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论文]意在情深

期末又到了,又是拼命写论文的时候了……
嗯,放在这里收藏一下,大家见到有抄袭痕迹不要说出来……
嗯嗯……

意在情深

  中国古诗词文化博大精深,经典的诗作如浩瀚星海,但纵有千语万言,曲折委婉兜兜转转终是离不了个“情”字。好的文学作品能使人产生共鸣,同样,好的诗词能把情写入人心。读一首好词,就如淡水中投入一颗石子,使人感怀良久。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曹孟德,在他年轻时曾设五色大棒,棒杀当朝最得宠宦官的叔叔蹇图,这样一个豪气干云的人物在当时野心勃勃是欲争霸天下。而争天下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啊!曹操深知这一点,他本身也是个求才若渴的人,在他当县令时就曾颁布求贤令,提出“唯才是举”的口号,这个惊世骇俗的举动几乎颠覆了当时人们传统用人观。而在联合讨伐董卓前,袁绍就问过曹操一个问题,曹操的回答更是表明了他对人才的重视。

初,绍与公共起兵,绍问公曰:“若事不辑,则方面何所可据?”
公曰:“足下意以为何如?”
绍曰:“吾南据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觽,南向以争天下,庶可以济乎?”
公曰:“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三国志•武帝纪》

  尽管曹操比袁绍高了一筹,知道网罗天下的英雄和人才用正义和正道去驾驭他们才是这个乱世中无往不胜的法宝,可是曹操的出身不怎样,他是宦官曹滕养子的儿子,而汉朝是被宦官搞坏的,这样的出身没人看得起。在那个重出身的时代,袁绍虽然没有曹操之能,但他凭着四世三公的家庭背景就轻易聚拢了一批贤才。所以尽管曹操棒杀蹇图,颁布求贤令也没有达到理想的招贤纳能的效果。而《短歌行》这篇并非政治文件的诗作,可以说是三次求贤令的催化剂。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天上的明月常在运行,我的求贤之思何时可以实现?缺少贤才的忧虑常常会让我忧伤,像流年一样不可断绝。下面他还用了《诗经•小雅•鹿鸣》中描写宾主欢宴的句子:“呦呦鹿鸣,食野之萍。”曹操用这些古诗句,成功地表达自己对贤才的渴求。诗句语气婉转,情味深细,阐释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需要,达到他原来颁布的政治文件所不能达到的效果。“但为君故,沉吟至今。”这样的殷切之情,既使天下人明白了他曹操爱才之心,也使《短歌行》成为了流传千古不朽的诗作。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古人好写景,但纯写景的诗作却不见多有流传,可见古人并非单纯着重景物的描写,而是更多着重于融情入景,借景抒情。就如李白的这首《望庐山瀑布》,写景固然不错,一个“生”字不仅把香炉峰写“活”了,也隐隐地把山间的烟云冉冉上升、袅袅浮游的景象表现出来了;“挂”字也很妙,它化动为静,维妙维肖地表现出倾泻的瀑布在“遥看”中的形象,让人惊叹大自然“挂前川”的鬼斧神工。但最成功的却是后面两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两句夸张而又自然,新奇而又真切,读后让人感觉到豪情万丈,诗人的所看所感真切地在读者身上重现了。而这两句也使咏庐山瀑布的诗几乎从此绝迹,诗人们难道是怕写景比不过李白的形象吗?我更觉得是李白诗中的豪情之高让人望而却步。这样豪迈的感情,纵横今古,怕也只有李太白能当得起了。
  而同是写庐山瀑布,中唐的徐凝也写了《庐山瀑布》:虚空落泉千仞直,雷奔入江不暂息。千古长如白练飞,一条界破青山色。要说景物描写,徐凝既然敢在李白之后再写庐山瀑布,自然有一定水准才敢下手,可我们读这两首诗,境界高低却是一目了然的。《庐山瀑布》的场景虽然也不小,但还是给人局促之感,原因大概是它转来转去都是瀑布、瀑布……,显得很实,很板,虽是小诗,却颇有点大赋的气味。比起李白那种入乎其内,出乎其外,有形有神,奔放空灵,相去实在甚远。苏轼就曾狠狠地批评说:“帝遣银河一派垂,古来唯有谪仙词。飞流溅沫知多少,不与徐凝洗恶诗。”(《戏徐凝瀑布诗》)虽然后世对“恶诗”争议甚多,但对“古来唯有谪仙辞” 确是千古论定,无人不赞同的。古人画丹青山水讲求画出精魂,同样写诗也是要写出“情”字才算精才算好。可以说,写情不仅是古诗词的特点,更是重点。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男欢女爱是盘古开天以来永恒的主题,《诗经》开篇作《关雎》就告诉我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说到情之深切,不得不说爱情诗了。
  爱情在诗词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少了爱情的点缀,纵使诗词作品再忧国忧民再惬意大气也少了那么点人情味。爱情总是美好,“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是柳七笔下无悔的爱;“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树水精盘。”是李义山对宋华阳的山盟海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是苏武对妻子不变的爱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每个文人对爱的梦想。对爱憧憬,为爱执着,诗人的浪漫在这时发挥得淋漓尽致,无数浪漫的诗词作带着情意绵绵横空出世。
  但爱情并不总是美好,而造物总是弄人的。“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是杜牧惋惜错过的爱;“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则是苏武单纯美好的愿望,19年出塞归来,妻子已成他人妇;“至明至高日月,至亲至疏夫妻。”该是李季兰历破多少红尘的淡漠。出错的爱终究只是一声叹息,而生离死别则是生命难以承受的重。大丈夫何患无妻,偏是潘安这样的美男子也是无法放下,“抚衿长叹息,不觉涕沾胸。”一首悼亡诗让人悲怀从中起。苏轼的豪放令人称绝,可《江城子》开卷就是儿女情长“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豪放归豪放,“小轩窗,正梳妆”的倩影教人如何能忘。
  从爱情的开始到终结,总不难找到与之相应的好诗好词。或者说,爱情的美丽与哀愁,就是杰出古诗词的催化剂。
  读古诗词,不仅是学习写作技巧,空有形体的不比低俗文学好看多少,要学就要学得形神兼备,体会情感在诗词的抒发,才算是学到了精髓。有人说,现代中国的诗坛是没希望的诗坛,一堆不知所谓的人在冒充诗人。或许我们应该重拾古路,将中国古诗词中最重要的“情”找回来。

参考资料:
品三国
三国志
《望庐山瀑布》赏析
人生若只如初见

《[贴论文]意在情深》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