描述
一个偏袒的政策未必是少数民族需要的
但一个有威信的公权力,一个让无论我是维族汉族,都相信它是公正的公权力
却是中华民族希望的!

最后,截止现在老h同学还没有回音
祝福在0991地区的人民一切都安好

央视不和谐

最近几天的午间新闻
经常播奥巴马新政,8000亿救经济怎样怎样的
经常是两个党互相掐架,这个院通过了,那个院又卡着
两党还有一小撮的议员联合提出折中方案等等
好不容易,今天终于通过了

回想我们四万亿方案,大笔一挥,领导一个指示就解决了
何等大气,何等意气风发
走出我们社会主义特色道路,从不搞资本主义的伪民主

这些新闻非常非常不和谐
某些屁民硬是不解风情,看到这些不和谐的新闻,
受到资本主义自由化毒害,居然要求公开四万亿怎么用的
这实在太过分了,简直是无理取闹
难道屁民的智商能比得上我们领导,你看美国那群屁民,讨论来讨论去,一点大国风采都没有
要学会欣赏领导的豪迈,领导的英明,难道你以为那四万亿会用到你身上吗,可笑!
财政部比起央视就和谐多了,回应称不宜公布4万亿投资详情。

看,人家领导就不和屁民斤斤计较,也懒得理会那个什么公开条例的屁法律
老老实实待着吧,那四万亿是全中国的,是全党的,是全领导的
究其来说,是全中国的领导的!

心结石!

心结石!

翟明磊

毒奶粉事件之后,一直想写一个评论,可是发现自己进入失语状态,心中郁积让我说不出话来,许多公共知识分子提出了自己的批评,说得很好,也很尖锐.可是我无法克服自己悲观,真的无话可说了吗?

“我们用了太多的精力来对抗暴戾,

忘记了自身美德的建立,目光呆滞,

还有一些丧失了戒律,又干又硬……

星光呀!请快快刺破这一切在我心中形成的淤血。”

杨键《一首枯枝败叶的歌》

  
“我很难描述那种绝望,我一个三个月孩子的父亲,我竟然保护不了我的婴儿,我每天给他喂的是有毒的奶粉,你能体会我的心情吗,我绝望得想跳楼。……”一个父亲这么跟我说。

毒奶粉事件发生后,我看到的是相互指责,厂家指责奶农掺毒,奶农指责厂家不干净,政府指责厂家违规,温总理指责厂家丧失良心。海外媒体指责政府的新闻封锁。

都有道理,但 我痛心于这种相互指责。

假,这是一个假在横行的地方,善意的谎言横行,为了和谐的谎言横行,只要为了一些崇高的目的,说些谎又有什么。一位资深记者和我说起他的一位美国记者朋友惨痛的故事,这位西方记者是一个优秀的电视纪录者,拍过众多的好片子,有一天,他赶去拍一个降旗仪式,可是因为交通堵塞,他赶到时,旗已降下了,为了交差,他请士兵把旗再升起,重拍了一遍。可是主编发现他拍的场景阳光的角度与别的电视台不一样,责问他,他只有老实交待了。从此他陷入了困境,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业内对他的指责跟随着他,他成了“黑人”。中国人可能很难理解,重拍无伤大雅又没有伤害谁,又有何妨。

可是,我们不能理解道德有纯粹性,即不问目的,不说假话即不说任何假话。为何道德有纯粹性,很简单,如果看目的有选择地说假话必然会导致社会混乱。在这次毒奶粉事件中,三鹿总裁田文华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她的确做了假,但是她可能会认为虽然掺了三氯氰胺,但量不足以出现严重病症(虽有危害)。同样奶农在生存压力下,也有同样的想法。于是两方两次加入的三氯氰胺导致达到儿童致病的剂量。于是出现了大暴露的批次。

