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不容易

总是突然想写些啥,然后觉得不长,没必要写下来
然后想慢慢一点一点的积累下来,写篇长点的blog,然后我就一点一点地忘记了
我的记忆力比我的年龄老得多,而且是阶段性的,只记得每段大概的内容,细节很容易就挥发掉
所以我学法律纯粹是个谬误,每次考试都要回忆条文的细节就让我头痛不已
可惜我不是学数学的料,要不当初选个电子商务读完应该还是很好就业的

由于方方面面的原因,考试没考好,这个不妨碍我寒假的心情,我都当了10多年差生了,我怕谁来着
只是担心要是实习时要给人看成绩怎么办,毕竟我还年轻,脸皮还是光滑细腻柔软吹弹可破的
而且实习的单位很可能会在我家这边,在这边就不可避免地要和我伯父打招呼
我一直在他面前标榜成绩是“还可以”的,有张“不可以”的成绩单摆他面前那大家都会很郁闷的
被人耻笑不要紧……被人觉得我在欺骗就不好了

今年将会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实习,大概比我身边的同学迟了两年左右
十多年寒暑假,我从没想过要实习或是打暑期工什么的
我身边不是没有同学搞这些,也不是不知道多实践实践对将来有益
只是一直没有动力,
首先打的是低保线的廉价工不说,自己还笨手笨脚的,搞不好工资还不够赔偿
而实习……啊,嗯
想起都觉得可怕,会怎样呢,总是听老师说搞法律的都如何如何猥琐,如何如何黑暗
虽然知道自己终将逃不过这道槛,但要我主动要求体验一下……实在不乐意……

我很害怕自己会变质
怕自己面对陈寿福,面对许霆,面对胡佳的时候提不起同情之心
在天朝,立法权可有可无,行政权一柱擎天,而司法权则是阳痿不振的
嗯,我很害怕自己会阳痿
我无法容忍自己变到对不公无动于衷,尽管我对很多事情无能为力,但起码我还是个人,起码是个没有阳痿的男人
我终生最大的希望不是弘扬正义(这个已经退居二线了),只要能吃饱穿暖,早午晚不用看着房价油价心惊胆跳,有余力可以救助一下失学儿童,就心满意足了
大家不要笑,我很认真的
这个愿望不容易,这年头又有谁是容易的呢

今天我爸缝个扣子,让我帮他穿针眼——我爸已经老了,老花是少不了的,他的手满布油迹,间或有一两条伤口,看得我一阵揪心
针眼有点小,试了两次穿不过去,我爸急了,一手抢过来,说,我来吧——他的手也抖了,线颤抖了几下,在离针眼很远的地方偏出
我来吧。还是——这年头……穿个针也不容易啊……
虽然我知道他们会说先管好我自己,但我真的好想好想挣钱,好想好想用工资买一幅正规的老花眼镜给他们,
让他们不用对着物价油价发牢骚,不用为我担忧,这是我现在的终生希望

《这年头不容易》上有5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