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不愿,还是确认了:小新等不到成年礼了……[多页]

images.google.com__U249P4T8D1881476F107DT20090923112137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警方于19日早上在群马县的山中找到一具男尸,从衣服辨别,死者正是《蜡笔小新》的作者、于本月11日外出登山随即失踪的臼井仪人。据悉,臼井平时就有一人登山的习惯。

  目前在日本朝日[……]

Read more

法三,谢幕

班服
那时候做班服,周围找会photoshop的人
找来找去找到了我现在的老婆
那时我开始有点近视,愣是没有发现在讲台上说话的是个美女

但很多时候兜兜转转,该是我的,还是我的

班服最后被当时的文娱委员定为紫色
成为了一件大家都不喜欢的衣服摆在衣柜里

两年后再看回这件衣服,它没有那么碍眼了,
而是带着点旧,上面已经沾了些记忆的尘埃……

烧烤
烧烤是我们第一个班活动
那时我们班的人关系还没有那么复杂,玩得很纯净的开心
当然了,搞得现在这么复杂,我也有一份不小的功劳
我们喝酒,我们吃东西,我们泡妞,我们在路边撒尿……
我们年少轻狂……我们不懂珍惜

现在看到某些人要装作陌路,看到某些人心里厌恶的时候
总会想起那次属于大家的开心

院运会
第一次院运会很简陋,
我们也没搞什么出场式的,出场唯一出彩的,就是一群男生排成方阵大喊“十分阳光,百分努力”
这种sb的举动还要配上sb的手势,边走边呼口号还边高举拳头
而此行为的始作俑者现在成为了我的新室友,这说明我跟恶搞的人总有着不解的缘分
比赛的部分就再无记忆了,这场运动会简陋得我的回忆只有我坐在草地上无聊吹风的情景了

第二次院运会可以翻回我的blog
blog真的是很好的回忆工具[……]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