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的下场

  

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仁者,他们宽容地对待别人,默默做自己手上的工作,无论哪朝哪代,他们因为认同朝廷带给社会的安宁,而认同政府,成为社会各界的中坚力量,承担了各行业的主要责任,他们是做事的人,是与世安宁的人,但他们并不是没有原则的人,他们同样有自己的独立人格与主张。
—— 仁者

[编者按]
   2005年11月,南方周末报道西部代课教师的艰难处境,引起社会强烈关注。
  但是,从2006年开始,按教育部的要求,全国44.8万代课教师被大量清退。这些为教育事业默默奉献青春的编外老师们,不得不放下教鞭,离开讲台。
  他们现在的生活如何?国家有没有给予他们相应的补偿?两年后,本报再次将目光投向代课老师,关注这个庞大而沉默的群体的生存境况,记录他们离开学校后的命运。
  他们用一生去换那个“光明”,却等来了“清退”二字。他们说,我们直到今天要被清退了,才彻底明白那句经常挂在师者嘴边的话:把青春献给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这个群体,他们的一生像二胡,绷住的琴弦把自己勒紧,奏出生命的强音。然后,弦断音绝。

乡村教师 – 南方周末

  李小锋。10月14日晚,本报记者带着李小锋到蓝田县政府招待所,特意为他点了一盘鱼。他先是问,“鱼怎么吃”,后又突然停下筷子自语:“要是孩子们在就好了。”
  李小锋用泥捏成长方形、正方形和各种各样的立体图形,用切分土豆教分数,拆一捆小树枝教加减乘除。
  学校如此之小,5个年级才24名学生,比不上城里小学的一个班。李小锋用的是“复式教学”,所有年级的孩子在仅有的一间教室里上课。
  1997年,订婚多年的未婚妻退婚了,理由很简单:一个月73块钱,以后能养得活我和孩子吗?李小锋崩溃了……这以后,李小锋的婚事成了村里的大事,村民们急着为他张罗对象。
  王政明。王政明很自豪地告诉李迎新:村子里孙子辈的是我的学生,父母辈的是我的学生,连爷爷辈的也是我的学生。
  这20年来他一直拿着40元/月的工资。这点工资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供两个儿子上大学时变得很艰难。……王政明说起这些热泪盈眶。但他认为这一生的坚持是对的,因为这辈子他教出了76个大学生。

  李建新。已经十多年没有给两个孩子买过哪怕是一件新衣了。他记得只在女儿5岁时花5元给她买过一条裙子,在儿子6岁时花3元钱给他买过一顶军帽,此后他们的衣服都是希望工程捐助的旧衣服。
  每年他都会参加考上了大学的学生的谢师宴。他缺钱,但每次仍会送学生5元钱表示心意。“今年我们村的学生朱艳霞考上了大学,我举杯祝福她,她深深鞠了一躬,那时我看到她泪流满面,觉得过去受的苦都值了。”
  谢毓新。他的儿子正在读大学,他已经连本加息借了2万元了,他嘴唇蠕动了一阵说:实话告诉你,我真有点坚持不住了。
  以上是11月3日,本报《代课教师艰辛执著震动人心,县委副书记动情上书教育部》报道中出现的故事。
  前去渭源县挂职锻炼的“县委副书记”李迎新是在今年的一次调研中开始真正了解西部代课教师的,他们是在乡村学校中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李迎新在调研中发现,渭源县有600余名乡村代课教师每月仅拿着40元到80元不等的工资,每月拿40元工资的又占了代课教师的70%,部分代课教师这样的工资已拿了20年!而这些代课教师支撑了不少贫困山村一半左右的教育任务,尽管他们是学区的教育骨干,和他们同样教龄的公办教师每月已能拿到千余元。他不由“一次又一次地被代课教师的贫困所震惊、执著所感动,为西部义务教育的普遍困境深深发愁”。
  李迎新开始上书甘肃省委与国家教育部,并把他的调研报告《乡村代课教师的辛酸》发表在《甘肃日报》,本报也因此开始深入了解西部代课教师这一群体:随着政府对义务教育的发力,东中部地区的民办教师几乎已不复存在,但在旷远的西部,还有一个庞大的“民办教师”群体存在,尽管他们的名称已改为“代课教师”。这样的代课教师目前全国还有60万名,以每名代课教师教育20名学生计,至少承担着1200万名农村孩子的教育。西部12省市共有50余万名,甘肃最新统计代课教师还有2万名,占农村小学教师的1/5多。
  报道迅速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与捐助潮。11月9日,新浪网邀请两位代课教师到聊天室作客,那天,李小锋系上了红腰带,为了“出门保平安”,临行前母亲嘱咐他在大城市过马路一定要注意安全。谢毓新水土不服,一进聊天室就头晕出汗,那天他特地带去了1996年他获得的“希望工程园丁奖”,这是他在月薪45元的待遇下教书育人的精神支柱。
  一星期后,教育部副部长章新胜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承诺国家会在近期出台政策逐步解决代课教师问题,并表示国家将加大对农村,尤其是西部农村的教育投入。此后教育部还要求甘肃省教育厅拿出相关的调研报告。国家审计署兰州特派办迅速展开了代课教师工资的审计。甘肃省委书记苏荣与主管教育的副省长李膺均对本报报道作出批示。甘肃省教育厅一位官员告诉本报记者,明年,不但渭源县将提高代课教师的工资,整个甘肃省的代课教师政策也将有所改善,主要是进一步充实贫困地区公办教师队伍,转聘合乎条件的代课教师,补偿一部分将被清退的代课教师。
  “所以,代课教师将在未来的几年内逐步淡出中国的教育舞台。但他们的奉献与功绩不应该被后来者遗忘,而应该写入我们国家的教育史。”这位甘肃省教育厅官员说。
  圣诞节的前两天,几名裹着头巾、穿着厚棉袄的中年人,哈着热气敲开了甘肃渭源县委副书记李迎新的办公室。他们是经过一天多冰雪路途的跋涉,从数百公里外的甘肃省甘谷县山区赶来的代课教师。
  李迎新一脸惊讶,这几名代课老师憨笑着解释:“我们这么老远过来就是想看看李书记,想感谢我们代课教师的代言人。现在省里和中央要解决我们代课教师的困难了,没有你的报告,还不知道要盼多少年。
  李迎新一时感慨不已:“代课老师们真是太善良了。多少年他们拿着远远低于公办教师的工资却干着一样的活,默默扎根在那些最贫困的农村教育中。应该是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社会,感谢这些西部农村基础教育的脊梁。

