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09年北京记者协会演讲大赛的演讲[视频+文字稿]

     ( 以下为演讲文字稿, 可能有所纰漏/错误: )
      
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的身边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她是三十年前去援藏的,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而离开北京. 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我把她送到北京一个旅店里。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是胃癌的晚期,然后她指了一下床上有一个箱子,她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那是她三十年当中,走遍西藏各地,跟各种人—官员,汉人,喇嘛,三陪女交谈的记录。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她只是说,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姓熊,拉萨一中的女教师。
  
五年前,我采访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列车员乐了,说:“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然后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明天我们就可能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权利就只是一张纸。”,他后来赢了这场官司,我以为他会和铁道部结下梁子,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在餐车要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这份饭菜端到她的面前说,还是吃完之后我再给您送过来。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我靠为我的权利所作的斗争。这个人叫郝劲松,三十四岁的律师。
    
去年我认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吃饭,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说起来丰台区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儿,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然后他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擦擦眼睛。这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当大队的出纳,后来当教授,当官员。他说他所有做这些事的目的,是为了想给农民做一点事。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说征地问题,给农民的不是价格,只是补偿,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这个问题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还处在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在审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说这个人说的再尖锐,我们也能播。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这个人叫陈锡文,中央财经领导办公室主任。
        
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你靠什么来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然后他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了一副棺材,他就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因为太穷了,没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回家,他说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人叫温家宝,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她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拥有那些能够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去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尊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

Read more

途加观点——被审判的,究竟应该是谁?

一名28岁的民工,经济“拮据不堪”,66岁老母猝死租房中,无钱下葬,只好含泪沉尸“水葬”。但尸体很快很人发现,此人旋即被捕,罪名“侮辱尸体”

在阳光如此灿烂的周末,路人甲写下这样影响大家心情的文字,实[……]

Read more

[Solidot]互联网记者中国公民郝劲松

自称互联网记者的中国公民郝劲松在网上发表了我在手机漫游听证会现场的24小时,文章受到了各大网站的转载。其中著名的细节是其与国家发改委一位长官的交锋:

“我手里举起发改委给我的答复函,开始讲话:曹长庆司长[……]

Read more

又一个被屏蔽的名字——高勤荣

山西记者揭露工程造假入狱8年 始终拒绝认罪 转《南方都市报》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过是说了句真话

旁白: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的《山西省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的文章,揭露了运城地区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而突击建造假渗灌工程导致国家2亿多巨额资金被浪费的现象。其后《南方周末》、《焦点访谈》以及众多媒体在同年9月份连续就山西运城耗资2亿多的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作了报道。

不久,山西省纪委有关人员找高“谈话”。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去北京反映情况,被跟踪而去的运城警方连夜带回运城,纪检、公安人员随即搜查了高勤荣在太原的家。

1999年4月,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对高勤荣提起公诉。

1999年8月13日,运城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分别判处高勤荣有期徒刑5年、3年、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

报道造假工程

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

就是一个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

记者(以下简称记):时隔8年回到家,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呢?

高勤荣(以下简称高):回到家,看到家里女儿在墙上贴着那么多明星的照片,还有卡通画,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温馨幸福的港湾。8年了,我在铁窗下,出来看到这些,我就想流泪。一方面我很高兴,我见到了8年没见的女儿,一个方面,我又觉得很沉重,很悲愤,这么多年,我写了100多份申诉材料,100多位专家为我的案情上书,可是8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过去了,我还没有取得胜利,心里又觉得特别悲哀。

记:你入监狱的时候是39岁。正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

高:对。

记:当时渗灌工程造假的事情,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高:我去运城写一篇报告文学,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听到当地几个老百姓在那里聊,说运城在搞渗灌工程,传着这么一个顺口溜:“美国卫星在侦探,发现运城在备战,日本走了50年,运城炮楼又出现。”我就向他们打听,老百姓就向我抱怨,说,运城是出名的黄泥地,水是不可能渗透下来的,都被黄泥堵住了,当地还突击修建渗灌工程,迎接现场会。下了火车我就找了个车,沿着公路两边看过去,就看到为了迎接现场会,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走近一看,有的就冲着公路修了一个弧形,有的里面都是杂草,连池底都没有用水泥封上,怎么可能存水呢?老百姓民怨沸腾,真是弄虚作假,劳民伤财。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假工程居然花了两亿多,真是很气愤啊。

记:你写这个报道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巨大风波?

高:真是没有想到。当时就是一个本能,我发现了,我一定要说出来,也不是为了整某个人,我是要你们改正。我就是一个文人,总把世界想象得很美好,觉得自己不做亏心事,别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记:运城是你的家乡,揭露了这些也就意味着你要跟某些父母官为敌,你犹豫过吗?

高:一分钟都没有。我是个耿直的人,你对了我表扬你,你错了我就要批评你。当时太原的市委副书记的儿子的事情我都报道过。这好像就是一种记者的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不管是黑的还是红的。

一边等,一边抗争

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会低下头,爬出来

记:当年参与过审判的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说你是个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你对自己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呢?

高:我们做事情,不需要别人评价,我们自己有一个准则,只要你觉得自己走的路正,你就挺起你的胸膛。

记:你不觉得愤怒吗?如果是莫须有的?

高:愤怒,但是我没有把它们当回事。我只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就够了。

记:还记得当时审判你的情景吗?

高:记得,我在看守所呆了9个月。其实犯人有恶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我在看守所里,他们对我都非常好,我经常给他们讲道理,讲法律,讲形势,他们还推举我做号长。我走的时候,我们看守所的犯人都吃不下饭。开庭那天,从早上开到晚上天黑,宣判完离开法院要转到监狱的时候,好多群众都在路边等着,看到我都拥过来,往我手里塞吃的。我当时嚎啕大哭。有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我听了之后就开始哭。[……]

Read more