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论文]灵魂存在与物质第一性的联系与矛盾

  马克思主义哲学告诉我们历史是向前发展,新事物会产生,旧事物终会消亡。事实证明这也是对的,不少封建迷信随着时代发展被人们摈弃,而有些始终未被遗弃的,就成了新的科学,例如,风水学。而灵魂这个神秘的东西,一直未被唯物主义的科学接受,却也始终未被人们抛弃,这种特别存在的意义却始终未引起重视。
  普遍大众接受的,灵魂是精神的东西,不具有实体,一般只存在鬼故事与幻觉中。科学家不承认它,因为没人能给予它存在的证据,承认灵魂的存在似乎是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相悖。在马克思主义哲学里,人脑是意识产生的器官,那么人的精神只能是大脑的产物,脱离大脑的鬼神不存在,灵魂自然是不存在的了。但我们说,实事求是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精神,马克思主义哲学也不一定是全对的。
  
  

灵魂离体现象

  灵魂离体后是否还存在?这似乎是唯物与唯心的一个分歧。大多数唯心主义者认为灵魂是不灭的,而唯物主义者则认为人体机能停止后,人的精神就失去存在基础。
  我们所说的灵魂离体并不是乡间流传的鬼故事,而是人在特殊条件下,产生的事实。
  灵魂出体现象最简单的理解就是:感觉自己离开了自己的肉体,在自己身体外活动。
  很多灵魂出体的报告来自冥想,气功,瑜珈等精神修练者,也有不少睡眠者声称自己也试过灵魂出体的情况,他们认为睡眠中的灵魂出体是由於肉体比精神疲倦,所以肉体比精神更快地入睡。
  当然这些报告毫无根据,尽管有人能提供灵魂出体后看到的事物作证据,但科学家能用弗洛伊德关于梦的构成观点来反驳他们——所谓灵魂出体后的体验只是这几天生活所经历的材料,梦对他们有所加工而已。睡梦时大脑处于正常工作状态,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
  但如果是在大脑不能正常工作的状态下呢?
  随着医疗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能从死亡状态下被救醒并报告大量的濒死体验。一位叫弗雷得?斯库恩梅克 (Fred Schoonmake)的医生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任圣?路克斯(Saint Luke’s) 医院心血管主任期间,报告他的一位女病人在经历濒死体验时有离体经历。该病人是位盲人,但却在灵魂离体时“看到”房间中有十四个人。虽然她不能辨别色彩,但却在灵魂离体时“看到”物体,并能准确地描述手术室中发生的事情。斯库恩梅克医生说就好象这位女病人真的看到了一样:她的描述与事实完全相符。
  濒死状态下大脑是如何让器官感受周围的事物?又是如何储存入脑?用科学的观点似乎无法解释。医学告诉我们,濒死状态有些病患的大脑是处于停止工作,而大多数是无法正常工作状态。但我们还知道,医学告诉我们大脑是复杂的,他们并不了解大脑,把凡事塞进科学解释的范围,生硬地用科学解释问题并不是科学的精神。
  而以一个无神论者的濒死体验似乎更能说明问题。罗得尼亚(George Rodonaia )博士1989年移民美国,此前是前苏联莫斯科大学的精神病医生,坚定的无神论者。他经历了一次有记录的最长的“临床濒死体验”。1976年他被车撞后就被宣布死亡。他的尸体被停放在陈尸室三天,直到一位医生作尸检在他腹部切了一刀后才苏醒过来。此后他转而研究灵修领域,拿到了他的第二个博士–宗教心理学博士。随后成为东正教牧师。现为得克萨司州Nederland市第一联合卫里公会教堂的牧师。以下是他对自己濒死体验的描述,这个描述被记录在菲力普·伯尔曼(Phillip L. Berman)的著作《回家之旅》中:关于我的濒死体验第一件事我记得的是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黑暗的环境里。我没感觉肉身上的痛苦,我仍然记得我就是乔治。这种黑暗是我从没见过的。我感到害怕极了,我从未想到会这样。我对自己仍然存在感到吃惊,但不知道我在哪。一个念头不断在我的意识中翻滚:当我死后会是什么样。我能够控制自己的思绪了,我就回想所发生过的事……我意识到生命无处不在,不仅是世俗生命,而是无限的生命。所有这些不仅联系在一起,而且所有这一切本来就是一体。我可以在瞬间到任何地方去。我试图和我见到的人沟通,其中有些人感到了我的存在,但无人理会我。我感到学习哲学和圣经的必要。你想要的你就得到。你想到的就会到来。我回到过罗马帝国,巴比伦,挪亚和亚伯拉罕时代,所有的你能叫得上名的时代我都到过。
  我充满了所有这些美好的事情和经历,直到当他们作尸检切开我的腹部时,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握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下按,这力量是如此强大,以致我睁开了双眼,感受到了剧痛。我身体冰冷,所以开始战抖,被立即送进了医院。
  而在不少教人睡眠时灵魂出体的网站和资料中,同样,在出体过程中想回到身体,只需要控制自己对身体进行刺激就可以让灵魂瞬间回归。人可以不通过器官感受事物,人的精神可以游离身体之外,但人的灵魂可以脱离身体存在吗?即使是濒死的状态下,我们仍然可以说,这不是真正的死亡,精神依然存在并不奇怪,而且对肉体进行刺激,所谓的精神游离还是要受到肉体牵制。究竟灵魂是否一个独立体呢?
  
