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我有一个兄弟

  昨天接到一老朋友X的电话,中间她提到明年5月就要生了,我立马想起以前差点儿把她“咪咪踩爆了!”的囧事儿,当场爆笑差点儿把鼻涕都呛出来。

那时候我们刚毕业,四个同学一起租房,两房一厅,我们俩男的住房间A,另外俩女孩子住房间C。B是客厅,D是厨房,E是卫生间,F是一个封闭式阳台。 墙是我们自己刷的,图上刷的是我姓名声母。
111 8862_734375

  我那时经常捣蛋,比如大清早起来裹着毯子跑到女孩子那边,“你干嘛?”然后就像暴露狂扯开风衣一样扯开毯子,“我这t恤好看吗?”然后枕头就飞了过来。
[……]

Read more

集体运动

由于一个同学考完托福——注意,是考完,不是考过,为导火线,我们几个宿舍经过讨论发言,一致通过了去唱k的提案
费用是AA的,我们也没有欺负这位同学撒
不过宿舍内部再通过了一个秘密决议,在唱k前把这位同学k了一顿,让他满足了我们喝夜茶的高尚情操

为了追求便宜实惠,我们从广州北坐车一小时到广州南,期间大家兴趣索然跃跃欲睡
还好男人是容易刺激的动物,在酒精的熏陶下大家还是活跃得一塌糊涂
去的地方叫“歌哥”,我总觉得一群男人去这名字的地方有点别扭,尤其是一群性取向正常的男人
进去后发现气氛还是不错的,大白天也弄到漆黑一片,没什么比黑暗更能保护人的尴尬了,像我这种脸皮嫩薄的人也k上了几首,可见黑暗和酒精很好,很强大
比较糗的是喝得有点昏的时候,上厕所出来往旁边拐了一下,准备回房,走了两步发现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地下一个庞大的“woman”标示指着我走的方向,马上潇洒地一转头若无其事走人
我XXXX它喵的,哪有这么猥琐把标示贴地上的,幸好只是走了两步,再多走两步我不就英名尽丧了?!
歌哥的啤酒的确是便宜,100一打百威,不过应该是掺水的,其中还有一罐居然使用了先进的无拉环易拉罐包装,让我们莫名其妙地对着它研究了半天,在没人愿意牺牲自己牙齿的情况下,只好把它退回去
小吃是免费的,当然是带着一堆盐的代价免费,保证你吃两口得喝一口啤酒的高效率,最猥琐的是几种小吃都带蚕豆,我XX它OO,要是我漆黑之中抓错一把,那中国又少一个美男了

k歌还是挺好玩的,在加上酒精后
11个人三只mic,男生还可以在旁边玩骰子消遣一下,要是女生肯定不够用
隔壁宿舍某人平时斯斯文文,到场后居然是一个mic霸
外省的某同学居然会唱粤语歌,音调和发音很好玩
我们宿舍的某a和某c意图灌醉我,刚喝了一小口就给我倒满酒,后来因为酒水不足而不遂
某b搂着某人亲热,时不时把mic夺过来k一下
所以我说,11个人真的很好玩
最鄙视是不知道谁居然敢点了个“死了都要爱”,那群衰人居然不按快进,借着酒劲想飙上去,飙到一半大家都笑倒在地了
所以我强调,11个人真的很好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