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相熟
互联网的巨大作用,那时候被无知的我们认为是巨大的聊天网
中午,聊天,下课,还是聊天
那时候你qq整天在线,巴不得有人加你,然后聊出一段情
这个美好的幻想在很多书中实现,却从没在我身上有过任何苗头

我的qq上只有几个同班同学,其中一个就是她
当然那时我家装宽带了,我妈受不了我整天拨号上网别人打电话都打不进
人在面对面是很难坦承,但对着显示屏就容易多,我们只有那么几个人上网,于是我们就在几个人之中倾诉
现在看来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那时候却是无处可对人说的烦恼
你听得多了,自然就是她的朋友了
别人少女情怀,我也装模做样给点意见,一次生,两次就熟了
她喊我爸,我叫她女儿

那时我高二,没有漂亮女生是我的普通女性朋友,而荷尔蒙正蠢蠢欲动


相恋
她是有个男朋友的,网恋
莫名其妙,和她觉得自己14岁那年开始一直爱着一个死于车祸的男生一样
但她从来没和我说过

那时qq没有远程协助功能,我帮人修电脑先发一个叫“广外男生”的木马给她
然后我再远程控制,顺便偷了她聊天记录来看
你看,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我最后就来了广外
欺骗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不可饶恕的,尽管我还没搞清楚,即使我不饶恕别人,别人还是会好好的
但她慌了,还很郑重给我道歉,真是傻丫头……
这事情不是什么大事,但我忽然明白了,她在我心中有很重要的地位,因为我并不只是为了受到欺骗而伤心……
她还叫我爸,我还叫她女儿

网游兴起了,大家除了聊天终于有个去处,到了高二,我们一起在玩一个叫ro的游戏
她说她想要一只兔耳,于是我花了几天时间在森林里杀兔子,
好不容易凑齐材料,急急忙忙往她那里赶,赶到那里,看到的是她和她男朋友在调情
于是我扔下兔耳,急急忙忙又走了
我是猎人,她是牧师,猎人知道了,自己喜欢上了牧师

我从来没泡过妞,一切手段来源于网上理论化的东西,而我最终也用不上这些东西
因为她男朋友发飙了
男人发飙很可怕的,可惜他是男孩子
别人发飙会打人,他发飙会割脉自杀
为了什么,为了她不再跟我来往
苍蝇是叮不了无缝的蛋的,他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了我,我哪能不顺他意

她和我绝交,没成功,因为我已经提前在她聊天记录知道了
于是我在她做好心理准备前先和她绝交了
过了几天,她没忍住,又找我了,道歉承诺,一堆一堆的来
这让我们的关系进了一大步
她男朋友却不罢休,打算好友做到西,送自己归西,又多割几次,当然不知道是真割还是假割,割的又是哪里的皮
割着割着,割到暑假两个人就终于分手了,阿弥陀佛

但我还没表白,她还是叫我爸,我还是叫她女儿
我很怕丑,至少在大学前我觉得自己都是这样的,所以我也很窝囊
某次和我干妹妹吃云吞,她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小梁,我吓得把口里的热云吞直接吞下肚,还镇定了好一阵子,才敢回答,“是”
是的,我喜欢她
某次过红绿灯,她突然问我,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差点跌下车,才答到,“是”
是的,梁颖斯,我喜欢你

《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上有14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