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院拾记

1311980195_2108f3cc   上年六月我踏入了中院,由迅桦哥和法玲姐做引导,当时因为太过紧张我还喊了迅桦姐和法玲哥。不过我坚信我的小嗓门他们没办法听到的,嗯!那时候来到新环境,做什么都是怯生生的,害怕工作做不好,害怕和同事相处不好,害怕大家看不起我。法玲姐说,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中院是个大家庭。我心里嗤之以鼻——太笨了。
  很幸运地,我分在了民二庭。刚开始我只是把这里当成一个短途中转站,不想认识人,懒得打招呼,旧单位只有10个人不到,中院有 400多人,太大了,大得我安心地隐匿着自己,沉沉默默地也没关系。于是秋莲会说,你看阿朗,刚来的时候装得多老实,结果居然是这种人……其实刚开始那个只是胆小的我,不想在这里投注太多的感情,害怕终会有天到来的别离。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司法考试落败等等,我便扎根了整整一年——别笑,这可是我目前为止最长的工作了好吧。
  
  很幸运地遇到了小敏这个天然呆师姐。小敏绝对是个天然呆,例如说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还没知道警车的后箱怎么开,例如说有次去办事两个人身上一块钱都没带,例如说居然这人居然买17寸的笔记本电脑——这还能叫笔记本嘛!!不过好歹是我师姐,工作能力还是蛮强的,主要体现在泡到了一个律师男朋友。总之,反正,我的一身好本领就从她那里学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两分钟就跑过去问小敏,也亏得她这天然呆的性格,居然没对我不耐烦……那啥,小敏,虽然我经常损你小腿和大腰,但我心里真的非常感谢你!
  
  与小敏相对的是阿业,小敏是天然呆,阿业是自来熟。这个人经常恬不知耻地自己走过来,和你熟得很的模样,毫不客气,吃你零食,勾肩搭背,完全不考虑别人感受——妹的,你可是个189的高人好吧!这个人看似毫无机心,实则真没机心,你要拿个电子产品走去他身边,他马上就热情地跟你走了,不给他跟还不得,天啊!他能平安长大没被拐掉真是上天保佑!
  
  很幸运地认识了良哥,良哥明显五行缺良心,所以才会改名叫应良。不过无良的人向来和我比较投机,简单来说蛇鼠一窝。良哥是我认识中院的窗口呢,因为我本身不住宿,又坚守不早到不迟退的好准则,基本上认识不了什么人。还好良哥住宿,于是通过良哥认识了一堆无良的人,在中院的日子才不那么寂寞。良哥也是很好性格,经常被我催快吃饭,经常被我带着满中院去看漂亮的女孩子都毫无怨言。身材姣好,面容清秀,清香扑面,令人垂涎欲滴。有意者欢迎联系12楼相关办公室,或致电13XXXXXXXXX,男女均可,勿失良机。不过,良哥你TMD快努力考过司法考试出来做律师撒!还有,看女孩子的眼光也给我改善撒!!!
  
  下面该写到湘洁和颖霞了吧,预感再没写到她们就要发飙的了╮(╯_╰)╭。嗯,话说我们庭的人会号称两小张,感觉就是我诱拐了两小妹妹然后周围跑什么的…… 冤枉啊……她们单纯的外表明显就是恶狠狠的人性,主要证据就是我来到中院一年居然没肥过,同志们,这是活生生的剥削导致的罪恶!这个恶毒的阶级仇恨是我第一次去旅游开始的,那时候不认识什么人,然后张小一和阿业比较熟,于是就认识了她。再后来张小一认识了张小二,于是我们就成了朋友……这个过程简单易懂又莫名其妙,反正投缘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走在街头,喝了一口阳光,抬起头见到个有点面熟的人,说了句“hi,咁啱啊”,于是就成了朋友了。两人时常后悔交友不慎,没事,我走了撒,祸害了你们一年,谢谢……
  
  当然还有阿欣,阿欣身为行政庭的庭花,作风非常不正派,时不时流露出流氓嘴脸调戏我和良哥,对此我们发表强烈谴责。老实说我都忘了怎么认识她,似乎第一次接风宴的时候和她坐一桌,然后很有大姐大的气派,把我整顿饭压得抬不起头来。不过豪爽型的女孩子总是很适合当朋友,尤其是欣姐作为一代咪霸,没有嫌弃我的破鸭子嗓,经常被我毁歌依然没拒绝我合唱让我倍感感动,为了报答她我也常常以身试法,不不,是以身相许让她尽情调戏一番。她也要走了,她挥一挥衣袖,留下了伤心的良哥。
  
  想想原来我真的认识了好多人。。。于是这样的离别就显得难过了。。。第一天进来见到了法玲,倘大一个小美女现在去了当主播,后来见到了秋莲,我大声又有点害怕地喊“莲姐”,见到了谢庭,很和善的邻居模样,有一个月只到手了600块工资,和小龙骂了半天党和政府,遇到阿业就会忍不住搞一阵基,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
  
  然后依依不舍地分离……多不符合我的形象啊……我这人就是没心没肺,豪情万丈,不诉离殇才对……但真的要分别了,不是电梯里你在10层我在12层,不是跨出电梯你转左边我转右边,不是你来我办公室我把你轰出去。是我们聚少离多,是我们无法在xx通上聊八卦,是我们不能在吃完饭的中午,满大院的追着漂亮的女孩子跑……
  
  我会记得超哥和辉哥听到好吃的就狂奔去找秋莲,我会记得和顺怡互相就对方体格损来损去,我会记得我硬逼着卓仪喊师兄,和利清称兄道妹,在不同的楼层对我有着各种奇怪的称呼,我会记得,刚进来那天,法玲姐是认真地告诉我:“中院是个大家庭!”