似乎“无害”的假话叠加可以导致这样的后果。所以任何宗教都认为说谎是不道德的。道德的约束完全不看标准与尺度,他只看你的内心。

我曾写过一篇《这是一个缺德的大国》,如今我不用改一个字,只需加入三鹿的例子。

做假的确成了我们社会特性。

我很敬重温家宝先生,也一直听到记者朋友提到他在历次抢险现场的真实表现,令人感动。可是,温先生在指责某些企业的良心时有没有想过政府的限价禁令的负面作用,违反市场经济的价格禁令,当然可以讨好普罗大众,赢得喝彩,但让企业在通货膨胀的环境中不能提价只有拼命降低成本,才会出现比水还便宜的奶粉。

今天我还听到了白岩松先生在侃侃而谈专供产品真的是不一样的产品吗,认为特供只是厂家借来推销的招术,我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的压力在空口说胡话,明明知道我们的老干部确是有特别的待遇,——人人平等,但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平等。

他们有没有说假话?

说出只有利于自己的真话是不是说假话?

指责别人,我们就无罪了吗?

发展是硬道理,邓小平确定了地方GDP发展数字成为地方官考核政绩的标准,在当年是一种进步,替代了阶级斗争为纲,但时到如今,唯GDP成了毒药。我的一个记者朋友采访江西一个著名的减肥茶,这个企业是县城唯一的一个赚钱大企业,政府干部子女的就业,甚至财政开支通通要这个企业想办法,这无疑增加了企业的成本,这个企业为降低成本,竟然将劣质茶,放在路边,让汽车碾压,然后扫进包装成一个个纸袋。如果不是这个资深记者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现在经营城市,政府俨然成了地方最大的公司。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当然永远不会吹响犯规的哨子。

《财经》最新的报道揭示,毒奶粉在案发前的检测是如入无人之境,一路通行。

更深的问题不能不涉及我们的政治体制。举一个例子,我住的小区是新建的楼盘,但是一年之内公共地下大水管爆裂29次,令居民心生绝望,因为松江水厂是当地垄断性的公营企业,别无二家,于是你享受了豆腐渣工程还无处发火。因为水管统统归它管,怎么捉弄你都可以。一个厂如此,一个政党又何尝不是这样,没有竞争,没有选择的政府与政党,无论它一开始的愿望如何良善,垄断之下必出恶果。一位优秀共产党员也是我的长辈与我讨论政治问题,他说我们共产党花鲜血打下的天下,好比公司是我们投资的,产权怎么可以让别人拿去,怎么可以不一党专政。他的想法可能代表了不少官员的实际心声。估且不论,这投资到底是谁投的,这鲜血这生命真的是属于一个政党吗?我知道年轻人的看法可能会不同,每一个纳税人就好比公司的股东,我们纳了税入了股,但这个公司从不开股东大会。

指望企业家的良心是可能的吗?结石宝宝的案子在各地遇到了“不受理不立案”的冷酷指令又如何解释?在这种互相指责中,我感觉不到悲痛的反思与一点纯真,只有世故与推卸责任。

时代潮流在变,我们不能再闭眼把良知推给别人,如同我们政府如果有点从奶粉事件中的震憾,温家宝说的让人民监督政府就要落实,否则妄语也是假话一类。

诚信破产是最大的破产,一个企业如此,一个民族也如此。奶粉之后,海外对中国的产品一个接一个提出质疑,你可以说是西方对华贸易战。但我们也的确有可议之处。何况三鹿奶粉是中央电视台大播特播的《中国制造》系列片的第一集呢?

我们当然不可以以偏盖全,说中国人都是没有诚信的,但是我可以诚实地说中国社会不诚信的比例与风气要比其它大部分国家要大要盛。有诚信的人遭殃,没诚信的发达,预报地震的科学家靠边站,做假的农民企业家王祥林安居国内,揭露他做假帐的MBA王惟尊却被广西公安通辑,至今流落海外。

写此文时,我刚接到消息,浙江慈溪市浒山镇体艺幼儿园(每学期学费四千元)二百多孩子长年吃只能做肥皂的棕榈油,导致全体肠淋巴结肿大。 继续阅读心结石!

