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人性,少点刻意

雷锋

3月5日

我叫雷锋,我是一只Solider Story Toys生产的限量版兵人,在淘宝网上的一口成交价是人民币900元,显然卖家是个黑心的家伙,因为无论在ebay香港还是新加坡,我的标价都不超过60美元,按照今天中行折算价也不过人民币426.96元,但就算这些也足够我的原型雷锋当年在鞍钢工作一年零两个月的全部工资,那年他在青年商店花44元买了件天津公私合营华光皮件厂生产的皮夹克,折算起来还不够买现在我兵人身上的一件绿布军装外套。

每到这天大家都会想起我,书店说好久没进过《雷锋日记》了,于是小朋友们就把仅存的几本《雷锋的故事》买完了,我不知道那本书里是怎么描写我的,因为我去的时候也刚赶上书被售罄,我只是好奇人们为什么只在今天想起我。我出生于1940年12月18日,离开这个世界是在1962年8月15日,一般人们纪念一个人总会选择在他的生日或者忌日,可是我却只有3月5日,因为45年前的今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其实我想人们并非纪念我,而是为纪念领袖题词,这个日子也不该是雷锋纪念日,而是“学雷锋”纪念日。

于是,作为一个榜样我已经很难还型为真实的自我,雷锋早已经是被经过加工的,而且工序不止一道,就像我的名字。因为我是个孤儿所以小时候没有名字,由于出生在庚辰年,邻居就叫我“庚伢子” ,直到解放那年农会主席才根据我家族谱给我取名雷正兴,九年后是我报名鞍钢时给自己改的名字叫雷锋,我要到鞍钢在工业战线上当先锋打头阵,好在那时不用身份证也不需要办暂住证,所以改名很容易。不过后来听说就因此我死后很久乡亲们也不知道雷锋是我,直到我那张著名的雷锋帽的照片被贴到所有地方,老乡才恍然大悟,原来雷锋就是以前的庚伢子、雷正兴。

关于我的牺牲,四十年几代人都以为我是像电影中故事里说的被乔安山倒车时撞倒的电线杆砸死的,其实那次J7-24-13号嘎斯汽车并不是倒车,而是往前开车,我也不是被电线杆子砸的,而是让一根一人高长,截面6×6厘米的细木晾衣杆打着的。有时命运就是这样,貌似最不危险的东西往往最为致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后来四十年里真相一直要被隐瞒,弄得乔安山躲着藏着四十年,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因此放松对身边晾衣杆的警惕,而只是一路担心电线杆子会塌下来受到误导遭遇伤害,如果有,我会心存不安。[……]

Read more

激流中国:无语的心酸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梅尧臣《陶者》

最懂中国人的,还是日本人
尽管我不喜欢小日本,我还是得承认,他们敬业而且专业
作为纪录片,不偏不倚,只有纪录,没有评论,没有结论
让你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心酸得无能为力

北京奥运会即将来临,中国正试图转向成为21世纪的大国,而同时在国内又面对诸多矛盾,面临困难的抉择。
这个是纪录片拍摄的大背景,一边是林立的大厦,一边是4平方米住着三个人的农民工
我们的矛盾不是北京奥运会前才有的
我们的矛盾是国家每天从股市拿走20个亿,却从不理会农村人口的医疗保障
我们的矛盾是公务员用车费高高在上,却还高喊教育产业化让更多更多的人失去学习的机会

我并不是仇富,并不是所有富人都是投机取巧致富
李晓华是中国富人的传奇人物,当过拖拉机手、锅炉工、炊事员,到过日本洗盘子,曾因为卖16只电子表被判3年劳改
“我们感谢邓小平,他让我们这部分人先富了起来”
我也感谢邓小平,感谢改革开放,可邓老的意思真的是想把财富都只集中流通在少数人手中吗?
邓老真的是想建设一个公务员用车费比教育支出还多的国家吗?

我也不是特别怜穷,可我看到零下二十多度穿着一双10块钱破鞋的孩子我心酸啊……
我想说我买双给你吧……求你别再穿了……
可我们隔着个镜头
一个镜头,无数个在中国的现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