请关注:乡村教师 – 南方周末

  月薪45元是什么概念呢,昨天和我妈说起,她又开始唠叨了,“啥都贵了,家里煮一顿饭就30多块,要是煲汤要50多块”。这样的生活是活不下去了,但他们坚持了,活下去了。8亿农民,10年时间为中国5000万人扫盲,这是谁的功劳?他们也是人啊,被人嫌穷被人退婚,几月吃不上一点肉,他们也会难受啊!教师是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那代课教师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不做的,他们做了,可国家似乎并不感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清退代课老师究竟有什么利益,我实在不懂。为国家减轻财政负担?公务员用车费抽点零头搞不好就是这44万人工资的总和了,而且多数农村教师是乡民自资的工资,和我们国家光辉的财政预算根本不沾边。怕没有执照认证,误人子弟?我相信教育的重点不但是知识,更是做人。一个把青春前途都献给了一片黄土的人,教出来的人难道比我们著名的杨教授要差?代课教师的职位不是香饽饽,是烫手山芋,你不救助鼓励就算了,居然还要断人活路?!《宪法》大言不惭地说,每个公民享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可谁来保障?44万愿意公款吃喝的公务员多的是,44万吃苦耐劳的教师你去哪里找?《宪法》是我国最好看的法律,我们是“人民”,不是“公民”,这就是现实。
  国家在农村义务教育是缺失的,而且还是长期缺失,更丑陋的是,自己的缺失还不容别人来救助。早在06年,义教6年的德国青年卢安克,被拒绝入籍,理由是“只有在国家一级机构工作4年以上,或为中国作出特殊贡献的外国人,才合乎入籍条件”,什么是特殊贡献呢?我不知道。带着钞票来的企业家可以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享有特殊的优惠,而在这片土地上奉献青春的人却被认为无特殊贡献拒绝你继续“多管闲事”。义教产生不了GDP,嗯。而44万人的结局比那位外国友人好不了多少,“一次性清退费按照教龄长短——15年以上的800元,10-15年的600元,5-10年500元,5年以内300元”,15年的青春,国家认可了,值800元。
  物价在涨,年关也近了,西北很冷吧,这个新年他们怎么过呢……想到这里我就很难受很难受……

北京的教育政策没有一丝一毫值得他们骄傲的地方,连穷国乌干达在保证教育权利方面的成就也胜过中国。
—— 卡特琳娜·托马舍夫斯基
(中国的)教育,只是为了满足一种被社会承认的标准,不是为了小孩。
—— 卢安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