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为食亡,人为股死

炒股巨亏 一女子跳楼身亡
挪用公款炒股赔光钱 20岁女孩服毒自杀
炒股一年亏损20万元 六旬老汉猝死某证券交易厅
视频:大学教师炒股失败 不堪经济重负跳楼身亡

证监会副主席范福春:股市不是什么人都能炒的尤其是中国股市

珍惜生命,远离股市[……]

Read more

官员醉死娱乐城荣立三等功,众网友写悼文纪念

3月10日,郭世忠去世后第13天,一切都很平静。46岁的他生前是信阳市新县人口计生委的一把手:总支书记、主任。
  
    郭世忠的去世在新县乃至信阳市人口计生部门影响很大:2月27日凌晨去世,2月28[……]

Read more

欢乐今宵 虚无 飘渺

     沈殿霞(1947年生于中国上海),出生名门,后到香港发展。香港著名演员、主持人。因身形异常丰满、在人前乐观爱笑而被人昵称为“肥肥”、“开心果”,其外形还以发型历年不变,常戴一副尖稍向上的黑框眼镜而闻名。生于上海,1958年赴香港。1960年作为童星出演《一树桃花千朵红》而成名。之后演出无数影片,虽然多为配角,但其喜剧表演家喻户晓,成为票房的保怔。她还曾和罗文组成“情侣合唱团”,与汪明荃张德兰和王爱明组成优质女声团“四朵金花”。又曾到新加坡拍电视剧,一样大受欢迎。在70年代曾与陈自强陈皓邓光荣秦祥林谢贤等组成一队叫「银色鼠队」的组合, 红遍港台。肥肥自13岁开始银幕生涯,出道40余年,拍摄影视剧近百部,主持香港王牌综艺节目《欢乐今宵》长达20年之久,是香港第一金牌女司仪。其亲切、可爱、豁达、善良、幽默的形象赢得“香港开心果”的美誉,并被选为香港“国际儿童大使”。但更深入民心的还是她的司仪风格,谐趣轻松,自成一格,使她成为无线长寿综艺节目《欢乐今宵》的台柱。
     肥肥的前夫为郑少秋,两人育有一女郑欣宜,由肥肥抚养。
     2006年10月以来因胆管发炎入院治疗,几度传出病危消息,引起全民关注。就是这个可爱的肥肥,近来健康状况一直不好,频繁地出入医院检查治疗,甚至有媒体传出病情严重的消息,各种报道可说是铺天盖地,在狗仔想方设法围追堵截猎取最新消息的同时,各方人士也对肥肥的健康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众多好友也纷纷以各种方式探望,善良的人们都希望她能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令人惋惜和痛心的是,肥姐的前夫郑少秋始终未在肥肥病重时,给予一点关心和问候。有媒体报道郑少秋绝非绝情忘义,而是其现任妻子官晶华从中阻挠。据说记者在郑少秋妻子官晶华面前问及肥姐近况时,她还当场怒吼“她有什么事,不关我们的事”,代郑少秋与肥姐划清界限。我不知道官晶华何出此言,但是熟悉他们的人都知道,郑少秋和沈殿霞刚刚相识相恋时,郑少秋的事业发展并不顺畅,是沈殿霞依靠自己在影视圈的广泛关系,毅然四处推荐他参加影视剧的拍摄,正是因为这样的帮助,郑少秋才能够风生水起,在娱乐圈确立了自己的地位。其后,在沈殿霞怀孕期间,不管肥肥被官晶华设计横刀夺爱,还是郑少秋移情失足背弃肥肥,两个人最终劳燕分飞。然而,即使如此,两人始终都还是好朋友。也许郑少秋是因处理好前妻与现在的家庭的关系而头痛,也许是郑少秋因现任妻子的“管教”而难以成行,也许这其中还有其它方面不为人所知的原因,然而,不管怎么样,这事虽可理解,但还是让人听起来别扭,看起来寒心。[……]

Read more

原来人,真的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2007-11-08 | 竟把无耻当艺术 杨伟光放胆裸奔

今天是记者节,转摘这则历史秘闻以纪念这个所谓”节日”

杨伟光:我为什么枪毙克拉玛依大火的报道

     记者:您当台长的时候有没有因为来自公关的压力,把某个节目毙了?

  杨伟光:我不是没有枪毙过节目,我枪毙过。一个时期,有一个“度”的把握问题,不然为什么要审查?最典型的一次,克拉玛依大火死了一些小孩,我看完这个节目,节目做得很好,也很感人,但我说克拉玛依的群众情绪躁动得很厉害,我说这个节目播了以后,是会对当地群众情绪的一种平息,还是火上浇油?如果火上浇油的话,就不能播,如果能平息他们的情绪,不会闹事那就可以。问题是那边已经白热化了,你现在播了这个,会使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亲友愤怒起来以后,向领导施加压力。结果那记者哭着抬不起头。三天以后,XX部发出正式通知,克拉玛依有关报道不要再报,局势很不稳定。大家说杨台把节目压了是对的。

  记者:您一直所说的新闻上的“度”有什么标准么?

  杨伟光:这个“度”很难用尺子,要完全根据当时的政治气侯,观众的思想状况,和这个问题应该谈到什么程度来决定的。“度”,是一个很高的领导艺术,也是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关键。政治上的把握就是这样。很多人这么小的事情一下子做砸了,是不注意“度”的把握,太兴奋了把事情做坏了,太担心了也把事情做坏了,心态非常正常就把事情做好了。

来源:南方周末

历史惨剧简述:

   1994年12月8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友谊馆内,有7所中学、8所小学的学生和教师,正在向自治区教委的领导作汇报演出,参加人数共796人。演出开始后,舞台上方的7号光柱灯突然烤燃了附近的纱幕,接着引燃了大幕。顷刻间,电线短路,灯光熄灭,剧场里一片黑暗。谁也没有料想到火灾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浓烟中,教师们嘶哑地叫喊着,组织学生们逃生。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馆内的8个安全门,只有1个门是开着的。

   恶果:烈火、浓烟、毒气以及你踩我挤、东撞西碰,很快地夺去了325个宝贵的生命,其中,中、小学生有288人。

   在杨伟光的正确的大嘴下,288个孩子的生命,被简化成几个孩子…

央视前掌舵手杨伟光:我曾毙过克拉玛依大火节目

背景资料记载:

悲忆克拉玛依火灾——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