责任

  昨晚小蔡生日,全宿舍一起去喝了酒,吃了自助餐
  今天早上拉得我七荤八素,一点营养没留下,自助餐这东西真是吃力不讨好
  早上6点到现在了,暂时还不想奋斗,只好上来弄个blog

  从小我就是个闹腾的孩子,不好好读书,贪玩,逃课,叛逆,不孝
  这样一路过来,居然没被人在街头一刀砍翻,实在幸运
  而更幸运,这样一路过来,我居然还是上了市重点的高中
  可想而知,这事情让我sb地洋洋得意了很多年

尽管那时候我是个孩子,但我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哪里
能力不够依然可以有办法,办法叫权力和金钱,这是我的第一个认识
那时候我突然觉得,读书不一定是个有用的事情,当一个有办法的人更直接
但我忘记了,这些办法不来自我,甚至不全来自我的家庭
我也忘了父母为了这些办法的付出甚至比我读那么几年书大得多

于是在重点高中那三年我彻底废了
三年的课,加起来,我听了才半年左右
这样三年,居然在家里没给我爸妈两刀分尸,他们实在太仁慈了
我这种顽劣的人明显吃硬不吃软,仁慈没办法让我改变些什么,于是命运安排了一种叫做高考的东西给我
在电脑统一分档的年份,同学的爸爸做到师长也没有办法,只能让他儿子去读军校,
何况我家族里的小办法,更是无能为力

能力差太多,办法也没有办法,这是我第二个认识
这个认识比第一个稍微好点,但我心里还是希望依赖着这样那样的办法
大学前两年几乎是全面颓废的,尽管我偶尔挣扎,还是被奢侈的悠闲生活宠得死翘翘的
那也没什么,反正身边大多数人也是如此,集体无责任的懒
到了大三一切变得死去活来,有堆死人完全木理会我的感受,整天拿本书在我面前晃
每当这时候我就惶恐,惶恐归惶恐,物价上涨时候不用自己买猪肉的人还是感受不到猪的痛的
直到最近……嗯,很多事
让我觉得“现实”这面墙比我想象中还硬得多——而且很可能还带刺
我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于是我屈服了

女人痛一次就长大许多,我这样迟熟的人,非要一次一次痛才能一点一点向上拔
终于达到一定高度才明白
能力归能力,办法归办法
即使有办法的是我父母,我也没办法依赖他们一辈子,更何况不是
父母之前能给我找到办法,那是因为我还小,我不需要对谁负责,而他们必须对我负责
到了这年龄,他们的责任早已经完成了,该轮到我负责任了
对我自己,对我的父母,对我以后的家庭,对我以后的孩子

羡慕别人有个好爸爸,没什么不可以。问题是,你的下一代,会有一个好爸爸吗?
                             —— 伊吉

读书不一定能成功,但这就是我现在的责任

这么多年来,辜负大家对我的期望,
对不起

《责任》上有8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