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妻子眼中的法官丈夫

  记者 张景义 张慧鹏 林晔晗
  
  
  
  1月13日,就在记者采访刘晓宇的前几天,他的爱人周园还跟他吵了一架。
  
  那天刘晓宇答应正在休产假的妻子,跟单位请半天假,陪妻子去医院,为出生才4个月的宝宝做健康检查。但最后周园又被放了“鸽子”。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刘晓宇没法请假。电话中,周园发火了:“别人都能请假,怎么就你没法请假?在你心中难道工作真的只能排在第一位?就不能排在第二位?因为工作,你承诺我的事没有兑现这都几次了?”说着说着,周园哭了。
  
  周园和刘晓宇是大学同学,两人的爱情火花点燃在毕业前。那时的刘晓宇在周园的心目中真诚、有上进心、有激情,也有幽默感,同时刘晓宇还是体贴而又浪漫的人,会时常给周园买点小礼物,给周园一些小惊喜。
  
  2003年毕业后,刘晓宇被分配到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周园则被分配到广州市萝岗区人民检察院。2008年,两人喜结连理,从此开始了两地分居生活。
  
  来法院后,刘晓宇将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多年的忘我工作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认可。因为成绩突出,他多次受到东莞市两级法院嘉奖,先后被评为“办案能手”、“调解能手”。2010年,他一个人审结民商事案件792件。2010年9月,经过竞争上岗,刘晓宇被调任至执行局担任副局长,短短3个月时间,他执结案件326件,结案率达到97.4%。
  
  东莞处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这几年随着经济发展,案件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状态。这期间,刘晓宇主动承担更多的工作任务,上班期间争分夺秒“跑步办案”,全力提高工作效率,下班后时常放弃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为了保证审判任务顺利完成,他没休过一次年假,并主动放弃了婚假。
  
  周园不理解刘晓宇怎么就那么忙。她用了4个字进行概括:没日没夜。在这种情况下,周园想让刘晓宇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简直就是缘木求鱼,“合格就不错了,不敢再奢望其他。”周园说。
  
  慢慢地,周园开始迁就刘晓宇。广州距东莞1个多小时车程,到了节假日,每次都是周园来看望刘晓宇,连怀孕期间也不例外。就在这不多的相聚的日子里,都以刘晓宇加班开始,直到加班结束。周园适应了刘晓宇的加班,后来,她干脆也把自己没完成的工作从广州带到东莞,跟自己的丈夫一起加班。“没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跟他在一起。”周园很无奈。这次休产假也一样,周园知道刘晓宇不可能陪着她,所以她只能从广州来到东莞。
  
  即使这样一段难得的空闲时间,周园也感到跟刘晓宇没见过几面:“周一到周五你想跟他一起吃晚饭几乎就是梦想。宝宝4个月大了,他也就是早晨在孩子醒的时候逗逗她,晚上就不行了,往往他回到家,宝宝早就睡了。过了挺长一段时间,他才会发现宝宝长个了。”
  
  周园告诉记者:“其实我只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家庭生活。希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陪着宝宝成长。我看过育婴方面的书,上面说在宝宝3岁前,父母应该多跟宝宝在一起,这样对宝宝的人格发展和心理健康都有好处。我跟他说过这件事,他也想努力做个好爸爸,但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身为检察院公诉科的主诉官,周园的工作也很忙。“我忙他比我更忙。我在想以后怎么办?孩子怎么办?我们俩都喜欢自己的事业,他不愿意离开东莞,我也不愿意离开广州。但看来只有我来作出牺牲了。将来只能把孩子放在东莞,我天天来回跑吧,他是指望不上了。”周园的语气既隐忍又无奈。
  
  但周园对刘晓宇更多的是心疼。“我感觉他身体也没原先好了,虚胖,而且好像越忙越胖。老是带着黑眼圈上班,眼袋越来越大,白头发也越来越多。你说这是不是在透支未来?”周园说到最后反问记者。
  
  周园说她不喜欢丈夫成为典型,这样他的压力会更大。周园担心,丈夫以后陪自己和家人的时间会更少。“不过反正就这样了,我想跟他一直走下去,坚持吧。”说到这里,周园眼圈红了。
  
  就在旁边,记者看到刘晓宇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牌子,他自己在小牌子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不抛弃,不放弃。

检察院的公诉科,法院的民庭
法律界的民工,不是白叫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