傲娇的完胜!超电磁炮的完结!

这部动画的全称是“某科学的超电磁炮”,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异常地
以为是11区人民弄出来的某恶搞动画,好奇进去打算转换转换心情
没想到居然不是恶搞片……更没想到心情居然也变好了……
好吧,放个正片介绍再说

  故事发生在面积占据东京都的三分之一,居住着230万名人口,
其中八成人口是学生的巨大都市“学园都市”。学园都市和外部隔离,研究最尖端科技。
所有学生都接受超能力开发,并大都借由药物、催眠术与通电刺激等方式取得超能力。
有各种类型不同能力,以范围和威力分为无能力者(LV0)、低能力者(LV1)、异能力者(LV2)、
强能力者(LV3)、大能力者(LV4)、超能力者(LV5)、绝对能力者(LV6,
实际只是理论上存在进化为LV6的可能,并没有哪一个角色成功进化为LV6。……
……本作,不但通过美琴的视角来描绘学园城市的平常而不平凡的日常生活,
也叙述了学园城市秘密进行地有非人道性质的实验。

“电磁炮”是本篇主角的美琴的能力,“科学”是指科学阵营
这个囧名居然不是告诉你如何用科学制作电磁炮……( ̄▽ ̄)~*

介绍了这么多我并不是想推广这部动画
写下这些只是为了纪念某些东西
这部动画是我看的集数最短,看哭最多次的动画,没有之一
这部动画是我最黑暗的时候让我不至于陷入绝望的动画
泪子那一段,让我想到当时的自己

“我讨厌什么力量都没有的自己”
“但是,无论如何都抛弃不了那份憧憬”
“无能力者是缺陷品吗”
“这份期待,也有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

我们也有努力
我们也渴望自己变强
我们也背负着家人的期待
每当面对这份期待
我们也会痛苦……

这时候能让我找到一份坚强,那一刻的感动,无以复加
感谢超电磁炮!感谢炮姐打出的希望之光!

一个名字都没有

四川大地震

以色列国会在1953年通过纪念法令,在耶路撒冷设立了以色列犹太大屠杀纪念馆,纪念馆其中一项活动,就是收集二战大屠杀中受害者的名字,里面约有300万个名字,并尽量给名字配上照片,让大家意识到,曾经有300万个鲜活的生命死于非人道的屠杀。

日本广岛和平公园原子弹死难者纪念墙上,刻着20多万个死难者的名字,是民众会认为是政府害死了他们,还是会认为自己的国家是受害者,我不知道,但这些平民,他们死了,起码还是有名字的。

而2009年3月28日,曾深入地震灾区数十次参与救援的资深志愿者、成都作家谭作人,被拘捕,罪名是”覆国权罪“。此前的一个月,他在网络上发起收集遇难学生真实数据的倡议,希望网民志愿者”以自组织的方式”,”开展公民独立调查,确认每一个斑级,每一所学校、每一个乡镇、每一个县市、每一个地区遇难学生的真实数据,建立《5.12学生档案》的资料库及数据库”。

去年十二月十五日开始,艾未未和自发加入的志愿者团队展开了”5*12汶川地震死亡学生”的调查统计,希望得到一个”有名有姓”的遇难者名单。零九年三月十二日起,他在博客上陆续贴出一百四十多篇调查记录。这其中,包括通过网络统计已有资讯、电话查询政府部门,以及志愿者实地考察三种方式,得到的4383名遇难学生的详细名单(截至2009年4月6日),包括姓名、学校、班级、年龄、家长姓名、联络方式。艾未未说:”准确率大约是95%”。
但是位于新浪的博客帖子却不断被删除,每次删除,艾未未写上一句:”是谁这么缺德呢?”重新又贴上,附带删除记录。贴了再删,删了再贴。

一年前这个日子,我悲伤,一年后这个日子我觉得更悲伤了……

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继续阅读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回忆的物品

搬家,捡出物品若干:

避孕药
买来研究用……没用过,大浪费

破眼镜一副
见证我邪恶而强大的巅峰岁月

信若干
见证我纯情的文学少年时代

贴纸相,一堆
旧时的朋友啊,你们可好……

钱包一个
我居然没扔……

通通一塞,回忆和岁月都成了红色的塑胶袋

最多的回忆,是这个十多年的旧房子,
再见,亲爱的房子
再见,亲爱的小床

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继续阅读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