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女德兰

在德蕾莎修女房间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刻着这样一些话:
★ 人们不讲道理、思想谬误、自我中心,不管怎样,还是爱他们;
★ 如果你做善事,人们说你自私自利、别有用心,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如果你成功以后,身边尽是假的朋友和真的敌人,不管怎样,还是要成功;
★ 你所做的善事明天就会被遗忘,不管怎样,还是要做善事;
★ 诚实与坦率使你容易受到欺骗和伤害,不管怎样,还是要诚实与坦率;
★ 你耗费数年所建设的可能毁于一旦,不管怎样,还是要建设;
★ 人们确实需要帮助,然而如果你帮助他们,却可能遭到攻击,不管怎样,还是要帮助;
★ 将你所拥有最好的东西献给世界,可能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还是要将最好的东西付出!

德蕾莎的一生,都在带领仁爱修女会一起服侍世人。她并没有达官显要在背后作为支持,修女会也没有获得社会名流的积极赞助,她只是单纯地依靠她那份几乎是无限的、但却是坚韧的爱。
外表毫不起眼
生活朴素无华
生命却迸发出闪烁光芒
她的生命演绎了她的信仰
——热爱人类生命
——满足人的需要
——唤醒人性尊严

[……]

Read more

途加观点——被审判的,究竟应该是谁?

一名28岁的民工,经济“拮据不堪”,66岁老母猝死租房中,无钱下葬,只好含泪沉尸“水葬”。但尸体很快很人发现,此人旋即被捕,罪名“侮辱尸体”

在阳光如此灿烂的周末,路人甲写下这样影响大家心情的文字,实[……]

Read more

宁做奥运猪 莫为井下人

奥运养猪基地小猪每天须室外锻炼两小时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8月22日02:06 新京报

  本报讯 (记者吴鹏) “我们建立了近10个秘密养猪基地,以5倍的供应量准备奥运猪肉。”昨天,北京奥运会猪肉供应商向记者透露,秘密养殖基地建在全国不同的地方,基地内24 小时摄像头监控。为保证猪肉健康,生猪饲料来源于经过欧盟认证的有机农作物,小猪每天须室外“健身”两个小时。

  奥运养猪基地“只出不入”

  昨天,北京奥运会冷鲜猪肉及猪肉制品独家供应商———北京千喜鹤集团董事长刘延云介绍说,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他们在全国不同地点建设了近10家养猪基地,为“好运北京”赛事和奥运会提供食用猪肉。他说,出于安全考虑,养殖基地都是秘密养猪,不能向外界透露具体地点。基地内有24小时的摄像头监控,不仅陌生人不能进入,按照国际奥委会的标准,养殖基地一年内甚至不能有其他的猪闯入。他强调,养殖基地选在远离城市、工业和交通干线的地方,生猪遵循只出不进的原则。此外,养猪场周边都用围墙围着,只有一个大门可以进出,而且有专业保安24小时值守,不会有其他生猪进入。刘延云说:“国际奥委会要求按照奥运供应量的2至3倍准备,而现在,我们按照5倍在准备。如果一个基地出现了猪病等突发事件,还有其他基地的猪肉保证供应。”

  中草药免疫 从小“健身”

  奥运会时的饮食安全,尤其是肉类的安全成为各国关心焦点。如果运动员食用了含添加剂的肉类,将无法通过兴奋剂检查。对此,刘延云介绍,该集团养殖的生猪,食用的是经过欧盟认证的有机农作物,不添加防腐剂;生猪免疫采用天然中草药。为了保证猪肉健康,甚至还要求小猪每天到室外“锻炼”至少2小时。“采用不添加任何抗生素的方式养猪,猪的生长期要比普通猪长两三个月。”除了生猪的食物、用药与普通猪不同外,其生活环境也很有讲究。据刘延云提供的一份养殖基地资料显示:一个建在北大荒黑土地上的奥运猪养殖基地,远离城区、工矿区和交通干线,“大气、水质和土壤都没有受任何污染,是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

新泰矿难被困矿工家属得到2000元慰问金

[……]

Read more

求你承认我活着

  退休28年之后,黄少英已经基本没有什么需要她本人和社会打交道的事务了。这个广州老婆婆,每月固定一次从银行取出国家发给的社保“养老钱”。她每天下楼一次,只为参加她最喜爱的社交活动——到离家几十米的茶楼,和一帮老街坊喝早茶。但前不久,这笔“养老钱”出了点问题,她不得不费尽波折,向政府有关部门证明:她还活着。

  她已经75岁,身材臃肿,动作迟缓,穿着用最便宜的花布缝制的肥大无袖衬衫和同样肥大的黑色长裤。需要借助拐杖才能站起来,她伸手扶拐杖时,胳膊上的肌肉无法抗拒地球引力,松弛地下垂。努力想像,也很难把她和50年前那个留着时髦的短卷发、身材苗条的国营商店售货员联系起来。今年元旦过后,她的丈夫心脏病发作忽然去世。她的眼里因此又多了一层哀伤。

