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简单的失恋故事

故事的起源要从一个小女孩身上说起。

​​她的小时候有着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她有时是个乖孩子,有时是个小魔女,无论她高兴地在云端歌唱,还是气呼呼地打滚撒泼,父母总是不吝啬地把爱给她。
女孩子嘛,就该被捧在手心爱护。

她以为无论怎么样的她,大家都会宠爱,世界本该就是这样的。[……]

Read more

光棍节

曾经有段时间我特别怀念光棍的时光
怀念到我每天都要念叨几遍,快点让我单身吧,这样
感谢上帝,这段时光终于过去,人民终于赢得自由,
为此我还暗下决心,大学四年绝不再主动泡妞
当然……
这不妨碍我引诱妞泡我……

光棍的日子多么可爱,自由,顺心,无所顾忌,好吃好睡
但是再怎么数,好处也就只有这么几个了
两个人的日子却是带着未知和激情
最后我又回去了
我想:围城里想出来,围城外想进去,人都是这样

后来我发现,其实不是
一切痛苦的源头在于双方之一太懒[……]

Read more

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