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的完胜!超电磁炮的完结!

这部动画的全称是“某科学的超电磁炮”,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异常地
以为是11区人民弄出来的某恶搞动画,好奇进去打算转换转换心情
没想到居然不是恶搞片……更没想到心情居然也变好了……
好吧,放个正[……]

Read more

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Read more

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