  

灵魂的重量

  美国麻省的大夫,邓肯.麦克道高(Dr. Duncan MacDougall)于1907年4月在“美国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结果。题目是“关于灵魂是物质的假说并用实验证明灵魂物质的存在”。作者为了验证灵魂是一种可以测量的物质,特殊设计了一种安装在一种很灵敏的秤上的床,试验方法是让快死的人躺上面,然后一直精确测量这个人的体重,看在死亡的瞬间体重的变化。死亡的瞬间轻了部分就是因为死亡丢失的部分,作者称之为灵魂的重量。
  作者一共测量了6个人,4个结核病人,1名糖尿病昏迷的病人,另一个不明原因。21克的说法来自第一个病人,这是一个患结核病的垂死的男人,麦大夫选择这个病人的理由是,这个人死的时候基本上不动,因为这样才能保持秤的平衡,以便于准确测量。这个人死亡前共观察了3小时40分钟,在这段时间里,这个人的重量缓慢地下降,速度是每小时1安士(28.3495克),作者估计是因为体液的蒸发所致。然后作者把秤的平衡调到接近上限条,以期待死亡时候的下降,然后在死亡的瞬间,秤的指针快速下降到了秤的下限条,就再没有弹回来,这一瞬间重量下降了4分之3安士(3/4X28.3495=21.26克),这个著名的21克就诞生了。
  其后的5例测量都无法重复这个结果,第2例,因为没有办法确认具体的死亡时间,结果不能用。第3例,死亡的瞬间,重量下降了1.5安士,随后的几分钟,又下降了1安士。第4例,因为秤没有调节好,尽管人死的时候重量下降了8分之3到半安士,但这个结果也不能用。第5例,因为死亡来的太突然,尽管重量下降了8分之3安士,但这个结果因为秤的原因,也不能算数。第6例,也不能算,因为病人刚放到床上不到5分钟就死了,秤还没来得及调整。
  相关的实验在其后不断有人做,人在死亡的瞬间虽然损失的重量不同,但都是有突然的损失。这部分的损失有人解释为误差,那为何误差都出现在死亡的一瞬间?必然性寓于偶然性,所谓规律就是众多的偶然被人认识的必然。这部分的重量是什么?按照唯物主义的观点,既然损失了重量,那损失的重量必然是属于人在死亡时失去的事物的。人在死亡时没有带上其他事物或抛弃事物,其质量为何不守恒?我们可以认为,灵魂既然有重量,那灵魂也是物质,而人的灵魂,在身体死亡后一同和身体死亡,那应该是等重于死亡前,但重量损失了,那么人的这部分重量,就是离开了身体,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灵魂是可以脱离身体的。但灵魂在身体死亡的情况下脱离身体是否还能存活,这点我们无法得知,毕竟到现在为止,没有确凿的灵魂在离体后还向我们传递信息的证据。
  
  

结论

  由此可见,灵魂的存在,甚至灵魂可以脱离身体存在并不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矛盾。物质是客观存在的,灵魂既然是物质,也有重量,那它存在并不和物质第一性矛盾。但大脑对于灵魂又是怎么一个角色呢?大脑是意识产生的基础,那么意识产生后为何能脱离大脑存在?意识既然也成为一种物质,那意识第二性与物质第一性根本就相矛盾了。
  灵魂的神秘在于它是无法确凿探知的存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再发展该如何解释这个神秘的物质,这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