  2007年7月10日,黄少英去医院看病。多年来她一直被糖尿病、高血压和风湿折磨。几年前,她摔了一跤,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从此只能拄起拐杖。她被告知医保账户内已无钱。工作人员提醒说,可能是社保账户出了问题,这两个账户是连着的。

  黄少英赶紧打车去银行,查询了自己的社保账户,7月的社保费果然没有到账。她把存折上剩下的5900元钱都取了出来,心里一下子就难受起来。

  退休后,黄少英一直靠微薄的退休金过活。1979年的标准是每月48.8元,现在的标准提高到每月1048元。黄少英一直保留着工作时的记账习惯:每月自付医疗费500元,请人打扫卫生400元。剩下的交完煤气水电,就几乎没钱了。吃饭买菜的钱,全靠以前的积蓄。老伴在世时,3个儿女有时还会给点生活费。老伴去世后,儿女不再给生活费,甚至很少登门看望。

  发现社保金没了,黄少英一夜没睡。她想来想去,觉得除非是人死了,才会停发社保金。第二天,黄少英找居委会去反映情况。在她印象里,退休后凡事都归居委会管。她不知道居委会的“官”叫什么,当售货员时,单位最大的“官”是书记,所以她一直管居委会的人叫“书记”。“书记”答应帮黄少英去了解情况。一等就是半个多月,回答还是“再问问”。黄少英等不住了。她找来女儿,一起去社保中心问情况。

  7月20日,广州最高气温接近40摄氏度。黄少英和女儿打车,先到了梅东路医保中心。工作人员说,要恢复账户,必须先去街道开 “未死亡证明”。黄少英掏出身份证和退休证。“你看,这上面有我的照片,就是我本人,这还不行吗?”工作人员摇摇头,“我们需要手续,要盖公章的才行。”

  出得门来,黄少英打车回黄华路街道开证明。“和居委会的同志商量了好一阵子,他们也没开过什么未死亡证明。最后给我写了几句。” 黄少英找出一张带红色抬头的信签纸,上面写着“经查,黄少英同志现住越秀区建设街×楼×号,是黄华南社区居民,请社保中心给予办理有关手续。”工作人员从柜子里取出公章盖上,嘱咐她去越秀区社保中心办手续。

  夏日的广州,打出租车也不容易。在烈日下等了10多分钟,才打上一辆出租车,赶往下一站。进门拿号,已排到50多号。耐心等待2 小时后,她递上自己的所有证件和“未死亡证明”,把情况跟工作人员说了一遍,满以为可以解决,却又被浇了一盆冷水:“不是在这里办,你要去海珠区社保中心。”

  到了海珠区社保中心,黄少英一下子就傻眼了。“办事大厅在二楼,楼梯好高好陡,我走不上去,又不知道有没有电梯。我和女儿说,让工作人员下来看一下吧,我就是个大活人。结果他们还是不肯下来,叫我们去建设街办事处退管办。”

  退管办的态度简单明了,“你先去银行打一下本,也许钱已经到账了。”黄少英又去了一次银行,还是显示未到账。再去退管办,没等把情况说完,工作人员就打断了她的话,“都不知道你说什么,你下周一再来。”

  回到家,黄少英坐在楼下哭开了。一天跑了五个部门,打车钱花了130元,却连自己的社保金哪里出了问题还没搞清,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补回来。“我年轻的时候当售货员,每天都告诉自己要为人民服务。生下第一个孩子不到56天就去上班。现在老了,去政府部门问一点小事,却给推来推去的,还说什么为人民服务尊老敬老?”[……]

Read more

激流中国:无语的心酸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梅尧臣《陶者》

最懂中国人的,还是日本人
尽管我不喜欢小日本,我还是得承认,他们敬业而且专业
作为纪录片,不偏不倚,只有纪录,没有评论,没有结论
让你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心酸得无能为力

北京奥运会即将来临,中国正试图转向成为21世纪的大国,而同时在国内又面对诸多矛盾,面临困难的抉择。
这个是纪录片拍摄的大背景,一边是林立的大厦,一边是4平方米住着三个人的农民工
我们的矛盾不是北京奥运会前才有的
我们的矛盾是国家每天从股市拿走20个亿,却从不理会农村人口的医疗保障
我们的矛盾是公务员用车费高高在上,却还高喊教育产业化让更多更多的人失去学习的机会

我并不是仇富,并不是所有富人都是投机取巧致富
李晓华是中国富人的传奇人物,当过拖拉机手、锅炉工、炊事员,到过日本洗盘子,曾因为卖16只电子表被判3年劳改
“我们感谢邓小平,他让我们这部分人先富了起来”
我也感谢邓小平,感谢改革开放,可邓老的意思真的是想把财富都只集中流通在少数人手中吗?
邓老真的是想建设一个公务员用车费比教育支出还多的国家吗?

我也不是特别怜穷,可我看到零下二十多度穿着一双10块钱破鞋的孩子我心酸啊……
我想说我买双给你吧……求你别再穿了……
可我们隔着个镜头
一个镜头,无数个在中国的现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