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个:小石牛

image.baidu.com__u=2608043464,757530096&fm=0&gp=42  今天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值得的故事,来自百喻经。
  话说在古代,一个很有艺术气息的小村庄。村庄里大多数人家都从事石雕艺术工作,如果外人路过村子,就会发现这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石雕作品,而村子里的巧匠更是比比皆是。
  石雕村里有一个叫小美的姑娘,是村里公认的村花,小美长到的十六岁,村里适龄的男青年便纷纷上门求亲了。
  但是村花小美眼界甚高,她一个都没有答应,男青年们都不肯放弃,依然是一茬接一茬的上门,其中也包括了村里的巧匠石头哥。
  大家上门多了,小美自然也不太乐意了。
  于是她想了一个办法刁难大家,她在自己家门口放了一个巨大的石头,然后公告说,如果谁能把这块大石头打磨成一个迷你的小石牛,那么小美就嫁给谁。
  把石头变成小牛,对于石雕村的小伙子来说,本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可是小美附加了一个条款说,对石头的打磨不能借助任何工具,只能用小锉刀一点点去锉。
  一时间舆论一片哗然,大家都觉得小美的要求很离谱,简直就是完全没有诚意。
  过了几天,小伙子们都不再上门了,最后站在小美家里的只有石头哥。
  石头哥说:小美,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我都会办到。
  石头哥邀上了朋友,一起把石头搬回了家。
  自此,石头哥便关上家门,一心一意的打磨起石头来。
  将巨石磨成小牛谈何容易,但是石头哥却没有想过放弃,他一刻不停的凿着磨着,甚至为了省时间,他连家里的伙食采购也交给了别人。
  石头一点点变小,但是距离迷你小石牛的标准还相去甚远,石头哥快乐的打磨了。
  石头没有想过作弊,比如用斧子直接劈一小块下来再磨,因为他觉得这样做便是侮辱了自己的感情。
  时间快的很快,石头哥家门口的老树,绿了又黄,黄了又绿了好几次。
  到了第五个年头,那个让石头哥自己也很满意的小石牛诞生了。
  石头哥飞快地跑去小美家,可是意外发生了,原来小美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公告,也忘记了自己的承诺,小美早在两年前便嫁了人。
  石头哥的付出就这样白费了。

  我们常常会说,只要有足够的坚持与耐心,那么即使是一个铁杵也能打磨成绣花针。然而佛经里却不这么认为。
  佛经说:用大的牺牲换来小小的收获,是一件非常不值得的事情。
  我们认为一切的美好,都会在终点得到印证,于是我们放弃所有的一切去追寻那个终点。
  然而,等我们走到终点的时候,我们可能才会猛醒,我们得到的远远小于我们付出的。
  懂得坚持是一种美德,懂得放弃也一样是一种智慧。
  我们要学会问自己,值得吗?不管一切值得吗?抛弃一切值得吗?为了所谓的成功值得吗?
  学会聪明的付出。[……]

Read more

上帝一直都在

生命中难免有沉重不堪的时候,但它们并非不可承受,抱怨、偷懒、选择舒适的方式也许能获得一时安逸,但遇到考验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沉重的十字架正是通往欢乐的桥梁。本文带有基督教色彩,但非基督徒看看也无妨。

Just remember, God never send us a cross that our shoulders cannot carry it… Please read till the end.
Fr. Tomas

一定要谨记,上帝从来不会给我们一个我们的双肩背负不起的十字架……来自Tomas神父

1

我们都背负着生活的十字架……
We all carry our own crosses in life….

2

有时它看起来很沉重
Sometimes it seems so heavy

3

抱怨是很容易的
It is easier to complaint!

5

然后就选择了貌似舒适的方式
And choose what seems to be convenient

[……]

Read more

释戒嗔——[167]爱吃犁子的戒尘

  我的小师弟戒尘小的时候特别爱吃糕点,尤其爱吃一种豆沙馅的饼子,常常吃的满手满脸都是,但戒尘有个奇怪的习惯,就是不爱吃除了西瓜以外的各种水果。
  寺里有时候也会买一些水果,师父们每次都要分给戒尘几个[……]

Read more

释戒嗔——[166]纯天然沐浴露

  我的师弟戒傲懂得不少希奇古怪的知识,有一次,戒傲无意中帮了一位来天明寺进香的施主解决了一个困绕了他很久的难题,那位施主感激之余,便常在同来进香的香客中大夸戒傲的本事,一来二去,戒傲的这项特长在常来[……]

