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

最近我想保持写Blog,一方面blog生疏太久,心里愧疚,
另一方面公务员考试快到了,总得要练练手

11月30,公务员考试。
我对行政职业能力测试担心不大,毕竟可以通过大量训练提高,
听说以前还有位传奇人物一本一本地看题海,光记答案不做练习,这样也过了……我汗……
比较担心还是申论,也就是作文
我之前一直以为公务员的申论需要点实在思考,少点假大空
而在看了所谓的范文后,看来不怎么正确,假大空还是永恒存在的,Dang前面总是要跟一堆形容词的,
只是程度上,比起高考作文略微缩水
莫非我Dang的务实精神就只有这程度?

好吧,写到这里我决定按照烦心程度来决定这篇blog的顺序
因为前面写了最不烦的公务员考试了
比较烦的还是经济危机
我一直认为这个和公务员一样距离我挺遥远
后来发现不尽然
因为街上,店铺里,目所能及的人群中,都带上一团霜气
摆地摊的人剧增,每个人都在用力吆喝,为了一顿饭,为了一块几毛,可以在寒风中苦熬一天

他们和我没关系,完全
只是我会心酸,忍不住

有一次我看着一个老人在垃圾筒旁边淘,她一个又一个垃圾筒地寻觅着,手里拽着个袋子,袋里只有10多个空瓶子
我心里忍不住想,一个空瓶子大约卖到1毛钱,那她今天吃什么呢,她能天天吃上饭吗……
那一次,马路旁的温度高达38℃,3分钟前我刚买了个饮料,3.5元[……]

Read more

又一个被屏蔽的名字——高勤荣

山西记者揭露工程造假入狱8年 始终拒绝认罪 转《南方都市报》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过是说了句真话

旁白: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的《山西省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的文章,揭露了运城地区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而突击建造假渗灌工程导致国家2亿多巨额资金被浪费的现象。其后《南方周末》、《焦点访谈》以及众多媒体在同年9月份连续就山西运城耗资2亿多的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作了报道。

不久,山西省纪委有关人员找高“谈话”。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去北京反映情况,被跟踪而去的运城警方连夜带回运城,纪检、公安人员随即搜查了高勤荣在太原的家。

1999年4月,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对高勤荣提起公诉。

1999年8月13日,运城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分别判处高勤荣有期徒刑5年、3年、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

报道造假工程

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

就是一个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

记者(以下简称记):时隔8年回到家,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呢?

高勤荣(以下简称高):回到家,看到家里女儿在墙上贴着那么多明星的照片,还有卡通画,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温馨幸福的港湾。8年了,我在铁窗下,出来看到这些,我就想流泪。一方面我很高兴,我见到了8年没见的女儿,一个方面,我又觉得很沉重,很悲愤,这么多年,我写了100多份申诉材料,100多位专家为我的案情上书,可是8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过去了,我还没有取得胜利,心里又觉得特别悲哀。

记:你入监狱的时候是39岁。正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

高:对。

记:当时渗灌工程造假的事情,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高:我去运城写一篇报告文学,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听到当地几个老百姓在那里聊,说运城在搞渗灌工程,传着这么一个顺口溜:“美国卫星在侦探,发现运城在备战,日本走了50年,运城炮楼又出现。”我就向他们打听,老百姓就向我抱怨,说,运城是出名的黄泥地,水是不可能渗透下来的,都被黄泥堵住了,当地还突击修建渗灌工程,迎接现场会。下了火车我就找了个车,沿着公路两边看过去,就看到为了迎接现场会,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走近一看,有的就冲着公路修了一个弧形,有的里面都是杂草,连池底都没有用水泥封上,怎么可能存水呢?老百姓民怨沸腾,真是弄虚作假,劳民伤财。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假工程居然花了两亿多,真是很气愤啊。

记:你写这个报道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巨大风波?

高:真是没有想到。当时就是一个本能,我发现了,我一定要说出来,也不是为了整某个人,我是要你们改正。我就是一个文人,总把世界想象得很美好,觉得自己不做亏心事,别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记:运城是你的家乡,揭露了这些也就意味着你要跟某些父母官为敌,你犹豫过吗?

高:一分钟都没有。我是个耿直的人,你对了我表扬你,你错了我就要批评你。当时太原的市委副书记的儿子的事情我都报道过。这好像就是一种记者的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不管是黑的还是红的。

一边等,一边抗争

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会低下头,爬出来

记:当年参与过审判的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说你是个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你对自己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呢?

高:我们做事情,不需要别人评价,我们自己有一个准则,只要你觉得自己走的路正,你就挺起你的胸膛。

记:你不觉得愤怒吗?如果是莫须有的?

高:愤怒,但是我没有把它们当回事。我只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就够了。

记:还记得当时审判你的情景吗?

高:记得,我在看守所呆了9个月。其实犯人有恶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我在看守所里,他们对我都非常好,我经常给他们讲道理,讲法律,讲形势,他们还推举我做号长。我走的时候,我们看守所的犯人都吃不下饭。开庭那天,从早上开到晚上天黑,宣判完离开法院要转到监狱的时候,好多群众都在路边等着,看到我都拥过来,往我手里塞吃的。我当时嚎啕大哭。有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我听了之后就开始哭。[……]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