连岳——我们就是体制

奶粉事件发生到现在,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在层出不穷的悲剧里,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体制的问题。
是不是体制的问题?是,这绝对是体制的问题。
从SARS到现在的毒奶,处理方法是一样的:先瞒、瞒不了骗、骗不了就承认一部分,然后撤几个官员了事,最后宣传包装成一件功劳。
如果这次毒奶粉是传染病毒,估计全球都得死伤惨重——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不是病毒呢?

是的,如果我们有言论自由,如果我们有选择及罢免政府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强大且独立的媒体,如果我们有游行示威的自由,如果我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是的,这样的体制才能保护我们。
我们有没有这样体制?没有。
所以可以很自然地说出那句话:这是体制的问题。李长江下了,不过换个张长江。什锦八宝饭馊了,不过上碗平强汤。
所以,算了吧。

可是,且慢,你忘了,我们自己就是体制的一部分。
这体制的存在,有我们的不作为。
我们得有所作为。
这作为不是鼓吹暴力,不是以暴易暴。暴力只会带来一个更坏的体制。
这作为不是希望他人去牺牲,牺牲永远只是个人选项,一个人永远没有资格去鼓动他人牺牲。
这作为是忍耐地慢慢做一件事。
让李长江辞职,这是体制进了一小步;张长江还不行,让张长江辞职,这又是体制进了一小步。他换一个,我们盯一个,最后就是质检体制的进步。
他不让我们在媒体里说,我们网络上说;他不让我们在网络上说,我们在嘴上说;我们不停地议论,嘲讽他的谎言,最后就是言论体制的进步。
那些拒不认错的企业,那些强词夺理的企业,我们记住它们的名字,永不消费它们的产品,最后就是企业文化的进步。
我们呼吁杨佳应该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审判;接下来,我们呼吁田文华或者李长江应该得到公平、公正、公开的审判,最后就是法制的进步。
并不需要牺牲,并不需要成为意见领袖,并不需要多么大的权力,只要你有选择权,你就能让体制变坏,或者变好。

我们能改良体制,我们能选择体制,我们就是体制。
到了我们多过他们的那一天,体制就变了。
“这都是体制的问题”,不要用这么重的虚拟铁锤砸掉你的自信,砸掉他人的信心。
你说“算了,没用的”,就等于投了你憎恨的体制一票。

我们享受生活,我们和美好的人呆在一起,我们保持怀疑,我们批评,我们不合作,我们能快乐地改变这个体制,我们就是体制。

如果需要一百年,我们就花一百年。如果需要一千年,我们就花一千年。

批评,勿忘检讨

文化,文明,日本,若干

按照胡紫薇的说法,中国在有价值观输出前不会成为一个大国
尽管这是她在抓奸揭发的时候的顺口胡诌,但也确有道理

最近玩《文明四》,每个文明在早期虽然各有特色,但到后期差异也不大
要征服对方,打仗是不可行的事情了——大家都有核弹
要想立足世界,成为一个强大文明的标准,是你的文化值
文化值高的国家,会冲击周边国家,从而诱使对方叛变,归于你的文明
——或许这就是核时代新战争的形式

今天,无论是仇日还是亲日,我们都不能否认,日本的文化正在冲击我们新一代
男同胞日本a片不可能没有,没有的要不生理要不心理有问题,还有日本游戏,开始征服我们
女同胞日剧,歌曲也在蔓延。
再看日语潮就知道冲击的力量有多大
歌曲,日剧,a片,都是小范围的文化冲击,毕竟要不看的人范围小,要不内容空洞
重点是,它们都没有做到上面说的,价值观输出

真正做到这点的,是动漫
男女老少,都能在这种文化形式上找到自己的乐趣,而不能否认,很多学日语的冲动是从动漫开始
对世界的看法,对男女关系的看法,对战争的态度……日本动漫开始一点点地流入我们的思维
这一代,下一代,下下一代,潜移默化,
当我们这一代,下一代成为国家的顶梁柱,他就成功地改变了这个国家——而且不用核武器
这就是价值观的输出,这就是教科书上所谓的文化侵略 继续阅读文化,文明,日本,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