Read more

释戒嗔——[165]智恒师父的委托

根据作者声明转载:
……对于非赢利性的刊物,可以自行选择故事免费刊登。……

  论起天明寺里几位师父的厨艺,最好的当然是智恒师父,而最差的则是智缘师父,说来也奇怪,单看智缘师父炒菜的姿势,也有飘逸隐士风范,做出的菜,卖相也不错,可是口味就很古怪,每次我们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能吃掉一小块,有时候也觉得剩的太多有些浪费,便悄悄的放在戒言的碗里,但是戒言嘴巴比我们刁,宁愿绝食也不吃这些菜。
  所以,做菜这种事,我们都尽可能不让智缘师父参与,有时候智缘师父兴致来了要替我们炒几个菜,戒傲都会拼死替下智缘师父,让智缘师父每次都很遗憾。
  戒傲的厨艺,可能是寺里仅次于智恒师父的,但是吃戒傲做的菜是一定风险性的,他经常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些不明植物混杂在菜里,边吃边向我们介绍这种植物的滋补功效,后来,每次确定是戒傲做的菜,我们都会鼓励他先吃一些,然后暗自观察一会,确认没有事后再下筷子。
  每当智恒师父做饭,我们都会争相去打下手,这样可以边干活边帮师父尝尝今天的菜口感是否合适。
  智恒师父做的菜里面,有一种他自己腌制的小菜,是全寺人最爱吃的,这种小菜制作也不简单,每到秋天,智恒师父便选上五、六种蔬菜,把它们切碎混在一起,配上很多种佐料,经过一个月的制作,才能完成。
  虽然制作费时,但这种小菜是也是智恒师父每年必做的。因为在山里的生活,实际上也有不少不便之处,有时候到了冬天,雪下的很大的时候,我们便不能出门去淼镇买食品了,常常要靠这种菜应急。
  有一年,智恒师父忽然有事要离开寺里几天,临走的时候,师父特意交代,在后院的贮藏间门边上,放了一个小罐子,里面是刚开始腌制的小菜,因为小菜的腌制过程不宜受潮和暴晒,所以让我和戒傲记得常常把杂物间的门打开,保持通风换气的环境。
  点头答应了,以后每天早晨去把杂物间的门打开,晚上再关上。
  那天下午,忽然大雨降临,急着去收衣服,匆忙间忘记了杂物间的事情。
  到了晚上,睡到半夜,戒傲忽然想起来这事,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说,糟糕了,忘记了关门了,这样的大雨,小罐子又放在门口的位置,估计要进不少雨水,师父交代的事情要完不成了。
  急忙爬起床,和戒傲一起去杂物间,却意外的发现杂物间的门,不知道被谁关了。
  第二天,在吃饭的时候,询问这事,戒痴忽然吃吃的笑起来,他说,门是我关的。
  很是意外,因为戒痴是不会打诳语的,既然他说了,这门便一定是他关的了,但是我们谁也没有和他说过这事,他怎么知道要去关门的呢?
  追问了几句,戒痴说,昨天下午和戒尘在院子里捉迷藏,有一次,他藏在杂物间里,后来出来的时候顺手把门关了。
  原来不明真相的戒痴,无意中帮我们做了一件遗忘的事情,使本来可能会变质的小菜得以保存。
  而在生活中,其实我们常常遇到一些小小意外,我们明天也经常被一些不起眼的小事改变着。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大部分人都是一些小人物,但任何的小人物、任何的小举动都可能会改变和影响着未来。

嗯,我觉得前一个故事比较好↓↓[……]

Read more

冷漠

貌似我以前写过这标题……嗯,这说明我这人真的挺冷漠的
但这次是放的分类不同,所以内容自然不同

我出生在南方的小城市,和北京的距离可以说是山高皇帝远
加上我家背景丝毫算不上根正苗红,往上数三代,又有秀才又有地主的,反正不和广大劳动人民站一条线
文革时候虽然没有吃多少苦,但自然也不会感谢某party没有对我们进行虐待
想想,要是我还是地主多爽啊,每天无所事事,带几个狗奴才上街,周围调戏良家妇女的
于是我家向来喜欢对某party讽刺、批评、无所不用其极的,当然,这不妨碍我们依靠某party来赚钱
孩子的教育很重要,但我家不爱国,我遇到的老师也经常抱怨party给的工资太低,所以我的童年基本没有爱国教育这回事
所以我很小时候就了解,1、啥思想教育根本是狗放屁;2、有钱能让狗吃屁

小时候和我爸最大的争执是看电视,每到吃饭时间他老要看新闻,我自然要看动画片之类的
他就不断软硬兼施地教育我,要关注时事,要多看新闻
我那时很小,不敢驳嘴,只能委屈地看某大会成功召开,某领导急切关心
有天我终于被领导关怀到烦了,就驳我爸说,这些新闻究竟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关心它
我爸说,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怎么对国家一点都不关心
对,我爸教训我很喜欢用古文,可古文也不能说服我……我心里就嘀咕……新闻播的你自己都不相信……还要我关心
若干年后我才明白,看新闻只是出于人天性的八卦,和关心啥事毫无关系,
而且我们的新闻有价值的只是经济版块,政治版块是凑时间和助你消化用的
“今天xx地方成功举行xx大会”……今天的鸡不错……“会上xx领导指示”……就是菜有点咸
大概是诸如此类
而对于不用关心油价,又没有八卦心的小孩,新闻自然还是比不上维护世界和平的动画片好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