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忘却的纪念——当年又有谁料到

     AnnKara 15:39:10
我可能~会喺年底结婚~~

千年放浪 15:39:28
嗯,请我不?

相识
和她认识在高一,某个夏日的中午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普遍,中午有不少人到学校电脑室上网
家里那时候不肯给我开网,2元可以上一个中午的网对我诱惑力无限
但上网也没有什么事情干,那时候大家一室人,可能就去一个聊天室里面,看别人发言,或者自己发言
明明隔壁就是那个人,却不用语言和他对话,非要通过一堆数据不可
这种感觉我现在觉得很傻b,那时候觉得很新鲜

我的认人技巧是公认的差,但是从不影响我看女人的爱好
那时候一电脑室人上网,一堆丙种猪肉型的多,偏偏还很多人说网上美女多,骗了不少人上中国电信的当
自从去了电脑室,要是谁再敢和我说聊天室有美女,我会怀疑他纯粹猪肉吃撑了
就在这么一堆猪肉中,她显得很出众,简单来说,更猪
我还隐隐约约觉得眼熟,后来有几次下午上课我没睡觉,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不就是我们班的吗……
我的认人功力可见一斑

我还记得她在聊天室的第一个id叫“轻舞飞羊”
嗯,特土,我的好很多,因为我已经忘了,美好的东西总是容易忘记
这是我们的认识,在一个简陋的聊天室,我终于认得了一个同班的女孩子
我们第一句话是,“喂”[……]

Read more

她的生日

题记
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恋爱

那时候她不是我的目标,甚至连预备目标都不是
她很安静,平时来去如风,和男生交流可以说几乎没有

我一直觉得她是个有故事和难以接近的人
虽然我是很八婆的角色,而且她的姿色在班里属于上乘,
但我也是个懒人,所以觉得不会和她有什么交集
但缘分就像大学生,无聊到极点就会周围找人开玩笑……

那次是毛论的课,毛主席他老人家大概看我演讲对他老人家很不尊敬,于是把我选上去做了这次玩笑的男主角
似乎一切就是一场玩笑,我们开始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问她:“你爸叫什么名字?”
注定了的东西,顺利得可怕
从那句话开始她就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她那不幸的家庭
再以后就把她自己滔滔不绝地告诉了我

她是个不错的女生,我们一直开玩笑开玩笑就走到了一起[……]

Read more

纪念——第二段恋爱正式终结

由于之前和前mm分手前见面搞得非常不愉快
而且她情绪变化很容易过大,很容易引发心律不齐
所以非常害怕这次的见面
但这次见面到分手都很顺畅,7点钟外出,20分钟就完成了
我单身了……

见面的时候甚至连哭泣都没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