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社会,ATM黑你没商量

男子趁ATM机出错提款171次后潜逃被判无期

储户26万存款不翼而飞 法院判银行赔偿100元

窃钩者 —— 子说,网友李晚晴评论道:

窃钩者无期徒刑,窃国者人大代表。

为什么说中国的银行=流氓机构 —— 铂程斋

(1)ATM取出假钱—>银行无责

(2)网上银行被盗—>储户担责

(3)ATM机出现故障—>用户负责

(4)银行多给了钱—>储户义务归还

(5)银行少给了钱—>离开柜台概不负责

综上所述—>中国的银行=流氓机构[……]

Read more

冷漠

貌似我以前写过这标题……嗯,这说明我这人真的挺冷漠的
但这次是放的分类不同,所以内容自然不同

我出生在南方的小城市,和北京的距离可以说是山高皇帝远
加上我家背景丝毫算不上根正苗红,往上数三代,又有秀才又有地主的,反正不和广大劳动人民站一条线
文革时候虽然没有吃多少苦,但自然也不会感谢某party没有对我们进行虐待
想想,要是我还是地主多爽啊,每天无所事事,带几个狗奴才上街,周围调戏良家妇女的
于是我家向来喜欢对某party讽刺、批评、无所不用其极的,当然,这不妨碍我们依靠某party来赚钱
孩子的教育很重要,但我家不爱国,我遇到的老师也经常抱怨party给的工资太低,所以我的童年基本没有爱国教育这回事
所以我很小时候就了解,1、啥思想教育根本是狗放屁;2、有钱能让狗吃屁

小时候和我爸最大的争执是看电视,每到吃饭时间他老要看新闻,我自然要看动画片之类的
他就不断软硬兼施地教育我,要关注时事,要多看新闻
我那时很小,不敢驳嘴,只能委屈地看某大会成功召开,某领导急切关心
有天我终于被领导关怀到烦了,就驳我爸说,这些新闻究竟关我什么事啊,我为什么要关心它
我爸说,要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你怎么对国家一点都不关心
对,我爸教训我很喜欢用古文,可古文也不能说服我……我心里就嘀咕……新闻播的你自己都不相信……还要我关心
若干年后我才明白,看新闻只是出于人天性的八卦,和关心啥事毫无关系,
而且我们的新闻有价值的只是经济版块,政治版块是凑时间和助你消化用的
“今天xx地方成功举行xx大会”……今天的鸡不错……“会上xx领导指示”……就是菜有点咸
大概是诸如此类
而对于不用关心油价,又没有八卦心的小孩,新闻自然还是比不上维护世界和平的动画片好看……
[……]

Read more

激流中国:无语的心酸

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

——梅尧臣《陶者》

最懂中国人的,还是日本人
尽管我不喜欢小日本,我还是得承认,他们敬业而且专业
作为纪录片,不偏不倚,只有纪录,没有评论,没有结论
让你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心酸得无能为力

北京奥运会即将来临,中国正试图转向成为21世纪的大国,而同时在国内又面对诸多矛盾,面临困难的抉择。
这个是纪录片拍摄的大背景,一边是林立的大厦,一边是4平方米住着三个人的农民工
我们的矛盾不是北京奥运会前才有的
我们的矛盾是国家每天从股市拿走20个亿,却从不理会农村人口的医疗保障
我们的矛盾是公务员用车费高高在上,却还高喊教育产业化让更多更多的人失去学习的机会

我并不是仇富,并不是所有富人都是投机取巧致富
李晓华是中国富人的传奇人物,当过拖拉机手、锅炉工、炊事员,到过日本洗盘子,曾因为卖16只电子表被判3年劳改
“我们感谢邓小平,他让我们这部分人先富了起来”
我也感谢邓小平,感谢改革开放,可邓老的意思真的是想把财富都只集中流通在少数人手中吗?
邓老真的是想建设一个公务员用车费比教育支出还多的国家吗?

我也不是特别怜穷,可我看到零下二十多度穿着一双10块钱破鞋的孩子我心酸啊……
我想说我买双给你吧……求你别再穿了……
可我们隔着个镜头
一个镜头,无数个在中国的现实[……]

Read more

谁叫他们生在农村!

  前不久,河南某报社组织了一次暑期”体验贫困”活动。28名来自郑州的孩子来到了宁陵县的一个村子。活动受到了家长们的积极响应。但在体验的几天里,这些孩子的言行却让带队的记者大跌眼镜。下面摘取报道中的几个细节—
  初到农家,主妇用专门洗了很多遍的碗盛水给城里来的孩子们喝,但孩子们却扭过了头:”呀,这是人用的吗?”
  吃饭前,农家娃赶紧去压井水让城里娃洗手,城里孩子都惊讶地看着他:”农村人也知道吃饭前要洗手!”吃饭时,城里孩子问主妇:”你蒸馒头之前洗手没?”农妇说洗了。一个城里娃继续问:”那你蒸馒头的时候放屁了吗?”于是,哄堂大笑。城里的孩子们打扑克、玩”双升”,记者就跟村里的孩子介绍玩法。城里娃却把记者拉到一边说:”一群乡巴佬,你教他们,他们也不会。”城里娃们抱怨蚊子多,纷纷拿出准备好的花露水、清凉油。而农村的孩子都习以为常。城里娃对农村娃说:”你们身上太臭了,连蚊子都讨厌你们!”
  当记者跟城里娃说他们不该嘲笑别人时,城里的孩子说:“谁叫他们生在农村呢?”(9月6日《东方今报》)
  ”谁叫他们生在农村呢?”这让我想起了何祚庥院士的那句名言:“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了!”如果说自己也”生在中国”的何祚庥说那句话时可能还带着一丝无奈的话,那么城里娃专对农村娃的这句话则是赤祼祼的嘲笑和歧视。于是,“体验贫困”变成了“嘲笑贫困”
  一句句尖刀般的话语、一个个鄙夷的眼神、一串串戏谑的动作……面对这些,那些农村娃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感受,报道没有提及,可能是因为记者不忍心去问吧。但作为曾经的农村娃,我的心在痛。仅仅是因为自己及其”同类”的自尊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吗?不是的。我为之痛心的,也包括那些”高贵”的城里娃。
  我一直在想:那些孩子怎么会说出那么刻薄的话?他们怎么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没有?进而我又想:是谁把孩子变成这样的?是孩子的错吗?
  回到郑州后,记者跟一个孩子的妈妈说她的孩子一个劲地嘲笑农村的孩子不讲卫生时,这个家长坦然地说:”这没什么不对呀。”她说,”我就教育儿子要讲卫生,不要跟农村人学,并且我也不希望他跟班里的农村孩子接触。”—听了这个家长的这番话,我”恍然大悟”!一位专家说得好:”家长口中的农村,就是孩子心中的农村。”而我还要说:有什么样的家长,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
  一个人格健全的人,应该懂得尊重别人。出生在何地,任何人都无法选择。城乡之间、贫富之间的差别,往往也有着复杂的原因。追求或享受富足、”上流”的生活并没有错,但不能因此而把别人当成笑料。孩子们可能不懂这些道理,大人们也不懂吗?
□ 盛大林  华商报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